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 恋爱物语

恋爱物语

海蓝色的眼睛

分类: 恋爱物语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09-10

阅读 :248

江松然是在初中的时候认识的米雪。那时候,米雪是一个文静的女孩,会弹钢琴,会拉小提琴,还会跳芭蕾舞,而且,学习是年段第一。

江松然,也不过16岁。年仅初二的他,正是叛逆的时候。他是班上比较帅气的男生,只是学习差到了极点,但是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作文,下得一手好棋,会弹吉他,绘画也是棒到绝顶的,尤其是素描。那时也是有女生暗恋他的。

米雪是一个混血儿,正因如此,长得美若天仙。虽算不上校花,却也有资格顶得上一个段花头衔。米雪的面容、身材都算得上一流,而最为漂亮的,还是她的眼睛,一对海蓝色的眼睛。

那双大大的、漂亮的海蓝色眼睛,深邃,安静,比世上最美的蓝宝石还要蓝,比天空还要纯净,比海还要深邃。似乎在那细长浓密的睫毛下,隐藏着什么秘密。

全班男生都喜欢她,唯独江松然这个怪胎,在全班男生把米雪捧上天时,他自豪骄傲地说:“米雪算什么,以后我老婆,一定要混血,而且要比她美一千倍!”

好友周小峙笑话他心太高了,全世界哪有那么多混血美女,想都别想。他也不搭理。

江松然不喜欢米雪,米雪却恰巧喜欢上江松然。她喜欢他酷酷的模样,喜欢看他没心没肺的笑,喜欢看他发呆玩笔的样子。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优秀,会喜欢一个差生。

米雪经常安安静静地坐在校园长椅上,看着绿草如茵之中,男孩子们欢乐地踢足球。她总是秀发披肩,一身洁白胜雪的长裙,习习微风里,她的头发随风飘扬,阳光底下,有一个宛如仙子的女孩子,微笑着看操场上一片欢声笑语。

她知道他说的话。她想,也许他觉得自己不够他希望的那么漂亮,但是她不想被他影响。

日子依旧细水长流。光阴似箭,转眼就到了期末。

米雪几乎淡忘了他,只是偶尔在心里想起,心里会如同一缕芳香曾留下。

江松然学习突然飙升。据说,是为了邻班的一个女孩,叫蓝秋月,为了与她考进同一所学校。她见过那个女孩儿,美得炫目,而,眼瞳是乌黑的。一个中国女孩,纯正中国女孩。他曾说要娶一个混血女孩,可是却还是选择了中国女孩。

米雪的心一下子被牵动,难道,是国界原因,让他不喜欢她?

米雪强迫自己投入到学习中,不要再想起任何人,任何事。当然,她的成绩还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名。

江松然一跃进入前三名,成了米雪的竞争对手。米雪恰好利用这一点,让自己放下情愫,视他为对手。

这个办法确实好用,但也只控制了一阵子。她总是尽量避免与他说话、对视,可是,眼睛却不自觉地看他。有时他会发现,她就赶紧埋下头,脸上绯红,滚烫。

期末考试终于到了。那天,她深呼吸一口空气,坦然地走进考场。

题目真是简单,她砍瓜切菜地拿下了。没多久,她就解决了试卷。

铃响了。

此后的暑假,漫长无期。她总是在家门外的白沙公园,沐浴阳光,倚在卧铺上看书,或是漫步海风。有时会无聊地在笔记本和日记上随手写下一些忧伤的话。

漫无边际地等待。

终于盼到了去学校那一天。她考入了宏鑫大学,一所顶级名牌大学。邻居常投来羡慕的目光,但她统统无视。

开学那天老师点名,她趴在桌上,浓密的头发倾泻而下掩住了脸。只是,她听到老师说:“江松然。”

接着是利落洪亮又无所谓地回答:“到。”

她惊得抬头,却找不到。

“柳雪琼。”

“到。”

“蓝秋月。”

“到。”一个甜美活泼的女声。

米雪感到似曾相识。她记得好像是江松然的女朋友,可又似乎不是。

之后的日子,又是不断学习。米雪发现江松然变得和以前不同,虽然性格依然是无所谓,但他变得绅士优雅,与前些月相比,更加帅气,完美。

米雪还是占着第一的桂冠,江松然紧追不舍,也夺得了第二名。蓝秋月,虽然排不进前三名,但也成了班级第四名。

新学期期间,米雪依然文静娴雅,没事就看看书、做做题、听听音乐。只是与以前相比,变得更开朗了一些,由于乐善好施,同学们都很喜欢她。

不知何时起,米雪和蓝秋月成了朋友,成天一块聊天、打闹、上学回家。江松然也极少与她说话。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蓝秋月约米雪下课和她一起去操场走走。米雪性子安静,也喜欢散步,就同意了。

蓝秋月今天好像不同于往日,甜美笑容里含了几分温和、恬静。两个女孩肩并肩,在校园里荡来荡去。

“米雪,”蓝秋月轻声说,“江松然喜欢我。”

米雪心头一震,扭头仔细看着蓝秋月漂亮的脸蛋。秋波粼粼的猫眼,嫩红如花的樱唇,每个器官都完美无瑕。她真的是江松然努力学习的动力啊。

“哦。”米雪淡淡地回应,“怎么了,他喜欢你,不是很好吗。”

“可是,我不喜欢他。”蓝秋月仰望天空,还是轻轻地说。

米雪心头居然有一种很浅的愤恨:江松然那么优秀的人,能喜欢你已经很不错了,你竟然看不上他?

