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

不再*约会爱情在时光的分离故事。。。。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29

听,是这首乐曲,钢琴奏响了那首略显忧伤的<童年>,仿佛硬拉着记忆回到从前……

夏天捧着手中的蓝山咖啡,那是她最喜欢的味道,苦中有缕缕酸涩。窗外的天气阴阴沉沉的,灰蒙蒙看不清,看不清路人的表情,看不清黑色油漆覆盖着的路灯的忧伤。她喜欢提前赴约,总是喜欢提前十三分钟,不多不少,她说十三是她最爱的数字了。夏天安静的用双手撑着那张白净如昔的脸庞,默数着窗外梧桐树片片掉落的叶子,那是他的习惯,他喜欢梧桐树,他说他喜欢梧桐心形的叶子,清晰的纹路仿佛暗示着着点点心悸,他总是提前七分钟到达约会的地点,他说“七”是他的幸运数字……

一辆黑色轿车在咖啡店门前停下,季桐锡打开车门,一如往昔的俊朗,嘴角仍然保持着天然的微笑,他走进了那间时隔五年的咖啡馆。夏天看到桐锡熟悉的身影,与五年前相比略显消瘦,一身黑色的大衣裹在身上,头发略显凌乱,走进咖啡馆毫不犹豫的朝东南角的靠窗处走去,那是他们五年前最喜欢的地方。他看到了她,依然的美丽,不变的白色上衣,夏天抬头迎上桐锡的眼光,仿佛交错了几个世纪,时间定格在那里,定格在心痛的的瞬间,眼泪不争气的要冲破阻碍却被硬生生堵了回去。

“你又变漂亮了,五年了,你还是喜欢白色上衣,呵呵,其实挺好看的”。桐锡不似从前的内敛含蓄,仿佛多了种丝丝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些细小的变化只有夏天感觉得到,说着坐了下来。

“你不是说我不适合穿白色的衣服吗,以前还老说我装纯呢,现在都老了五岁了,怎么又适合穿白色的了呢?”夏天半开玩笑似地苦笑着。

“呵呵,以前是以前,现在大家都成熟了,不是吗?”桐锡调侃似的应答着。他说话像是在讲道理,这让夏天有点不习惯,她还没有准备好桐锡的改变,她仿佛忘了,桐锡和自己已经五年没有见面了,五年是可以改变很多的,我们都知道的,只是夏天永远像她的名字一样,在热情的岁月里相信这世界一直都会是夏天,一直都会有绿色。

夏天微微一笑,突然语塞,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准备好的问题、设想好的情景这时候像枯萎的百合般凋落了,下意识的低头看着手中的咖啡。突然一道亮光闯进自己的视网膜,夏天知道她当时确实是失明了,她终于相信——原来的确有一种超越自然力量的存在可以让人瞬间失明。或者是天使的怜爱吧,她不忍心让夏天看到这个残酷的事实,那道足以摧残一切的光停滞在眼睛里,不忍心进入脑中过滤,因为它会让心活生生滴血。手被电了一下,这种电和平时的电不太一样,虽然都是麻麻的,但是这个电有温暖的味道,温暖到足以驱赶存于眼里的亮光,温暖到足以使失明的眼睛重回光明,只因夏天知道这温暖熟悉的感觉只会来自他的手掌。

“你的手还是那么的凉,怎么了?”桐锡握着夏天的手问道。夏天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她曾经深爱,如今更深爱的男人,他的眼神依旧明亮而温暖。

“呵呵,手凉是因为我是天使啊,(因为我是你的天使啊,此时的夏天实在没有勇气再把那个理所当然的‘你的’说出口了)……以前我就告诉过你的啊”。夏天突然觉得自己的笑像梵高的那副著名的“星月夜”——扭曲变形。

周围空气仿佛凝固,这静默让桐锡下意识的往窗外看,他看到那个总是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追在自己身后吵着累要背,梧桐叶落下来,拾起丢失的记忆和残存的留念。

夏天随着桐锡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向外张望,轻声问了一句,“你们,你们还好吗?”

你们还好吗,你们还好吗,你们还好吗,你们还好吗……声音如果可以穿越时空如果可以驱走炎凉,那么,此刻的桐锡知道,夏天的轻声一问便让他的整个世界凋落了颜色,掩饰了虚无。

下一篇:水落情绿桥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插曲受伤了,心都冰了 -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