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十)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108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而是情雪的三哥飞豹。

虽说那飞豹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像个读书人,可是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一个武功高手。

那飞豹又怎会到将军府呢?他与将军府又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这飞豹本就是将军手下的一个副官。

因为这次商量大事,遂被将军从军营招到了将军府。

却不料很幸运的在这里遇见了自己的大哥飞龙前来投奔。

那飞豹不约而同的在院子里遇见了飞龙,那飞龙显然有点气愤遂就很快把小妹情雪的事情告诉了他。

还告诉了飞龙那与情雪有关的一些事情:那就是小妹被关在了柴房,还有小妹她一直很喜欢沫然。

这情雪最与三哥关系好了,所以一见到三哥来到柴房就大哭了起来,紧接着也就一股脑的恼怒的告诉了大哥和二哥对她的所作所为。

那飞豹听后很是生气,又见四处没人,所以就着急的想拉情雪与沫然离开这里,可这时那丫鬟情儿也着急赶回来了。

但由于这毕竟是将军府,那飞豹又怕别人发现,于是也就借故离开了。

还有那沫然本来是住在杂役房的,而那里面的伙计一直未见沫然回来,所以也就一直四处寻找着。

但这时,在院子里他却发现沫然正拉着情雪想逃跑,于是顿时就大喊了起来。

那这下,整个将军府,顷时间一下子就灯火辉煌了起来。

显然,那将军也跟着起来了,并也很快的紧紧张张的直接来到了院中。

那家丁一看是将军,所以便也立即跑到了将军面前急着去邀功。

那将军听了后,顿时雷霆大怒,大骂不止。

于是,就派大量的人马,去追踪拦截情雪她们。

但或许情雪他们刚才在那家丁的吆喝下,逃得比较匆忙,那后门也一直就在开着。

所以那将军也就很清楚的知道,她们大概逃跑的方向。

况且,也许他们应该还没走多远吧。

再说,那情雪与沫然,毕竟情雪这几天也没有吃饭,所以那身体自然就很虚弱,只跑了不过一小会,那情雪显然就根本跑不动了。

可是他们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

这时,飞豹也只好让他们兵分两路,驱散将军家丁的注意力。

起初,飞豹想与小妹一组,但奈何情雪始终放不下沫然。

故那飞豹也一时就没有了办法,再说那将军也快追兵至此了,也不由的他不同意了。

不一会儿,那将军就追过来了。

但他却同时发现有两个路口,那哪一个才是该去追情雪的路口呢?

那将军一看,也许一时有点着急了,遂就让那脚印多的路去的人较多,那少的就少了。

但那将军实际上是考虑到情雪跟沫然在一起,而情雪身子较弱,那她们肯定也就不会跑太远,所以那将军根本也就没走远。

而那情雪跟沫然呢?原来他们只是躲在了路旁边的灌木丛里。

那情雪见片刻后没有了马蹄声,于是就急忙便从灌木丛中爬了出来。

但也许那将军由于在外征战多年,许是顿忆起了什么,故便着急大声喊道:“不好。”

可是等他们回过头,沫然和情雪已经跑远了一段距离,只是没有那马儿快,她们又一次很快被追上了。

只是这时,那将军却下了马,向情雪他们的方向狂奔了过去。

兴许,那将军确实有几分喜欢情雪,故不忍伤她。

可正在这时,那飞豹蒙着脸骑着马,及时赶了过来。

那飞豹一见情雪他们,就赶紧催他们赶快上马。

可这时,那将军也不再犹豫了。

他立刻就从其身上取下那“见血封喉”镖掷了过去。

那情雪虽然上了马,但不幸,还是不慎中了镖。

只是,片刻后,那情雪的身体仿佛想立刻歪了下来,?时从马背上掉下来。

那沫然慌了神一边大声喊着情雪的名字,并一边努力着把情雪的身子往自己怀里拉着。可是,情雪她毕竟已经中了镖,受了伤。

那马儿在此情况下也好似受了惊吓一样,飞驰而去。

那将军见情雪中了镖,也便不再去追他们了,或许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那镖的威力,还有这镖上有毒,那情雪也没几时了。

但将军也仍觉得那刚才送马的那个人好似很熟,或许只是猜疑罢了,那应该就是自己的部下飞豹了。

那他到底与情雪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为什么要帮情雪呢?

再说,那情雪与沫然见将军的马一直没有追过来,所以过了没多久,她们也就下了马。

可是,这情雪却好似真的不行了,因为那手儿竟有了些许僵硬。

可是,毕竟情雪已经中了镖,况且镖上还有毒,那现在的情况肯定情雪不是很乐观了。

那将军一看人走远了,箭也射中了,也便就不再乘胜追击了,他们打道回府了,兴许那将军也想给情雪留一丝希望,但事实却是残酷的。

沫然回头看到将军他们走远了,于是也就赶紧低头紧紧的盯着情雪,可是那情雪好似真的已经没有了知觉。

但也许情雪她已经适应了人类的生活,再加上那师父一再叮咛自己,那情雪非万不得已,是不会现元神的。

于是,沫然就把情雪抱回到了那山坡上,那一丛丛的蝴蝶花旁。

“来生我愿做那蝴蝶花,生生世世陪着你……”,情雪话还没说完,就口吐鲜血,昏死过去,永不再回来了。

情雪,她走了。

情雪的师傅桃花娘也同时目睹了刚才的这一切,便立即取走了那魂魄,只是从此以后,情雪她却也只能是狐狸了。

桃花娘带走了情雪,回到了桃花轩,只是那桃花轩处的桃树不知又长大了多少。

现在那桃花,也亦如那情雪刚离开桃花轩的模样:又是那一地落花。

只是那当时的美人情雪,是走着笑着走出桃花轩的,可是现在却只是以一只狐狸的身影回来了。

桃花娘泪流满面的问着情雪:“雪儿,你可曾后悔过?”

