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十九)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128

“生身之恩天下大,养育之恩大于天。”

“妈妈,我已经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可是我也同样离不开您。妈妈,我该怎么办呢?”小辉一直在衡量着,但自己被别人拐到这里,也毕竟不是生母的错,于是那小辉便拉着养母的手不停的哽咽着。

“生母养母都是母亲,孩子你自己选择吧,我不会怪你的。”那养母阿凤抚摸着小辉的头儿,缓缓的说着。

“辉儿,你现在是不是跪着呢?那地上凉儿,快起来,赶快起来,好孩子。”说完,养母阿凤也许因视力不行,便不解的又问起了小辉。

养母阿凤仍摸着小辉的头,可现在的小辉却早已泣不成声了。

那养母阿凤的眼睛,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小辉太调皮了,还是另有隐情呢?

小辉他忘不了自己12岁那一年,那时竹匠一家买了新房子,眼看着装修的也差不多了,那竹匠夫妇就去清理那残留的少许垃圾,这小辉姐弟也没什么事,所以也就在新房里玩起了捉迷藏。

那时小辉年纪小,所以就被姐姐们蒙上了眼睛,小辉高兴的四处寻找着,但毕竟眼睛是被蒙着的,不知几时那小辉就怎忽然被什么绊倒了。只不过一会儿,这小辉竟捂着眼睛,“哇哇”的哭了起来。

原来,这小辉的眼睛在绊倒后被一个坚硬的东西不小心给刺到了。

小辉的一只眼睛在流血,那刚买好的新房却不得不因为小辉的眼睛而买掉了,所以这竹匠阿杰也受到了惩罚。

他们夫妇把小辉赶紧送到了医院,经医生检查,原来那小辉的眼角膜受到了伤害,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会很是严重。

小辉他需要及时更换眼角膜,但那竹匠一家明知小辉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前提下,也都一一去比对了。

兴许,这小辉也该跟她们成一家人,那养母阿凤的恰好跟小辉的般配。

养母阿凤是长的漂亮,但只是一只眼睛视力较弱,一只视力较好,又因为她平常都是带着眼睛,所以不细看也看不出什么差别。

但毕竟小辉年纪还很小,所以那阿凤就毫不犹豫的把最好的那一只给了小辉,不过从此后,阿凤的视力就真的快看不清楚了。

“眼睛瞎了,为娘可以治,但心瞎了,那娘可治不了。小辉你去吧,我不会怪你的。”现在的小辉对养母很是感激,但养母阿凤却仍不紧不慢的说着。

“小辉,你已经长大了,为娘相信你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稍缓,阿凤又接着不停的说到。

说完,那小辉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跟姐姐们去电视台录节目了。

在节目上,那小辉跪在了亲生父母的跟前,乞求着姐姐和他们的原谅。(只是小辉觉得自己是男孩子,他应该早早的去找他们,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从来就没有埋怨过你,小辉,那哪会有‘原谅’两个字呢。”情雪紧紧的拉住小辉的手说。

“爸爸,妈妈,姐姐,姐夫,可是我不能跟你们回去,那养母一家真的需要我。”小辉哭着向小康夫妇说着。

这小辉的亲生父母本以为养母养父会跟着他一起来,但现在他们也许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小辉是怎样到那养母养父那里的?

所以,这小辉就暂时停止了哭泣,凭记忆简单讲起了自己怎被水涡带走,怎被竹匠带到了家,还有这养母的眼睛,以至到那个竹匠阿杰的去世。

“大哥,那你们可曾怨过小辉现在的养父吗?”说完这些,小辉哭了起来。那主持人便哽咽着问小康。

“孩子,我们已经找到了,我们也看到了,并且他们还把我儿子培养成了一个大学生,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埋怨他们呢。”小康含泪感激的说着。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最美的养母阿凤闪亮登场。”这时,台上的主持人深情款款的对台下的观众小心的说到。

紧接着,那养母阿凤就被两个女儿搀扶着慢慢的来到了台上。

“老嫂子,谢谢您啊!”那养母阿凤不光听到了观众的掌声,也听到了小康夫妇的喊叫声。

那一声声老嫂子,喊得让观众们无不想哭了起来。

“妹子,不要这样。”那小康夫妇赶紧想跪在小辉养母的面前,可这时却被这阿凤给扯住了。

“妹子,怎改感谢我们呢?要不是旭儿的爸爸阿杰把孩子带走,你们的生活也不会这样乱糟糟的。妹子,这是我们的错,我们应该给你们谢罪。”说完,那阿凤到真的跟两个女儿跪在了小康夫妇的面前。

