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十八)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133

沫然自从16岁那年见过情雪后,就去了美国。时至今日才回来,算了算也有近八九年的光景了。

二十多岁的年纪,沫然竟顺利的念完了哈佛。

可是这沫然又是一表人才,那在美国他会没有女孩子喜欢吗?他会真的在乎这个山村女孩吗?

“那沫然的心到底变了没有?”或者,情雪真的此时想知道。

“沫然,你真心喜欢我吗?”情雪又一次紧张的拉上了窗帘,不过,她心里却满满的等待期待幸福。

“情雪,你16岁那年说过的话儿,这话现在还当真吗?”沫然顾不了那么多的风度,下了车他没见到情雪,就直接跑到了情雪的房间,然后趴在房门大声的稳稳的质问着情雪。

那情雪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不由害羞的微微笑了一下。

“沫然,我还是当年的那只丑小鸭,又黑又瘦,根本配不上你,你忘了我吧?”沫然想让情雪开门,可是情雪却这样闹着。

“情雪,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你的人,并不是你的容颜。其实,16岁那年,我就开始喜欢你了。情雪,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走,好吗?”沫然见情雪一直没有开门,所以就让母亲马阿姨暂时离开了这里,然后一个人静静的陪着情雪。

“情雪,开门好不好?”沫然祈求着。

门“吱”的一声开了,但情雪却仍还是抵着头。

“沫然,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情雪支支吾吾的说着。

“情雪,你快说,我什么都答应你。”沫然显然有点着急了,他真的想立刻看到情雪的真实容颜。

“十六岁那年,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情雪说完这些后,脸儿似乎更红了。

沫然紧紧的把情雪抱在了怀里,可是眼泪却也在此时不争气了起来。

那沫然是欣慰的,毕竟在美国这些年,他心里一直装着情雪,今儿情雪也在一直在等着他。

所以,沫然就让情雪抬起了头,只是这情雪一抬头就把沫然给惊呆了。

“好一个国色天香,红粉佳人。”沫然禁不住的赞道。

情雪听沫然这么一夸,她不觉细看起了沫然,那沫然倒也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

那情雪从山村走出来,所以就有着山村妹子的豪爽,所以她就想问问沫然到底喜欢她那一点?

“沫然,你能告诉我,你喜欢我那一点吗?”情雪从刚才的害羞到现在的直截了当,到真的有点惊住了沫然。

情雪在沫然家也差不多近八九年了,虽然模样改变了不少,但性格还是那样的直爽。

“你哪儿,我都挺喜欢的。”只不过,现在的沫然在看到情雪的真面部后他更喜欢情雪了,所以就“恬不知耻”笑着。

那这下,这情雪却也只有要逃跑的份儿了。

事情总在变化着,没有永远的规则,也没有永远的章程。

或许,从那16岁时,沫然就爱上了情雪,那情雪也钟情于沫然,所以在相知相识两年后,她们就在没找到弟弟的情况下贸然的结了婚。

沫然跟情雪结婚的那天晚上,情雪还问沫然是否忘了什么?

那沫然就让情雪伸出手来,然后他在情雪手心写到:找弟弟。

情雪哭了,因为那沫然一直记得,所以情雪也一直十分感激着沫然。

因为感激,再加上感情,所以她们就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由于情雪的婆家在当地的富有,…所以情雪的婚礼也甚是奢华。

本来这情雪是不喜欢这样的,但毕竟沫然从美国回到家中,还有许多生意需要以前的人来照应,况且新娘还是一个山村妹,所以这婚礼也是十分的抢眼。

“这对新人是怎样认识的呢?”婚礼上,有记者问他们。

“我们是通过找弟弟认识的。”沫然毫不避讳幸福的笑着应着。

……

婚礼过后,各大媒体都争先报道了这件事情。

这小康夫妇也尽50了,眼看着女儿的婚礼也很是高兴,只是不时会想起自己的儿子小苹果,兴许那小苹果也20多岁了,他也该懂事了。

所以,在这个地方,在这个省城,纷纷扬扬的一个旧新闻又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力:15年了,弟弟你在哪里?

也许,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吧。

此时,情雪她是幸福的,那幸福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是沫然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了最美的情雪吗?还是在这记忆的微光里,就像那天空中闪烁不已的星辰,一直照耀闪耀并慢慢的渐渐的浸润着情雪那薄凉的心空吗?

那些隔着灯火阑珊的傻笑,那些无所谓的追逐嬉闹,还有那爽朗没心没肺的语笑喧阗,是不是只是因为这份不愿遗忘的思念而滞留,是不是只是因为这份舍不得的忘怀而停留,还是因为那心灵深处不愿抹掉的温暖而甘愿驻留不已呢?

