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 Ctrl + D 键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解放军排长张海鹏(二)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20

(接下来的这些章节以解放军副连长谢志熙的回忆文章为原形)

1976年3月,一度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绵阳农村的21岁的成志熙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好朋友:李明、谭显荣、唐建宁、黄瑞东,他们在1975年1月从四川成都、重庆、绵阳城里到绵阳农村插队,和那里的贫下中农一起劳动生活了一年,就参叫了解放军,到四川泸州县的解放军部队。除成志熙是营部通信员而其他的都被分到了解放军各自班排。而时间过得非常快,在解放军部队就过了两年一大半了,而两年前是一个个全身心都焕发青春豪气的几个知青朋友,后来是:

解放军二营五连4班长李明,12班班长:黄瑞东,四连六班副班长谭显容,四连四班副班长唐建林,四连七班战士成泉。他们在训练后,就在一起聊天,无话不谈。20岁上的年轻人都爱笑爱说。同时,非常自由散漫,具有不受解放军的某种条例约束的特性,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无所谓的感觉。这样的表现,在一些解放军的官兵中,特别是指挥官中形成了一种成见。而只有两个解放军指挥官,云南人:解放军营长李中福,还有解放军副教导员申家寿能包容这四五个四川籍青年解放军。他们可能看重的是:这五个四川青年解放军战士的一种潜在的非常精明的在全国解放军中有名的四川兵的机敏而作战英勇的特性。看来他们意识道:这五个四川兵,在可能或在不久的将来的战争中起到一些别的省市兵起不到的作用.

1978年9月的一个晚上。
据解放军的回忆文章:当时部队上,准许两个战士外出,必须在两个小时内回营房,这使充满青春活力而热情的青年军人喜欢玩耍的习性被束缚。
而大多数来自除四川的兵以外的中国别的省市兵都非常规矩,只要自己的比如:班长、排长一声该训练或吃饭的口令一发出,就老实呆在营房里,都无一例外全部得到执行。而五个四川青年解放军除了该坚决执行的军事训练外,在训练外的业余部队生活,就没有这样老实(四川话:就没有这样又乖又听话)。
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几个人(包括在营部是通信员的23岁的成志熙,是不久前刚从西藏亚东和解放军部队援建那里的解放军回到四川泸州。他已经23岁了,从1976年21岁参加解放军到现在两年大半了,再过四五个月就要从部队转业。真是过的太快了。他总有一种感觉:是昨天来后天就离开似的)。就在营房那正面的从门窗里照到营房外黑盈盈的门边地上的淡黄的灯光。而在营房转角的黑越越的侧墙边,站着他们五个:成志熙、唐建宁、李明、谭显荣(重庆、)、黄瑞东。这时,他们还能听到从正面营房的门窗里,传来战士们的较大声的聊天,说话声,五个人已经不关心战士聊些什么。只是,他们站在一切,随心所欲地聊一聊。他们聊了一会。长得有些瘦高,和自己最亲近的战友在一起,就爱爱笑的心地刚直仁厚的重庆沙坪人谭显荣说:
“我看见炊事班,今天下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只兔子。”

“真的吗?”长得略瘦高的而只有和自己的几个战士友才话多的李明问。

而长得颧骨有些凸、是他们中被称为大哥的成志熙马上就明白说:“我好像听说,明后天营里的教导员、营长要来我们五连检查军务管理,是连长(杨中久连长,云南人)为了迎接营部领导特地喊炊事班长从市场上买来准备招待首长们的。”因为他在营部,消息就灵通。

胆大的、应该是最活络的有主意的成志熙说完。看到大家没有说话。就立刻有了个主意。说:

“与其等着首长们吃,还不如我们几个哥们先吃了嘟。”他是几个战友中,非常具有想法,有才能的人。而唐建宁、谭显荣、李明似乎在这方面略弱些。成志熙知道:他们这五个人,在连里的名声非常的不好,尽管有些人没有怎么说,但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偏见、成见。他非常清楚在营部,一度是五连指导员的申家寿成为了他营部的副教导员,他是云南人,和营长李中福是唯一看好他们又包容他们的人。