可那情雪却一直摇着头,似乎在告诉那桃花娘:她始终不曾后悔。

或许,只是因为她曾经爱过,也曾被沫然深爱过吧。

那情雪,走了。

由于沫然一直深爱着情雪,所以那沫然就发誓一定要给情雪报仇。

那飞虎知道后情雪走了,也是后悔不已,只是又听那哥哥飞龙说小妹是只狐儿。

可就算是狐儿,她也是只好狐儿呀。

至于那张员外夫妇,自从听说情雪被飞虎送到将军府后,便卧床不起,更叫人四处急忙寻找飞龙和飞豹去救那小妹。

那情雪毕竟是老员外的心肝宝贝,他们又怎能轻易相信情雪是狐儿呢?

只是那情雪已经中毒身亡了。

老员外夫妇她们把情雪安葬后不久,也就随之一命呜呼了。

那飞龙虽然几次想捉那情雪,但最终还是在情雪的哀求下,放了她,故不曾伤害她。

那飞豹呢,原本就是将军手下一名副官,他也是在虎口下舍命救情雪。

只是这二哥飞虎却把情雪,真的直接送入了虎口。

沫然他们葬完情雪不久,又葬了张员外夫妇,真是祸不单行呀。

飞龙和飞豹从头到尾就一直在埋怨着飞虎:事情怎会这样?

那飞虎一直锤着头,后悔不已,可又能怎样呢?

三兄弟显然从此以后也就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妹妹,那以后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那谁才是这最后的黑暗之手呢?

但也好在,那飞虎的婆娘翠娟一直跪在他们兄弟前面一直替飞虎求着情,但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便也只能从此以后相敬如宾了。

那沫然显然不能忘了情雪,随就发誓一定给情雪报仇,所以那飞豹就把沫然安排到了军营。

那沫然时时准备着给情雪报仇,刻刻想着谋杀将军。

但飞豹却也一直提醒着沫然,一定要抓住时机,因为这里是军营,而他们却只有弟兄三个。

没几年,那将军的实力也越来越大了,也就遂不把其他人都放在眼里了。

只是这将军甚是看重这飞龙和飞豹,一个为军师,一个为副将。

也许那将军利益熏心,谁知过了不久,他竟想起了篡权夺位。

那飞豹见时机来了,他便把沫然提为自己的副官,地位仅此于他自己。

那沫然天资聪慧,又经过飞豹的指点和提携,那作战也相当的威猛矫健,威力无比,不久也是军营一名猛将了。

那飞豹见了沫然也甚是欢喜,于是他们弟兄三个,便含泪就有了主意:那就是在攻打皇城时,不妨见机倒戈,以报此仇。

经过一系列的激战,沫然不但替情雪报了仇,还被皇帝封了府邸。

但终因沫然脑海里一直不能忘记情雪,所以那沫然也就决定终生未娶。

而沫然的院子里却到处种满了蝴蝶花,也许,他活着,蝴蝶花陪着,那就是情雪陪着。

“来生我愿做那蝴蝶花,生生世世陪着你”,大地在轰鸣,蝴蝶花在微笑,沫然情雪终在一起了,不再分离。

人狐之恋,本不顾人伦,但只有这生生世世的蝴蝶花,在诉说着他们的故事,诉说着这曾经不顾一切天长地久的爱恋。

前世今生,生生未息……

佛祖看到了沫然跟情雪这样刻骨铭心的爱,也十分的感动,便对那凤凰女说道:“在狐界,你虽这样走了一遭,但还是动了凡心,足见这晶石前世因缘未了。”

接着他又不禁又长叹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道:“贫佛,也曾见到你转世为狐时,你与沫然的相爱,又在快修炼成人时,由于太过于思念,便不顾师傅桃花娘的劝导,依然下了山。也许,那沫然与你相爱,这也足以证明人间有真爱吧。你那么想成人,那这下一世不如就做人吧。既然人和狐狸可以相恋,那也就证明了,世间万物皆有可能,生是为了生,死也是为了生。那凤凰女,你还愿继续走下去吗?如果想停止我对你的惩罚,那你就不妨一心修道,不再感情用事,与尘缘了,那你可否愿意?”

佛祖话刚说完,谁知那凤凰女却轻笑道:“佛祖,你只是让我成狐儿,可是你却未曾让我尝到完完全全做人的真滋味。佛祖,那不妨让我一试吧。”

那佛祖毕竟已经许了口,也不好更改,于是也只能委婉的答道:“那就好吧!”

(长篇小说连载之十)QQ/863680510

(第一章完)

下一篇:堂吉诃德的打法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杨大夯深圳打工记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