“老嫂子,你们不能这样。”说完,小康夫妇也同时跪在他们面前。

是呀,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谁对谁错有那么重要吗?重要的是他们以后都可以从此安心的生活了。

情雪和小辉赶紧把各自的父母拉了起来,台下观众都被眼前这一幕感动着,感染者,也许,生活从此教会了我们很多,但我们却一定要记得“感恩”这两个字。

“老嫂子,我们不会把小辉带走的,他只要时常来看看我们就行了。我们虽生了他,但没有养他。养育之恩大于天。”小康夫妇赶紧跟着补充道。

“妈儿,我的眼睛您治好了,我也记得您说的那句话:眼睛可以瞎,但我心不能瞎。妈儿,我是不会离开你们的。”那小辉也在父亲小康的招呼下跪在了养母阿凤的跟前,然后泣不成声的和着。

“人间最美的情感,也许不过如此吧。此时,谁对谁错,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与其这样,那到不如,让我们深深祝福小辉,还有小辉这一大家人,因为真爱永远,真情永留人间。”这时,主持人见他们这样了,也就及时出来圆场了。

接着,小康夫妇搀扶着老嫂子阿凤,向台下的观众举了个躬,他们也同时在深深的感谢着这个社会,这个人间。

也许,人间最美的风景也不过如此吧,幸福也是这样简单吧。

幸福她是一种满足,喜乐是一种心情。

那不如就让我们珍藏着幸福,懂的着美丽,安逸着这点滴之间幸福的味道吧。也许,这不为别的,只因我们都是那红尘陌上的路人,彼此间早已习惯了匆忙跋涉,行囊也早已装满了沧桑,而这幸福才凸显的那么难得,那么深不可测,那么遥不可及。

其实,幸福就是一种暖心的盈怀,一种平平凡凡,简简单单,心存善念,幸福万年长的一种感动。她不为天长地久,只愿源源流长,永不干涸……

那不妨就让我们幸福着,感动着,并也深深的体会着,体会着这心中最美的桃花源水云间,这永远幸福的味道。

在台下的观众的欢送下,小康夫妇搀扶着阿凤走出了演播厅。

情雪看到这里,真的恨不得自己立刻马上变成一个神仙,毕竟他只有一个弟弟,这两家人说实话都真的十分需要这个儿子小辉。

……

陌上花开,醉了红尘,迷了风月。倚遍栏杆,瘦了朱颜。

东风无力百花残,梦里花落她又知多少?

半卷幽帘,痴迷望月,只道:片片皆含愁,瓣瓣皆是伤。

一朝相逢,一夕离散,只怕再回首,花也非花,梦也非梦。

繁华落尽,是谁,依然在轻轻细数,满地黄花?

落花成冢,是谁,依旧在默默清扫,一春落红?

然,数不尽的是点点滴滴的相思;而,扫不完的,是缠缠绵绵的往事。

往事如烟,谁的寂寞动了谁的芳心?谁的年华醉守了谁的红尘?谁的等待孤寂了谁的时光?

忘川红尘,又惹了谁?

哪怕只是一纸梨花,湿离殇。

前尘不堪流连,醉花犹记相思梦,韶华零落红尘泪。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一阕瘦词,写尽谁的心酸,又咏尽谁的世间繁华。

一场风花浅吟低唱成殇。梦尽处,是悟不懂/参不透的前世今生。

这情雪也就是第二世的凤凰女,她在人间也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爱情亲情,还有这可贵的恩情。

她也在台上哭的死去活来的,但她骨子里毕竟只是误吞晶石的鸟儿,也许这也是一种机缘吧。

那佛祖慧心在天上也看清了这眼前的一切,所以便不觉细心问这晶石凤凰女,她如今可醒悟,这解脱自由真的有如此重要吗?

那这凤凰女能不能幡然醒悟,从此造福人间呢?还有,这凤凰女她真的还需要这第三世吗?

“我是鸟儿,在你的惩罚下,我经历了狐儿,经历了人儿,但我很想知道这神仙是不是活得逍遥自在。那佛祖你就罚我为神仙吧。待这三世后,我也许就真的彻底醒悟了,也许生活那更是一种责任与应尽的义务吧。”凤凰女她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便不由的说道。

那佛祖慧心见凤凰女这样说到,似乎他有些许满意了,便不由的点了点头。

这凤凰女真的有些开窍了,那岂不是真的很好嘛?

(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九)(第二章完)QQ/863680510

下一篇:江城(十五)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五百万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