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二十六)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146

我们生命中会遇到很多人,而每个来到你生命中的那个人都不是偶然,上一次的三千次回眸换来了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今生如果遇见,就请珍惜;如果感动,就请保留一份善良的心。

原来,贝儿他们闯入这庙宇。待她们打开这房门时,那院中的摆设竟跟贝儿自己家中的一模一样。那,这一下,这贝儿就真的分不清是真是幻了。

贝儿小心的走进这庙宇,也许,人神总有不同吧。这贝儿竟也看见另一个贝儿正坐在院中烧火做饭,而自己的婆婆则在一旁微笑着陪她唠叨着。

“你不是贝儿,她也不是婆婆。”贝儿着急的走到他们身边,口中不停的说着,可是她们竟什么都听不见。然更令人惊奇的事,这宝儿竟接着从房屋里走了出来,他高兴地喊着贝儿,好像是因为今天他刚给贝儿买了世上最好看的衣服。

贝儿看着这一切,忽然就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但这院中的她们却并不知晓。

“贝儿,这阿宝,他生活的很幸福呀。他,是不是你的阿宝呢?”这时,这阿力也算好像悟到了这菩萨的意愿,遂他也便停了下来,小心地问了问贝儿。

贝儿,也许,高兴过了,她竟生气了。但她还是在刚才那个贝儿的婆婆身旁注意到了另一点,那就是这个婆婆耳朵下边没有一个红痣,所以,显然这个婆婆是假的,这个贝儿也虽然很像,但贝儿她却从来不喜欢现在这个宝儿手中衣服的颜色红色。

“阿力,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贝儿央求着阿力,这阿力见贝儿识破了一切,便随手一勾,这眼前的“镜中花,水中月”瞬间便消失了。

这庙宇内虽然极是壮观美丽,但这贝儿却浑然不知这“境内一日,境外一年。”故,这宝儿他也只不过刚到这里不久。那阿宝,因误入这里,又加之干粮早早也亦食尽,他不禁顿感无依无靠,这也真的很让人担心不止。

也许,这贝儿愿意用她三生烟火,换取宝儿的一生迷离,为他尘埃落定,倾覆那一世的繁华。难道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就像淋浴,方向转错,水深火热吗?那又谁为谁抚琴?谁为谁续写诗篇?只羡鸳鸯不羡仙。

有一种路程叫万水千山,有一种约定叫天荒地老,有一种拥有叫别无所求,有一种思念叫望穿秋水,有一种遥望叫天涯海角,有一种向往叫日日相守,有一种思念叫肝肠寸断,有一种爱情叫至死不渝,有一种幸福叫天长地久,有一种心痛叫刻骨铭心。有一种感受,在贝儿心里默默执念,那就是有宝儿哥,真的很好。缘分让她们遇见,命运又让她们彼此相爱,可是现在又是为何非要她们承受这样的折磨呢?

宝儿挪着这不堪的身体,但心里却一直苦苦的想着贝儿。可现在他自己究竟到了那里,他真的不知道,那他又怎能轻易的回去呢?阿宝他心足而力不足,那况有担心想念,又有何用呢?

他不停的在这庙宇中走动着,但忽然帐内一阵窜动,阿宝他只见一朵荷花向自己走来,那这海中、这庙宇内又怎会有荷花?也许,阿宝考虑多余了,他自己怎到这里,他都搞不清,那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呢?

阿宝一见那走动的荷花,诧异过后,就在惊惶中小心的躲了起来。但不知什么情况,他竟一头撞到这庙宇内的柱子上,一时倒了下去。这荷花,也便是那佛主慧心池前的荷花,那前世的鸟儿,她见阿宝这样,就倾时化作了那狐世的情雪。

接着,这情雪想小心地扶起了阿宝,把阿宝他扶进庙宇内。她望着这一世的阿宝,前世的沫然,好似有千言万语,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这宝儿她已经结婚了,并且,他也一直深爱着他的妻子贝儿。

也许,这就是造化在弄人吧。这情雪她终究是鸟儿,是吞噬晶石的精灵,她的路不在沫然身边,故她的心也不应该放在沫然身上。所以,这情雪便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份情感。

阿宝见一个姑娘来扶自己,可是刚才那一朵荷花去了哪里?他不觉一阵惶恐,可是眼前的这位姑娘面目又是那么的和蔼可亲,故这阿宝便打消其他的念头。

阿宝望着这眼前的情雪,可是他的记忆里却终究记不起以前情雪的模样了。荷花恙知很是诧异,故便详细的询问了这阿宝,阿宝也就如实道来。

但,这阿宝见一美丽的姑娘在海底,故他便觉此女定不凡,又适加上她又扶了自己、救了自己。所以,这宝儿就想马上跪了下来,乞求情雪帮助他回家。

这情雪一见阿宝跪了下来,便有些吃惊,也有些质疑。这,毕竟阿宝他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沫然了,已经在脑海里没有了情雪以前的影子了。

情雪,她不由的呆住了。但,好在,不一会儿,这情雪她便醒了过来。她小心的扶起了阿宝,这前世的恋人。

“姑娘,你救我回去吧,我家中有老母和那刚过门不久的妻子贝儿。他们不见我回去,他们肯定会生活不下去的。”宝儿神情木然的说着,但同时他也又有点懊恼着自己。那起初,如果自己不这样,那会来到这里吗?

