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二十一)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76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你一些什么。”

……

荷花,在月光妩媚的柔波里,在微风吹拂的夜色中就这样一直静静的毫无声息的散放着自己的馨香。

也许,夜晚宁静的池塘才是它唯一的安身居所吧。你瞧,夜是那么的美,又是那么的静谧,气若幽兰的荷花,宛若冰肌莹彻的水月观音,亭亭玉立在池塘之中,怎看都这样般般入画,款款留香。然,这款款留香般般入画的情思,却又让荷花时不时的想到那天清晨的薄雾。

月色朦胧,影中有形,水中有影。月亮透过这薄薄的云层,把荷花的眼波倒映入池塘的光影里,微风拂过那又会有怎样的风花雪月?这涟漪重重,暗香盈溢,风吹仙诀飘飘举,只是谁又能解这莲心之上,到底荡涤着怎样浅浅叹息呢?

荷花站在极致的微风中,她携一身的尘埃,那薄雾中的孽缘又到底会是什么呢?

溶溶的月儿,在水一方,朦朦胧胧中为荷花晃漾轻漪,浅唱清吟间渐次空灵。爱烙在莲心,梦浸湿了莲外的池塘。荷花独自等待着,翘首着。这孽缘又到底什么时间才会来呢?

花,在池中,恬淡的开,伴着一梦清露,湿湿的水意,驿动着一池微凉的水波。碧波漾起点点的相思意,那又是谁在梦里,一语:轻点,再轻点,别惊了我的梦。

兰舟一叶,轻轻荡起心事无数,一桨一楫,岸在哪里,楫又要去何方?

荷花,载了谁的梦,羞答答不语。荷香深处,月华如水,顿时相思起。那又是谁携了谁的手,误入藕花深处,荷香衣衫,风也吹不散?

有一种等待,无需预约,无需地点,无需时间……

当夜风掠过情雪朱砂的眉梢,沫然是否想起情雪又一次在痴情的等待。那狐儿与人儿,凤凰女都能碰到她心爱的沫然,那这一世神儿,她又会怎样呢?

如果说,花开花落是一场繁华,那么彼此遇见就是命中注定,那佛主所说的孽缘,荷花这一世能碰到沫然吗,并能跟沫然顺利在一起吗?

白落梅说,今生所有的遇见,都是久别的重逢。但人世间有很多情,也许,“世界上最美的相遇是擦肩,最美的誓言是谎言,最美的爱情都在昨天,最美的思念是永不相见。”

“推开岁月的门扉,沿着记忆的脉络,踏过红尘,回味在流年锦瑟的记忆里,倘若人生没有那么多缠绵悱恻,没有那么多的魂牵梦萦,没有相思相见知何日的思念,也没有两情若是长久时的眷恋,是否,陪伴自己的,只有黑夜的寂寥星空,和那月光下的孤独清影。是否,还会秋水长天,守着一扇素雪乱舞的尘窗,等待一个人,然后演绎着注定的悲欢流年,素履之往,行走人间。”

恋恋红尘,有多少语笑嫣然的惊鸿,就会有多少蒹葭的惆怅。有多少风华绝代的过往,就会有多少疏影迷离的期盼。情雪心中默默的许下心愿,希望自己这辈子还可以像前两世一样,遇到自己心爱的沫然。

但荷花片刻间却忘了,她只是一只吞噬些许晶石的鸟儿,而沫然是人类,几千年的光影,她遇到了两次她的沫然,亦已经够幸运了,那这第三世也许她只是与沫然擦肩的缘,至于孽缘有点过,那就看这荷花情雪那凤凰女她怎样对待了。

“一如,有一种遇见,有一种情深,无法朝暮相守,无从牵手白头,只便寂静欢喜,黯然相爱,远近相安,浓淡相宜,无惊无扰,香气袭人,历久弥坚,不弃亦不离,正所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但,情雪却依然仍希望这一世能遇到沫然,哪怕只是擦肩,毕竟她在佛前等了千年,在菩提树下修炼了万年。

然,哪怕只是一场空,她也要许下这个心愿。

因为她自从遇见了沫然,她或许已经整整失眠了五百年,那冥冥终生之中,沫然会是她为缘几经轮回的那个人吗?

他们因为老猎人梁大爷而相遇而相知,狐儿的擦肩,人儿的圆满,那神儿又会怎样?