其实,这儿不是别的,这就是一种幸福,一种暖暖的幸福的味道。

守望无声,陪伴无语。

夜深或一个人时,有那么个人愿意去倾听你的心语,守望你的心声,执着并热爱着你的一生,这无妨就是足够的暖,足够的幸福,足够的满满的幸福的味道。

因为此时此刻,这不为别的,只因她(他)片刻间柔近了你的生命,须臾中融浸了你的星空,霎那时温暖了你的天涯。

那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那又何苦太过于执着。

人生路,一直温暖着,感动着,同时也幸福着,那其实不是还好吗?

我们在狭窄的天地间海阔天空,在漫长的烟雨红尘中静寻一份幽静,在细碎的光阴中执守一份淡然。

有爱的日子我们应学会珍惜,懂得珍藏,或许那不为别的,只是因为爱意滋养着温暖,温暖沉淀着幸福,幸福渗透着幸福的味道。

情雪,她是幸福的。

因为时光中,她把她那最美的微笑放在心中那最柔软最温暖的心尖,而这时光也恰好刚好此时路过沉淀着沫然的微笑,温馨洋溢着沫然的幸福。

真得好巧,巧到他们生命中那最好的时光,风儿在吹,鸟儿在叫,心儿在摇。安逸,惬意,暖意陪着一起逍遥。

那不需多,也许只需一窗幽暗的灯光,一份恬淡的心情,或一个人静静的聆听一首老歌。

此时真的,或许,幸福就这样无声从容,花落间透露着优雅。

那不妨也让我们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吧,只要眼中有美好,有幸福,有那慢慢浸透着的幸福的味道。那就不妨就把颜色留给岁月,把初心留给自己。去找寻那须臾间的幸福,觅寻那倾刻间幸福的味道。

你看,那风轻轻的,雨凉凉的。而我呢,或许只是你栖息在花蕊中的蝴蝶。花开花落间,我飞出来,笑笑别人,也让别人偶尔笑笑。然后,接着傻傻的站在花蕊中,傻傻的幸福着,傻傻的感恩着,傻傻的体会着这幸福的味道。

……

那小苹果呢?他生活又会怎样呢?

当时小苹果年纪小,不过又加上这竹匠的照顾,故他也不曾吃过什么苦。

小苹果他也改了名字,从此以后他就叫杨旭辉。

小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毕竟姐姐年纪大些,所以就很清楚的记得那小辉刚来时的一切情况。

那竹匠到是聪明,他等小辉考上了大学,就也便详细的告诉了他的身世。

那小辉听了后也很是感激,毕竟他们一家人照顾了他这么多年。

这竹匠阿杰一家人待小辉不薄,那小辉的大姐旭儿,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马大善人,千金寻小舅”。

旭儿无意打开网页后,发现自己的弟弟小辉与要找的人很是相似,但毕竟那时小辉来时还很小,所以她一时半刻还不敢确认。

但这小辉的姐姐旭儿,也就从此关注起了那些有关寻亲的节目。

有一天,她在电视上看到了倪萍阿姨主持的【等着我】,所以她就立即劝小辉报了名。

“与其找别人,不如让别人来找自己。”

毕竟,小辉现在的家境不是很好,还有那则新闻提到的是情雪的夫家,那情雪的爸爸妈妈呢?

“那现在的情雪是不是以前寻找弟弟的那个女孩呢?”小辉不解的考虑着疑惑着。

如果情雪她们在找以前的小苹果,她们也肯定会注意到寻亲各方面的信息的,所以这小辉也很是赞同姐姐的主意。

小辉犹豫中报了名,节目组最后通过各种渠道也找到了小樱桃,也就是现在的情雪。

眼看着,她们就要见面了,毕竟他们之间等了15年的,等的也太久了?

情雪深夜里仍翻来覆去睡不着,毕竟这么久了,弟弟也找到了,可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这些年,弟弟小苹果到底过得好不好?

那小辉也自然睡不着,他甚至有点责怪自己,但现在他更需要清醒自己。

所以,就在第二天去上节目前,那小辉跪在了养母阿凤的跟前。

“小辉,你这是怎么了?”那养母阿凤见自己的儿子小辉跪在跟前,便禁不住的问道。

那养母阿凤的一只眼睛瞎了,而另一只本来就不好,不过刚才他到是听到了小辉的哭声。

“是不是,你姐姐们欺负你了?小辉,快告诉妈儿。”阿凤颤颤抖抖的问着。

“妈儿,姐姐们没有欺负我,是我′欺负'您了。”小辉哭着喊道。

阿凤颤抖着手儿不由的想摸小辉的脸,毕竟已经养了快15年了,她虽然没有生小辉,但那养育之恩呢?

小辉还是支支吾吾的,毕竟一边是养母,一边是生母。那他该何去何从呢?

(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八)QQ/863680510

下一篇: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菩提树下,醉清风(十五)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