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二十三)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64

于是,那李氏每天天不亮,就早早的起来给人家洗衣服,缝补衣服,然后呢?再到各个稍微富裕的家庭再打些短工,生活也就靠这些艰难的过着,但这李氏却从来没放下自己的丈夫,甚至到她因病瘫痪她都一直坚信她的丈夫,那就是他一定会回来的。

可能心中有了希望,也就等于在心中种下了无数个太阳,一直一直就这样温暖着,一直这样自己鼓励着。

日子,就这样羞答答的过着。时间一晃,这贝儿也快16岁,照理说,她也已经到了该出阁的年龄了。可是,这宝儿的身体却一直时好时坏,这贝儿她真的肯出嫁吗?

有一天,宝儿的娘亲在别人家里打短工时,大伙都听说,她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所以,也都想帮这宝儿的娘一把。况且,其中有一家给出的条件还不错,那就是可以照顾宝儿和宝儿娘他们一辈子。

可是,这李氏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儿子也已经到了适婚嫁的年纪,只是像她这样的家庭,又有那个像样的姑娘肯嫁给他呢?

也许,生活中也会有那仅存的偶尔甜蜜吧,就像这宝儿和贝儿,他们从小一起玩耍,一起长大,片刻间就好似没有了那么多的烦心事。

也许,生活就应该让他们在这嘻嘻闹闹中悄然度过吧,但生活中,他们始终得做出个选择。

就像,这贝儿一晃就长成了大姑娘,可是她的小心思里,可却只有她的宝儿哥。所以,当母亲李氏问她,可否愿意嫁给镇上那有钱和样貌都不错的青年陆珉豪时,那贝儿果然斩钉截铁的一口就回绝了。

或许,这贝儿知道她的宝儿哥哥需要她,她要陪她宝儿哥哥一辈子。可是,这宝儿却不愿意贝儿跟着自己就这样受苦一辈子,所以这宝儿也就渐渐的疏远了这贝儿,甚至他动不动还会冲贝儿发发小脾气,但这贝儿却还是像往常那样一直不依不挠着,就权当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再说,这镇上的青年陆珉豪也早就听说,这贝儿的模样和性情都不错,所以他也就很想能早点能迎娶这贝儿过门。所以,这珉豪就四处托媒人上门提亲,可是这媒人大都悻悻而归了。或者归来后,就直接劝他,不要选这家的姑娘了。更何况,这陆家在当地也算是有名的大户旺族,并且名声也是相当的不错,那如果贝儿嫁了过去,她肯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谁知这珉豪对贝儿一见终难忘,他眼看着一个个媒婆提亲都痒痒而归了。这年少的珉豪一怒之下伤心不已,一时一病不起。那像珉豪这样的家庭,他又非要娶这贝儿吗?

陆家双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因贝儿成了这样,他们也懊恼不已,那事情又怎会这样呢?

原来,有一次,李氏在陆家打短工时,那阿宝又咳血了,那贝儿就从家中,慌里慌张的跑来找李氏。而那在门前一直玩耍的小珉豪,远远的看见一个小女孩,晃悠悠的跑来了。那好看的小辫,这淡淡无邪的表情,竟引得珉豪立即跑了上去,小心格外的用心闹着:“小妹妹,你长的可真好看呀。”

但,这贝儿此时却没有这个心思,就随意瞪了他一眼,断然跑开了,也许情愫也就在这一眼中滋长了不少。

这种淡淡的感觉真好,就好像你在灯火阑珊处,而我正好在蓦然回首刻。时光恰好,也正好。但有些凝眸可以是一生,有些她只是一个凝眸,没有天长,也没有地久,更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诗情画意。

躺在床上的珉豪想起了那贝儿其实早都已经拒绝了自己,然自己又为何非要这样执着呢?也许,自己只是默默的希望贝儿会过得好一些,过得容易些吧。

但,不是天下所有的人,都需要同情,需要怜悯,更需要别人的施舍。穷人有穷人的活法,他们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劳动挣来的,他们心里踏实舒心。或者尽管有时日子会紧巴巴的,但他们一直不停的努力着,未曾停止着,他们从始到终都是那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贝儿虽然拒绝了珉豪,但珉豪的父母,还是真心希望贝儿来看一下这珉豪。然,不是所有的同情的下面,都没有祸心。因为这一次,这贝儿可能就永远的回不去了。

宝儿和宝儿的母亲李氏,不愿这样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儿,跟着他们受苦一辈子,况且那陆家名声很好,珉豪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好孩子。这贝儿,她不欠宝儿和宝儿他娘的,她应该有自己的未来,自己好的生活。所以,这宝儿娘又一次让贝儿给陆家送洗过的衣服时,这贝儿也许心中也多少猜测到了一些他们的心思,可是,这贝儿又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所以尽管她不情愿,她最终也还是去了。

因为她知道,珉豪那里她必须去,为自己了结一个缘,为自己说清一件情,也许此后,自己可能更洒脱一些,自己更心安一些吧。

穿上那千年的战甲,跨越这万年的轮回。长吼一曲,大叹一声。天下英雄出我辈,一路江湖岁月催,王途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豪情万丈,,惊天地,泣鬼神。侠骨柔情,道风仙骨,潇洒自在,一世逍遥。但又有谁能真正做的到“虎啸九天震天威,人笑百年乐逍遥”呢?