这世间的遇见,没有早晚,没有对错,也没有惊艳的开场、华丽的告白,普通的问候,简单的交流,一颦一笑,醉入眼眸,一字一句,温馨入心。情到深处无由,爱到浓时无语。生命奇妙,缘分神奇,深深浅浅,长长短短,不能预知。

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取今生一次的擦肩。

荷花暗地苦苦的哀求着佛祖,让沫然与她再结一段尘缘,哪怕相恋只是短短几年?她不求海枯石烂,沧海变桑田,因为她只想他的世界,她真正的来过。因为荷花更深深的懂得她与他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那就算凤凰女可以变成狐儿,人儿,或神儿,但她的本性仍是一只吞噬了些许晶石的鸟儿,上天也就注定她不单单只是一只平凡的鸟儿,她的自由她的解脱,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因为她要懂得她要明白,既然上天把特别的恩宠给了她,是让她造福人间,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什么情儿,什么爱儿,那也许她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吧。

佛祖既然安排了沫然狐儿、人儿的相见,但那一层薄薄的雾儿,佛祖却又不安的说着孽缘。

那么,是曲终人散,无缘与沫然相见?还是只是擦肩,不相见?

“长相伴,雅韵悠然。冰弦纤指,心意暗牵。绫香楼,携手双仙。最爱窗外,秋水长天。盼十年渡,百年枕,千年缘。然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开,梁祝化蝶早已不知所踪,曾经的共舞化作风中瑟瑟的相拥。”也许,生死相守才是人间永远的幸福,但俗世中多少有始无终的爱情,让人很久、很久都无法释怀。沫然与情雪的一次相遇,定然孕育着前世太多的甜蜜或痛苦的回忆。

佛说:万发缘生,皆系缘分!某年某月某一天,在某条大街上,也许你正好在灯火阑珊间,而我也恰好在暮然回首刻。

偶然间的相遇,蓦然刻的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或许只是为了眼光交会的刹那。风儿轻轻的拂过发梢,雨儿悄悄的打湿鬓角。你说,缘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缘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说,缘是纵然两情相悦,仍难逃宿命之劫。缘是无可奈何花落处,似曾相识燕归来。

但,缘起缘落,缘聚缘散,瞬间似乎一切都是天意。就像人们长说人生如梦,那是因为人生存在着不可预知的未来;说梦如人生,这是因为有梦想才存在着生活的欲望。

注定的相识,如春季花开的声音,悦耳的清脆。注定的离别,又像晨曦的露水,平静而美丽。与其说爱是一种缘,倒不如说那是为了留下这幸福记忆的巧合。而那巧合,又使得傍晚的云端,紫霞闪过。佛说,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而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念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

荷花情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人间,一天又一天,看着那么多人一次次的在轮回,重复着这前世的故事。她不明白,为什么有机缘在他们跟前的时,他们为何宁可固守红尘。情雪常常问佛祖慧心,然佛祖爱怜的掬着荷花情雪四周的水,动情的对情雪说你大胆美丽的绽放吧。

但,情雪还依然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绽放在佛祖慧心居住前的池塘中,一年年的过去了,她看着人世的聚散离和,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也许是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

终于,又有一天,那淡淡的,青色的,温柔的舞轻轻的又笼罩了整个池塘,爱怜的抱着情雪。只是这雾里,又种声音,轻轻的唤着情雪。

也许,“该来的总要来,该去的总要去。”情雪于是对佛主说,我想去人间。佛主依旧爱怜的看着情雪,问情雪是否真的决定好了,离开他身边去人间。

情雪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佛主。佛主轻声的说,注定的孽缘是逃不过的。

情雪她没有喝过忘忧河的水,所以她仍保留着以前残留的记忆。

佛祖慧心说,他会接情雪回来的。因为她不想再让情雪受到人间的伤害,或者只是一时片刻幸福蒙蔽。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情雪正要问佛主慧心,什么是爱,什么是缘?但佛主却把情雪捧在掌心,送入了红尘。只不过,情雪成了一个神仙,一个为救沫然而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伟大神仙。

……

东海海岸,景色秀丽,烟波浩渺,鱼米丰饶。但世间贫富终难平均,富家家产上万,而贫家却只可能油灯一盏。

话说,这岸边有一个渔村名叫“摆渡口”。村民淳朴,皆靠外出赶海为生,但村中有一青年名叫阿宝,身体自幼羸弱,然阿宝上有年迈瘫痪的母亲李氏,又有适才刚过门不久的妻子贝儿。

然,宝儿身体虽弱,但像他这样的家庭,宝儿可能就是他一家主要的生活来源。妻子贝儿一直担心着阿宝的身体,但家中油米眼看着就要露底的,她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富家亲戚排成排,可是穷家呢,人家躲都躲不及,谁又会来帮阿宝这一家呢?再说,帮也只是帮一时,哪能帮一辈子呢?所以,这阿宝看这几天天气还不错,就决定想外出赶海。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一切都还得靠自己。

(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一)QQ/863680510

下一篇:别样的江湖()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再遇傩送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