“是呀。”唐建宁和成志熙是同样的想法。唐建宁是绵阳人,有一米六二,五个中最矮的;他方脸,长得非常的俊逸,也非常的精干(四川话:精明)。而五个战友:据印象,那时的中国和中国部队上吃一次肉可能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或四五个星期才吃到肉。现在,看到有肉吃了,他们就想把兔子烤来吃了,连肚皮都叫了。

他说:“对,我们把兔子拿来吃了。”

“好,就这样!”成志熙说,然后,他们商量了一下,就行动了。显得神秘有趣,就跟我们四川人从小躲猫(一种游戏)。

他们喊人去连部的炊事班把两只兔子拿了出来,然后,翻出了在夜色里,被营房里的灯光照到了对面较远的一道长长围墙上,到了营房不远处的一静谧的树林边。

这是1978年9月的一个晚上。
据解放军的回忆文章说:当时部队上,准许两个战士外出,必须在两个小时内回营房,这使充满青春活力而热情的青年军人喜欢玩耍的习性被束缚。
而大多数来自除四川的兵以外的中国别的省市兵都非常规矩,只要自己的比如:班长、排长一声该训练或吃饭的口令一发出,就老实呆在营房里,都无一例外全部得到执行。而五个四川青年解放军除了该坚决执行的军事训练外,在训练外的业余部队生活,就没有这样老实(四川话:就没有这样又乖又听话)。
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几个人(包括在营部是通信员的23岁的成志熙,是不久前刚从西藏亚东和解放军部队援建那里的解放军回到四川泸州。他已经23岁了,从1976年21岁参加解放军到现在两年大半了,再过四五个月就要从部队转业。真是过的太快了。他总有一种感觉:是昨天来后天就离开似的)。就在营房那正面的从门窗里照到营房外黑盈盈的门边地上的淡黄的灯光。而在营房转角的黑越越的侧墙边,站着他们五个:成志熙、唐建宁、李明、谭显荣(重庆、)、黄瑞东。这时,他们还能听到从正面营房的门窗里,传来战士们的较大声的聊天,说话声,五个人已经不关心战士聊些什么。只是,他们站在一切,随心所欲地聊一聊。他们聊了一会。长得有些瘦高,和自己最亲近的战友在一起,就爱爱笑的心地刚直仁厚的重庆沙坪人谭显荣说:
“我看见炊事班,今天下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只兔子。”

“真的吗?”长得略瘦高的而只有和自己的几个战士友才话多的李明问。

而长得颧骨有些凸、是他们中被称为大哥的成志熙马上就明白说:“我好像听说,明后天营里的教导员、营长要来我们五连检查军务管理,是连长(杨中久连长,云南人)为了迎接营部领导特地喊炊事班长从市场上买来准备招待首长们的。”因为他在营部,消息就灵通。

胆大的、应该是最活络的有主意的成志熙说完。看到大家没有说话。就立刻有了个主意。说:

“与其等着首长们吃,还不如我们几个哥们先吃了嘟。”他是几个战友中,非常具有想法,有才能的人。而唐建宁、谭显荣、李明似乎在这方面略弱些。成志熙知道:他们这五个人,在连里的名声非常的不好,尽管有些人没有怎么说,但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偏见、成见。他非常清楚在营部,一度是五连指导员的申家寿成为了他营部的副教导员,他是云南人,和营长李中福是唯一看好他们又包容他们的人。

“是呀。”唐建宁和成志熙是同样的想法。唐建宁是绵阳人,有一米六二,五个中最矮的;他方脸,长得非常的俊逸,也非常的精干(四川话:精明)。而五个战友:据印象,那时的中国和中国部队上吃一次肉可能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或四五个星期才吃到肉。现在,看到有肉吃了,他们就想把兔子烤来吃了,连肚皮都叫了。

