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金坑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162

几年前,我到黄平旧州采访,去了一个叫“银地”的地方,当地百姓说,这银地与金坑是很有名的村落,到了银地你必须得去金坑看看。这真是无巧不成书,金坑、银地是相临的两个村,一个是黄平县的,另一个则是施秉县的。“银地”我曾经写过了,现在该是写“金坑”的时候了。熟话说,“银地坝上万顷地,金坑洞里千桶金。”银地,也即银地坝(也有人写作印地坝),位于?阳河畔,有沃野千里。而金坑呢?坝子不大,可听说那里产黄金,所以叫金坑。1984年版的《施秉地名志》载:“金坑,相传古时该地曾掏过金,故名。”金坑原属于黄平县辖,民国三十年(1941)十月改隶于施秉。民国至解放初期这里曾设为乡,古历每遇一、六赶集。是牛大场镇境内驻地海拔最低的村寨。1934年底,红军长征时路过该地。

黄平县的杨晓东先生是研究文物的专家,他们说张朝是黄平千户,进入了“神”界,是道教中“六十甲子神”之一,他还有后代在这里,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这张朝其实早已进入了我视线。因2015年5月下旬,余庆“都市第三地”生态园举办开园活动,我受邀参加。回来之后摄友张勇说,金坑古迹比较多,有古桥、古井、古院落、古庙、古驿道等等,要了解一下,我当然乐意。加之张勇是金坑当地人,情况比较熟悉,便于采访。

金坑是一个苗、汉和革家杂居的村落,这里的苗族有潘姓、杨姓等,多是民国时期由黄平县谷陇镇迁入的。而汉族多是张姓。张姓是明代时的屯军人的后裔。据张勇先生说,他们的入黔先祖为张朝。张朝何须人也?

《嘉庆。黄平州志》(卷六,世职)载:“张朝,洪武中授黄平所千户。朝卒,法袭。法卒,子诚袭。诚卒,子广袭。广卒,子才袭,改百户。才卒子,嘉献袭。嘉献卒,子畏袭。”(卷七名宦)也载:“?朝,如皋人。洪武初设黄平黄平所。朝自?州千?,改任?平?政修?。境内帖然。”百度“甲寅年太岁张朝大将军”也说:“甲寅太岁明时降生于如皋,名张朝。张朝,洪武初年,设黄平所。朝自贵州卫千户,改任黄平军政修举。天资凝重,才兼智勇,常衣皂甲,乘黑马,执铁简,出人敌阵,往来如飞。尤能练十卒,知几料敌。严治肃理,盗贼窜逸,境内帖然。”译成现代文即:“洪武(1368-1398年)初年,设置黄平所(今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黄平县),张朝从贵州卫千户改任黄平军政修举。他天资稳重,厚道,智勇双全,常常穿着黑衣和黑色盔甲,骑着黑马,拿着铁质的简册,在敌人阵营中往来出入,如同飞行一样。此外他特别能够锻炼战士,对于敌情的预测,料事如神。由于张朝的严肃治理,盗贼都无处藏身,于是,黄平境内百姓都能够安居乐业。”又载:“千户张朝墓,旧城东星木山。”张氏族谱也说:“张朝:元至随吴王元璋征剿陈有谅、方?珍等有功,授武略将军,至明朝洪武二年,奉命任前敌指挥,克服云贵。苗蛮有奇功,晋封武德将军,名入名宦,世袭罔替。”

由此看来,这个进入“神”界的太岁,出生于江苏如皋,还真是“金坑”人了。

那么,这个张朝又怎样进入“神”界的呢?传说是这样的,张朝当了千户守御之后,旧州发生了大瘟疫,特别是驻军里的瘟疫更是盛行一时,死的人很多,以至于军队都没有人了。一日,张朝在午休,在半醒半梦之间,突现一生得龟形鹤骨,大耳圆目,胡须修得像戟,头顶挽一发髻,戴偃月冠,身长七尺余的人向他走来。似醒非醒的张朝也并不在意,那老人对张朝说:我是终南山来的张真人,我是你的先祖,日前军中死人如此之多你这见到吗?张朝回答:知道呀!但就是没有办法根驱除而已?张真人笑笑说,你侧院的古木树下藏有秘招。说完漂然而去。张朝立醒,见有古树之下又有很多士兵在树下也病倒地并呻吟着。他立即找来锄头,令人挖掘古树下脚下的地面,不一会便挖出一口大钟来,翻开大钟,钟内埋藏有一尊塑像。他知道这是张真人指点的“迷津”了。他连忙烧香化纸,祭品供奉,不几天那些病倒的士兵病情好了起来。于是,张朝立即在那树下建起了一个大庙,取名“普陀?”,从此之后军中,民间瘟疫散尽。而《嘉庆。黄平县志》也有这样:“普陀?在旧州署左,明时军人居此,多恶疾,掘地得钟一,内坐普陀像,千户张朝置其地建?更塑一佛一菩萨并祀马。”的记载。