人世的牵绊,也许就是这样的迂回,使我们不得不去面对,那又有谁真的不想日日都是过好日子呢?漠然,这贝儿她偶然间不得不采下一缕朝阳,写下一段传奇,画下一幅不知名佛像。守着佛香,端着虔诚,燃下希望。但片刻间木鱼声声,枉然刻便不再东西。

贝儿送宝儿在渡口,可是那心底的岸到底又在何方?

贝儿拉着宝儿,又极不情愿的望着宝儿,宝儿深情的看着贝儿,他们刚结婚不久,就真的非要这样分开吗?贝儿心里真的好不心甘,可生活真的就需要粮油酱醋茶,那卿卿我我又怎能轻易当饭吃呢?

贝儿望着这极平静的海平面,心中一丝不安仍时时悄然袭来,她此刻好想告诉宝儿,不要去了。可是现实她能这样做吗?还有,这宝儿他会同意吗?

“贝儿,一定等我回来。到那时,我们就有钱了,你和娘亲都能过上好日子了。贝儿,你和娘,就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宝儿好似看清了贝儿的心思,于是就小心的抱了抱贝儿,然后又暖暖的贴在贝儿耳边轻声叮嘱着。

“宝儿哥,真的很舍不得你离开,要不,咱们不去了,好不好?你看,我可以给人家洗衣服和修补衣服,这样就可以赚些银两,这母亲的医药费,咱们再想办法,你看,这样好不好?”阿宝笑了笑,可是这时,贝儿却硬硬的扯住阿宝,微微的哭着说。

阿宝被贝儿这样一说,原本嘴边的一丝微笑,也荡然间转瞬消失了,这阿宝又何时不想这样呢?可他们生在海边,他们又能怎样呢?

只是这时,贝儿和宝儿不再言语,阿宝拉着贝儿,深情的望着这蔚蓝的大海,然后紧接着,他们两人一起双双的跪在了海边……

那慈祥和蔼的大海呀,您可理解你的孩子宝儿和贝儿,这苦命的孩子们,他们只是想向您借一些您微不足道的恩泽,您的大公无私的爱,您到底真的知不知道呀?大海!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最终宝儿架着小船慢慢的驶进了大海,缓缓地进入了这大海的怀抱,那大海又可曾听得懂这宝儿心底的呼唤,还有这贝儿依依不舍呢的深情呢?

可是,生活就是这样,同情、眼泪她不值钱,她也不能当饭吃,她同时也不能医好阿宝娘亲的病。所以,这宝儿也是在同贝儿深情一望下,含泪转身而驶进大海的。

阿宝在平静的海平面,默默为自己许下了一个心愿,那就是等自己回来,一定要给母亲找最好的大夫和给自己的妻子贝儿买那世间最好看的衣服,然后让他们快快乐乐的过上好日子。可是,这么小的心愿,宝儿他能实现吗?那大海能帮他实现吗?

心里有阳光,难道不是真的很好吗?可是,事实会真的如阿宝想的这样吗?

然,这阿宝的船儿刚行驶了几十里,那海面顷刻间就像涨潮一般,立刻翻天倒海起来,这下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阿宝一下子慌了,他又到底现在该怎么办呢?

阿宝心里想着年老的母亲和刚过门的妻子贝儿,还有自己这样不堪折腾的身体,阿宝他孤单单跪在船儿上,大声的笑了起来,可是这笑声中又有几多辛酸,几多苦痛呢?

“阿宝哥,你这是怎么了?阿宝,你到底怎么了?”阿宝恍惚中,好似听到妻子贝儿在深情的呼唤着他,但现在阿宝他到底又能怎么办呢?

宝儿仰天长嘶,那是男儿的孤独泪吗?还是这男儿的心有不甘呢?

“娘亲,都是宝儿,让您受苦了,宝儿或许只有下辈子,来孝顺您了。还有贝儿,如果,你听的到,一定要找个好人家把自己嫁了吧。宝儿,也许这辈子没这个福气。”但此时的浪,一步步与阿宝越来越近了,阿宝在这时,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现实,他不得不对着自己出海的方向,做出那最后的决定。

其实,阿宝心里还有许多话,想跟娘亲跟贝儿说,可这时,一个浪花打来,船和宝儿,就都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宝儿也在惊吓中,昏了过去。

再说,那荷花在雾里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在轻轻的呼唤着,原来,这人就是前世的沫然,而现在却已经是宝儿。

情雪,听到宝儿的声音,就直接赶过来了。可是他已经不是自己的沫然了,这情雪她不得不去面对这个现实。

情雪呆呆的望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宝儿,那心里的滋味此刻又有几番呢?这隔世的情缘,又该怎样呢?难道就像五色石南叶的【隔世信】中所言:“你是否已化作满山烟岚?松开素白信笺,指尖不住轻颤……何苦执念,只是路过人间……”

(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三)QQ/863680510

下一篇: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八)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江城(十五)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