他说:“对,我们把兔子拿来吃了。”

“好,就这样!”成志熙说,然后,他们商量了一下,就行动了。显得神秘有趣,就跟我们四川人从小躲猫(一种游戏)。

他们喊人去连部的炊事班把两只兔子拿了出来,然后,翻出了在夜色里,被营房里的灯光照到了对面较远的一道长长围墙上,到了营房不远处的一静谧的树林边。

就像鸟儿出了笼子,成志熙和自己的四个22岁的战友顿时感到了一种没有人为的束缚那种自由随性的日子。随后,他们中有些人找来了不少的树枝,有人把兔子杀了剐皮,在静静的树林边烧火,把两只兔子夹在火上烤。在橘红色多条往架在火上开始变得油红的兔子上窜起的火头旁,成志熙和他的四个战友愉快地围坐一起,边聊边做着什么,热闹得如过节!火烧得非常旺,在时而急急地往凝黑、清凉的夜空蹿起的火头。

同时,红亮亮的火光也照亮了五个充满了青春报国和渴望的解放军的脸庞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兔子变得油红透着酥黄。成志熙和唐建宁在时不时翻动着红明明火头上显得红里透油亮的两只兔子。

过了不久,大家就开始吃了。而成志熙没有马上吃,他把兔肉用小刀削下来一块,就拿起一块。

“来,李明你吃。”

“你吃嘛,老成。”显得豪爽而耿直的李明说。

他们之间非常随和,不分你我。成志熙就往李明的手里干脆一塞,先让比他小点月份的李明吃,他要先让自己的兄弟吃了,以为,他比他们大,然后,等他们吃了,成志熙才把一块兔肉拿在手里,因为,谭显荣在对边,刚好被火挡住。所以成志熙就站起来,走到谭显荣(重庆沙坪人)的身边,让他吃,才回到唐建宁的身边,坐下自己坐下吃,就是说,他是在自己亲密战友吃了后,是最后一个吃。他们都摆龙门阵(四川话,聊谈),愉快地说笑,渐渐地弱下去的火,还在悠悠地晃动,红亮的火光照在成志熙略微俊逸瘦的脸上。在火光的照耀下,那戴着英气逼人的军帽和在悠悠往上蹿的火光里,把他们军帽上的红色小五角星映得亮闪闪的,以及他们在沾有兔肉渣略油亮的嘴唇的下巴下,那红映映的领章和绿色的军衣,显示出他们:四川青年解放军与中国别的省份的军人不一样的气质一一一大胆、桀骜,厚道,英勇的特性。

他们吃完了。壮实而矮个的唐建宁说:“看来都半夜 ,我们耍得太快了。”

李明还想耍,说:“我看还早,我们很久都没有出来耍了。”

唐建宁也想回去,他就不再笑。他那英气的略长的脸,就沉吟起来,有些认真说:“我们回去吧,出来都很长时间了。”

比他们大的成志熙,非常利落地说:“走,回去了。”
大家都似乎不约而同地收回还想多耍的性情,好像都略有点敬畏成志熙。就都起身,跟着做事非常有度的成志熙往不远处的位于川南泸州郊外的解放军营房走回去。
然后,大家就离开静静的树林,朝位于山边不远的军营走回去了……

他们到了营部的黑隐隐的墙外。这时,墙的外面非常的静寂。他们站在一片静的安然的黑越越的外墙的小道上和看不清的默然掩映在墙边黑阴阴的草丛里,以及在小道边的看不清的叶草里,时而发出的可有可无的虫名声。现在,他们只能看见:在他们头上的墙和从墙内发出的刚好被一横而过黑黑的墙头遮住的来自营房里的路灯的微黄的光亮。

谭显荣说:“你看,他们都睡着了。”