米雪的喉咙动了动,没有说话。

蓝秋月苦着脸:“米雪,我早就听说,他是为了我才努力学习,只为了考上这所大学和我在一起。可是,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米雪安静地看着前方,声音极轻极轻:“那你可以不理他。”

蓝秋月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一个学期很快,即将到半期考了。米雪和蓝秋月的交情变淡了些,不再天天腻在一起,因为,她那天的话让米雪很抵触。

江松然看着蓝秋月的眼光,还是温柔宠溺,似乎她已经是他的恋人。蓝秋月从没发现过,还是一样婉拒他的追求。米雪却常常发现。

周末,米雪散步在晴朗柔和的阳光中,微风吹拂着发丝。街边的大榕树在灿灿的金光之下,显得越发翠绿清新。夏日的燥热,在这美好的景色里一扫而空。

玫瑰湖茶馆里走出来一个男孩,白皙的脸,英气勃勃,和江松然比,稍逊,只是也算一流美男。

“米雪。”男孩大声叫着米雪的名字。

米雪侧过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但是,眉心微颦。

这个男孩是玫瑰湖茶馆的老板,蓝宇歆。蓝宇歆也在宏鑫大学读书,他的美色全年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很多女生为他发花痴,而且他是一个阳光向上、多才多艺的男生,笑容温文儒雅。

蓝宇歆是米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蓝宇歆母亲是米雪母亲的姐姐,她自从生下蓝秋月后,本想再生一个儿子,但一场车祸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只得抱养一个男孩。他本来是个孤儿,本名欧宇歆,比蓝秋月大。只是被领养后随了父姓。蓝宇歆是知道的。

蓝宇歆一直喜欢她,但她不喜欢蓝宇歆。她从来都婉拒着蓝宇歆的热情。只是,米雪不知道,蓝秋月是蓝宇歆的妹妹。蓝宇歆知道她喜欢江松然,而江松然属意蓝秋月,为了使她对他的印象不坏,所以他隐瞒了这件事。

米雪扭头加快步子,手腕还是被蓝宇歆扣住。“米雪,我叫你,你为什么不理我?”

米雪想要挣脱他的手,“宇歆,我有事,得先走了。”

“你能有什么事?”他的手更紧了。

米雪无语。“走,和我去喝杯茶。”

米雪实在是不耐烦,猛地挣开手:“蓝宇歆,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

蓝宇歆的手凝固在原地,目光是一抹浓浓的黯然失落,和呆滞。他痛苦地看着她,不可思议。

米雪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蓝宇歆失落的目光目送她的背影远去,伤心地喃喃道:“米雪,为什么,为什么我付出这么多,你却不喜欢我?”

米雪回想,觉得有点太伤人心了。心情烦闷极了!

后来的日子,她学会了放弃,不属于自己的,强行拥有也没用。她开始看淡江松然。

她想,说不定,蓝宇歆真的是她的归附呢。她开始试着爱上蓝宇歆。

道歉也道过了,询问也问过了,她强迫自己喜欢蓝宇歆。

玫瑰湖茶馆。

她刚刚迈入门槛,就看见——

蓝宇歆怀里拥着一个女孩,容貌甜美俏丽,两个人甜蜜地笑着。

米雪毅然转头离开。蓝宇歆却发现了她,叫道:“米雪!”

米雪站住。

蓝宇歆拥着女孩,走到米雪身旁,说:“你来了啊。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我女朋友,柳雪琼。”

柳雪琼张大嘴巴:“原来是米雪啊!”

蓝宇歆奇怪地问:“你认识米雪啊?”

“当然啦,在我们班第一呢!”

蓝宇歆还想说什么,米雪打断道:“祝你们幸福!”快步走远。

 

期末。

暖暖的阳光照在米雪身上。米雪享受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此时她只觉得一身轻松。

期末考试以后,蓝秋月突然来找她:“米雪。”

米雪慵懒地打了个小呵欠,惊讶地问:“秋月,怎么了。”

蓝秋月说:“我要转学了。我父母要去北京工作。”

米雪丝毫不惊。

蓝秋月的送别会那天,大家都说了很多祝福语,鲜花、礼物一个接一个、一束接一束。江松然显得最为无精打采,轮到他祝福的时候,他在蓝秋月耳边说:“不要忘记我。”

蓝秋月不置可否地笑笑。

米雪已经不为他动容了。她现在只想一心扑进学习里,什么都不管不顾。

蓝秋月乘坐的汽车缓缓开走,江松然不顾一切地追着车奔跑:“秋——月——!”

米雪伸了个懒腰。清凉舒爽的风吹过,长长的白裙飘飘,树叶哗啦啦地笑了起来。

下一篇:暗恋:一个人,一个普通的女孩,在青春里,结束了她的暗恋史,悲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谁是最后一个玩偶(三)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