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十七)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84

暖暖的记忆,氤湿的往事,乍然在岁月的枝头,不经意间被我们唤起,或许还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惹的我们稍稍停留,痴痴发发呆儿……

那沫然跟情雪的初次相逢?心中又会留下怎样的情愫呢?

那她们之间的感情或者缘分那些还来的及,那些还来不来得及呢?

走远的来不及,未曾走远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这心儿还来不来得及……

故就像那些些故事,条条溪水,流走了过去了便不再回来,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已经来不及。

而许许故事却又像扰了云,散了月,只是片刻顿时没有了踪影,没有了季节,就像那分别时的偶尔哭泣,遇到困难时轻声对自己一次又一次说的“不放弃”,只是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我们还来得及。

那沫然会是真心喜欢情雪吗?

这情雪是不是会继续着她一直追寻的梦呢?

情雪望着蔚蓝的天空,但心儿却因沫然早已涟漪潺潺,花影绵绵。

情雪她不敢想,因为她怕沫然最后对她只是一种仅存的同情或者变相的可怜,而至于那爱情,好似在这里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毕竟她们只是见了一次。

情雪,她也许想多了。但,人生的一些际遇不同,却早已注定了不同的命运,不同的人生。

情雪泪眼迷离呆呆的望着同时蔚蓝的天空,可是心情却顿时高兴不起来。

也许,此刻话儿说多了,显得情难却了;而沉默久了,显得人消沉了。

那是不是总是等到我们学会该如何好好爱一个人的时候,如何好好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人那事却不告诉我们已来不及,就早已远去,不知所踪呢?

“那沫然这么多年,他是不是一直在躲着我呢?”情雪她真的想知道。

“那他为什么一直不回来呢?”情雪她真的真的非常想知道,难道这么多年是她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沫然在惩罚她吗?难道沫然不知道时光不等,岁月不候,非要回首,再回首吗?

情雪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也许,心理除了默然的痛,那就是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说不出或不愿说的莫名的伤感,只是因为情雪觉得也许已来不及了……

青春的羽翼划破了曾经伤痛的回忆,昔日的泪滴溅起了心中的涟漪。

“眼睛只是为你下着雨,心却甘愿为你撑着伞”。

但,可惜终究我们不是那戏子,生活也不需“这一生天涯”。

那冷不过的人心,凉不过的人性,会不会只是曾经呢,或者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呢?

情雪毕竟现在长大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了,但她见过沫然的相片后,心儿却更乱了。

这缘来,来的可是她等候已久的温暖;这缘散,散的会是自己曾经纯洁的灵魂吗?

已走过这遗留下的璀璨,那谁才会是她记忆中最美的嫣红呢?

你瞧,你看,这凝望的岁月,执念的人儿,失去的时光,还有那遗失的人群,他们都会在时光深处,寒凉轻盈在过往的云烟里,牵念温暖在掌心的纹路里吗?

情雪一边思索着,尽管有时泪光点点,或者偶尔还会发发呆,或抿着小嘴笑着恼着,但恍惚间她却真的不想再回到了那时的情形,那时的生活。

毕竟,那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情雪的人生,情雪的生活,是甜蜜的回味?还是一种莫名的苦涩呢?

但,这似乎一切都与这沫然有关。

情雪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也许自己太多情了。

但她的确不知道现在的沫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还会和相片上一样帅气阳光灿烂吗?

那沫然是否还会记得那时那个又黑又瘦的山村女孩呢?

情雪木纳间轻笑了一下,但抬头间恍觉得晚霞似乎好看了些许。

不过儿,这情雪还是真的有点想见这真实的沫然了,或许不为别的,只是仅仅因为这份感激吧。

那即使情雪喜欢沫然,这沫然在外这么多年就没有自己他喜欢的女孩子吗?

原来,沫然虽身在美国,但心儿却一直在情雪身上。

也许,就因为人群中他多看了一眼吧,也就从此再也没有忘掉过情雪的容颜。

尽管当时的情雪又黑又瘦,但骨子里的那种执着的性格却深深的吸引着沫然,也许,那时他们早已心犀灵通,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爱情?

孤单思念慢慢的在沫然的心中绵延滋长,但爱意却早已缓缓渗透流长。

也许,他想情雪时,情雪就在天边,情雪就在眼前……

她们前世相约,这今生的爱情故事会不会改变呢?

但,情雪愿用这一生的发现来证明:沫然一直在她身边,未曾走远。

难道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儿,而从此再也没能忘掉过彼此的容颜吗?

那前世今生几世的回忆,也许总让人觉得太长太久,但缘分刹那间的惊醒,似乎觉的时间好短又好长。她们彼此都想相见,但却不知那时是几时?