李明转过脸,他好像觉得谭显荣指的是他,还想让大家耍(四川话:玩)。就说:“谭显荣,你在怪我。”

虽然,谭显荣也是喜欢玩的人,他可能不喜欢做事过分。听到了李明的话。说:“我没有。”

成志熙,他也想马上回到营部去。就说:“走,我们进去了。”

然后,成志熙和唐建宁就走到黑黑的墙根旁,蹲下,让他两个(李明和唐建宁)踩在自己肩上,然后就往墙上起身,爬上墙的两人,就呆在墙头上。他俩想把下面的战友拉上来。

“谭显荣,你上去。”成志熙说,还是蹲在墙根旁。


“还是你先上,我比你高。”长得略瘦而高的,重庆沙坪人,心地厚道而具有重庆人耿直而机敏的,面容清秀的谭显荣说。他虽然,比成志熙小些,似乎透露出老沉的感觉。

在这里的人成志熙比他们大。非常利落的成志熙,他站起来,对谭先荣说:“别让了,快上。”

说完,然后就轻轻拍拍谭显荣在黑越越的视线里黑里发绿的军衣的丰满的胸部。

成志熙就立刻在自己的亲密战友身边蹲下:“快,踩着我的肩膀上去。”仿佛他们不是搞了一个野炊,而是在进行的军事行动似的口气对谭显荣说。

作为自己至亲的战友,谭显荣知道成志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先上的。他就踩在在成志熙的肩上,上去。他感到自己踩着成志熙的背在往上抬起,然后,上到墙上坐着。谭显荣伸出手,要把成志熙拉上墙。之后,非常机灵的成志熙,向身后面黑越越的小道退了五六步,立刻向墙体上猛地一跑,到了墙根,敏捷往墙一跳,在墙上的他们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上墙。然后,大家跳下墙,各自回营房去了。成志熙回到了营部的营房,轻手轻脚地到自己的床上,脱了军衣军裤,就睡在上面。
都多久了,他都兴奋地睡不着。想到这样的夜晚,和自己的最亲密的战友吃烤兔:又香又幼嫩的兔肉。他真想明天、后天还要吃。七十年代末的中国,人们都是凭肉票供应。一个工人每月就两斤肉。一个家庭,一个星期吃肉如过节日。有些一个月才吃到一次肉。而部队上,应该要好些。但是平常多以小菜、馒头、米饭为主等。但是,解放军要保卫祖国,和承受艰苦的军事训练,不吃肉身体是吃不消的。请二月份关注:反映六十年代解放军部队生活的小说《孟连长》;四月份关注描写解放军在艰苦而荒凉贺兰山修建国防工程的小说《在荒凉的土地上》。

成志熙觉得吃肉的感觉,就像留跟他有向往、有愉悦的享受。他想道:营长教导员他们一下吃不到了,反正他们有的是机会吃肉。想到这里,渐渐的成志熙就睡着了。第三天,解放军32岁的营长聂庆福、由五连指导员申家寿陪着到五连来参观检查。五连连长为了迎接这次检查,让炊事班长派人买了两只兔子,没有了。这非常的令连长难堪!只好立刻派人买来了肉,补上了这一顿饭。申家寿指导员知道:在五连里,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他知道是:四川青年解放军成志熙他们拿来吃了。而非常的生气连长要马上调查。解放军指导员申家寿可能喊不必了。他利用一个空闲,来到了营部通讯员处,看到了成志熙。就走到的面前,心照不宣地问:“兔子的味道不错吧。”

成志熙下一就到害臊,就低着脸。“指导员,是我们吃了。”

“好吃不。”申家良笑呵呵问。

“指导员,好吃。”成志熙抬起他难堪的脸,他知道:申家寿指导员会包容他们的。

然后,申指导员温存地拍了拍了成志熙戴着军帽的头,非常明显,申指导员非常喜欢顽皮般活泼的成志熙他们,就走了。






下一篇:七三一(一)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