“大哥,我会尽全力救你出去的。”情雪微微地点了点头,温温地说着。

“姑娘,你这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阿宝见这姑娘情雪心善,便又不由的问道。

情雪望了一下这似曾熟悉的宝儿,这宝儿也毕竟是她以前的有缘人。所以顿觉伤神,不禁泪落满面,故滴滴诉之。

人世间,痴情的人儿为爱痴狂,为情神伤,黯然回首,不过是,风花雪月,虚幻缥缈。含泪,笑叹造物弄人,爱恨难休,不过只是,花非花,雾非雾。原来,这情雪在佛主的池前,听到这宝儿也就是前世的沫然一直在不停的呼唤着她的名字,所以她便不顾一切的请求乞求佛主,然后,接着她便来到了这里。

常说,前尘如烟,千年后或许重渡,可是那梦里的西湖未干,颂千经却仍看不穿。情雪她却没想到自己的法力不足,就在自己准备去救这阿宝时,却被此庙宇中一魔仙打败,而这庙宇内的魔仙却对情雪一见倾心,故不曾也不愿伤害于她。

他在把情雪打败后,就也顺之把情雪掠来藏于了庙宇中,但又见阿宝只是一个常人,便也不曾放在心上,然又惧他们一起逃之,故就在庙宇外施法,使她们不可脱。

但他不曾知道,这受伤的荷花情雪,她早已找到了这破解之法,但又见这魔仙无意伤害于自己,故她就想借故暂修养一时,似乎过此障要牺牲许多,故她不曾轻易愿意一试。但,此刻她见自己以前的有缘人,现在的宝儿在央求着自己,所以,她的心一下子就乱了,故就竭愿意一试。

然恰在此时,这庙宇内又一阵躁动,情雪她不由赶紧让宝儿躲了起来。

三世轮回,换的重生,谁的眼眸穿越了红尘?贝儿宝儿他们等待的相逢,仿佛也就只是那一刹那,可是这贝儿却不知在记忆中反复练习了多少次。

贝儿看见了这眼前漂亮多姿的女子,心里也自然就有点怀疑了,难道是这宝儿他抛弃了自己吗?那这女子,她终究是谁呢?贝儿思来想去,也许是自己有点多疑了,但那一直想找到宝儿的心涌者,所以她便直接走到了荷花面前,行起礼来。

“姑娘,你别这样,你又因何事这样拜我?”荷花惊诧的望着贝儿,接着顺手便赶紧扶了一下这贝儿。这贝儿真的很是羸弱。

贝儿抬头见这姑娘慈眉目善,便把详由源源道来。那情雪见这女子这样,心里也便察觉她可能就是来找寻阿宝的贝儿了。但,这眼前的这女子是何等的漂亮,她真的是喜欢沫然宝儿吗?(荷花通过阿宝的相识,也清楚的知道他就是前世的沫然,只是这阿宝已告诉情雪,他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就是叫贝儿。)

情雪望着贝儿,贝儿不停的倾诉着,这阿宝在远处隐隐约约的听着,他几次都想出来相认,可是世道太杂,谁又能保证这眼前的贝儿就是这人间的一位呢?所以,这荷花也就在一边一直暗示着宝儿,她要考验一下这阿宝的妻子贝儿。

这荷花见贝儿许是累了,也便让贝儿坐了下来,休息了一下。而就这时此,情雪她借故走开了。情雪来到后堂,看见了一直焦急等待的宝儿,也就便把刚才的这一切告诉了阿宝。阿宝听完,便着急想出去相认,但被情雪给阻止了。

“她真的是你的贝儿吗?她怎会来到这里?”情雪迟疑不已的问道。阿宝不语,但不可解。于是,那情雪便不觉生一计,一语来考验这贝儿,这宝儿也就只好同意了。

于是,这阿宝按照贝儿的计策,直挺挺的躺在的床上,接着那情雪又稍微试了些法,让那宝儿面色憔悴,神色恍然,身形也极其潦倒不堪。情雪在准备好这些后,就又一次来到了大堂。

只是,这眼前的贝儿此时为何神色这样安详的做着,霎时便没有起初当时的那种惊慌。这又是为何?原来,这龟神也不曾放心阿贝,故就在情雪离开时,他也就顺手化为了那刚才的贝儿。可是那种深情,那种身心如焚的心情,他又怎能一下子装的那么相似呢?

“你这龟儿,还不赶快现身。”情雪暗示着这佯装的贝儿,而这现在的贝儿呢?则就是那龟神阿力,那情雪则是阿力所一直要感谢的菩萨。(那她们什么时候结此善缘呢?原来,那阿力竟是佛祖慧心前池塘中的一个小龟,佛祖怕荷花寂寞,便让他陪着她。)

那阿力也认出了荷花,也就是情雪,遂就马上化为了原形,接着,那荷花情雪也便把这里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这阿力。

“情雪,你也不要太感情用事。”但毕竟这阿力也不在人间生活,所以,他就十分同意情雪的做法,但他作为一个老朋友,又同样在嘱咐着荷花。

“你这厮休要多管闲事。”情雪她毕竟是神,不是人,她听后,忍不住还是发怒了。

阿力退后,不久,那起初的贝儿就走了出来。那贝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看,就让人心疼不已。

“这,才是那世间的贝儿呀。”荷花情雪见状,心里不由的叹了一下。

下一篇:江城(十三)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杨大夯深圳打工记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