初次的相逢,原始的美好,也许就这样在彼此的心中保留着,储存着,酝酿着,等待着……

“情雪,该吃晚饭了。”马阿姨的话语,打断了这情雪女儿的情思。

“阿姨,有什么好事吗?您看,您笑的这么甜蜜,这么灿烂。”情雪望着笑吟吟的马阿姨忍不住的问着。

“情雪,想沫然吗?”马阿姨望着这俊俏的雪儿,心中却小心翼翼的挠着。

“那她们之间的感情呢?”毕竟,那时沫然跟情雪还小,而现在他们都长大了,马阿姨也不由得产生了疑惑。

“情雪,沫然他就要回国了。”马阿姨说完,眼角高兴的流出了泪水,只不过,这是满满的幸福,马阿姨她也想儿子了。

“这沫然怎会离开了家去了美国,或者他并不是仅仅只是因为这情雪吧?”其实,这马阿姨她也一直没有告诉过情雪。

那时,沫然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算他想保护情雪,可他却没有能力实力,他又能怎么办呢?

而那沫然却的确真的有点喜欢情雪了,也许,这就是前世的机缘未曾停止吧。

“孩子,如果你想照顾别人,那你一定得自己强大起来。”沫然从山村回到家,就直接去找了自己的父亲,并向父亲说明了当时情雪及情雪一家人的情况,可是父亲听完,却意味深长的说道。

“爸爸,那我该怎么做呢?”沫然听完父亲的话后,低着头自言自语道。

马德忠有工厂,以后工厂还会发展壮大,那就必须需要一个精明能干的人来管理,而这马德忠却只有一个儿子,那这重担自然就得沫然来挑了。

“孩子,爸爸,支持你,可是咱们全家甚至以后还有这情雪一家,都要全靠你了。你也知道这情雪,她还要找弟弟,那么,这么多事情,你都可想好了吗?”马伯伯深情的拍了一下沫然的肩膀,然后神情淡定的说道。

“爸爸,我想好了,那女孩确实可怜,不过我更喜欢她的执着,只要你们肯答应我帮助他们一家,我愿到美国留学,我愿答应你们任何条件。”沫然说完,心里似乎刹那间轻松了许多。

马德忠他很是欣慰,但他们夫妇更舍不得儿子。

毕竟,沫然刚初中毕业时,父亲就有意让他到美国留学,但作为家中的独子,母亲却深深的舍不得,再加上这沫然从小也没吃过什么苦儿,所以这事情也就一时搁浅了。

老娘舅的一个电话,他们夫妇只想试探一下自己的儿子,毕竟他们以后就得全靠沫然了。也许,他们夫妇更想让沫然知道:他长大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过,这沫然的山村一行,他们到真的欣慰了不少。

“不混成样子不回家。”沫然同意去美国留学了,甚至他还清楚的告诉了他自己。

而此时的沫然呢?他在美国还好吗?

静谧的夜,地球一端的沫然,另一端的情雪,前世的缘就因这人群中多看了一眼而注定今生无法相歉吗?那他们彼此之间又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沫然,会记得我吗?”时空中,情雪会在夜里常常问自己。

也许,此时的情雪后悔自己有时想多了,或许他们一家只是想帮情雪,帮情雪一家,那这到底是爱情,亲情,或者是同情呢?

那沫然会真的喜欢这个从山村走出来的女孩吗?

……

情雪吃完晚饭,却又精心的为自己烹制了一杯咖啡。

情雪在省城待的时间长了,也渐渐的喜欢上了咖啡,不过她更喜欢那种原味咖啡,苦苦的透着一种原始的醇香。

情雪她抿了一口咖啡,又稍微晃了一下杯子。

原来,这次,情雪她为自己加了块方糖。

情雪沫然间笑了笑,她在笑她自己吗?但似乎莫名中还夹杂者一股难得的幸福的味道。

但情雪仓促间又哭了起来,也许她有点迷茫了吧,她不是一直在找弟弟吗?那她现在又在做些什么呢?

情雪,她不想知道,但该来的她总会来。

“情雪,沫然他回来了,回来了……”马阿姨兴冲冲的来到了情雪的房间。

只是现在的情雪心中忐忑不安,但喜悦还是暂时冲昏了头脑。

情雪飞一样的来到了院儿门口,但毕竟情雪只是个女孩子,显然间有点羞涩,但心儿却早已“怦怦”跳的不行了,因为她真的就要见到沫然了。

情雪,也许注意到了自己的仓促,接着她又赶紧跑到了楼上。

原来,情雪她想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环境改变着我们,同样也在改变着情雪。

情雪高兴的不知所措着,那即使不抹粉,脸上却也到处都是桃花开。

但做完这些后,情雪考虑了再三,却没有下楼。

原来,她住的地方,透过窗户是可以看到大门口的。

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情雪小心翼翼的来到窗户边,谨慎的拉开了一道缝儿,机警的往外望去。

“樱桃,不对。情雪,你赶快下来。”这时,只见从车里下来了一个帅气的男孩,可是情雪因为羞涩,所以看了一眼后就赶紧拉住了窗帘,但情雪却真的听到了沫然的声音。

沫然望着楼上情雪的一举一动,笑了,?时笑的更灿烂了。他喜欢这种方式,喜欢情雪这种淡淡的含蓄,淡淡的美。

“她就是老爷认得干女儿,也就是你的妹妹情雪。”那仆人赶紧对沫然补充道。

“我才不让她当我妹妹呢,她是我媳妇儿。”毕竟,情雪也已经到了二十四五的年纪了,所以那沫然就对情雪的窗户大声嚷道。

(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七)QQ/863680510

下一篇:销售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别样的江湖()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