张朝因掘地出佛,驱走了瘟疫之事惊动了明朝庭,在他死后,朝庭奉祀为神灵,称其为“甲寅太岁张朝大将军”、甲寅年岁神太岁符,属于六十甲子神之一。

道教《神枢经》说:“太岁,人君之象,率领诸神,统正方位,翰运时序,总成岁功”。《渊海子平》记载:“太岁乃年中之天子,故不可犯,犯之则凶。”世间之人出生于某一年,当年值班之神,就是某人的本命神,相传礼拜本命之神,可以保佑一生顺利,吉祥如意。“犯太岁”是一种汉族民间信仰,每年都有冲犯太岁的生肖,如属该生肖者,需要祭祀太岁神一年,以求太岁神保佑自己消灾免祸。“犯太岁”是一个人的年庚对冲者,又叫冲太岁;因此,无论是哪一种,在哪一年里出现犯太岁必定百事不顺,事业多困厄,身体多病变,因此务必要拜奉太岁星君以保平安。也就是说凡甲寅年岁生的人,拜奉张朝这个太岁星君,以保平安。

我不知道这犯太岁会有什么风险,金坑张氏族谱提到一则故事,说是清末的某一年,有人犯太岁,当地百姓每晚都能听到从张朝墓地传来鼓锣声震,喊杀喧天的怪声,大家都惶惶不可终日。有人将这一消息报告到了当时的任黄平州主周奎那里去,周奎领人前去开看,果然如人所言。但又不知如何解。人们纷纷说张朝显灵了,必有“刀兵之患”。果然,至咸丰五年乙卯,贵州发生了苗族人民大起义。人们也才知道原来是台拱厅的张礼度犯了太岁,所以才出现起义之事。

金坑村下有五显庙,据说也是祠奉张朝的,原因是这张朝因掘佛治病,因而算得上是个医生,是医生就得恪守“医身显德、医德显廉、医技显精、医理显高、医风显善”五显信条治病救人,“五显庙”因此得名。如今“五显庙”只留下遗址了。

就是在五显庙小河的小山坡上,有明代古墓,坐南向北。墓志有“武略大将军张德之墓”字样。张德即为张朝之子。《嘉庆。黄平县志》载:“朝之子张德,洪武初年随父入黔平苗,战争英勇,屡建奇功,苗平复叛,公遂阵亡。明主?封武略将军,世袭罔替。”其实这张氏家族算得上是个算得上是个将军世家,家谱上列出了、护国将军都元帅、万户侯、忠武将军、广西大将军、武略大将军、云骑尉、骑都尉、武威将军、武毅将军、护国将军等等若干。有的是承袭,有的则是“有功”而授。

也就是在同一地方,居然也出现贵州总兵南党墓,明代总兵官一职自始至终。但考诸史料,其间变化颇多,情况也非常复杂。朱元璋起兵之初至建文朝,总兵官之授,专以委任出兵征讨之大将,故徐达、常遇春、蓝玉、李景隆等皆历是职。然兵兴则授,事结则收。南党是个总兵,他是平越府(现福泉)人,洪武初初为征蛮总兵,征蛮至十万?——即十万?之溪谷,在决战之中,被苗人杀下了头颅,身首异处了,人还站着,苗人以为神,下跪拜之,很久才倒下,人们只好“载尸归葬为立庙也。”正因为如此,人们将其神化。还说,他骑马走过的地方,就是硬石头上也留有马蹄印。黄平旧州有个叫马路岩的地方,“石上长尺余指痕印,宛然不数,武有马蹄印,相传为南党留遗马?,人踪经过不少,独此如新不可解也。”

金坑村子之下是明代奢香夫人修建的古驿道。奢香夫人(1358-1396年),彝族名舍兹,又名朴娄奢恒。元末明初人,出生于四川永宁,系四川永宁宣抚司、彝族恒部扯勒君亨奢氏之女。是“水西”彝族土司、贵州宣慰使陇赞•蔼翠之妻,婚后常辅佐丈夫处理政事。洪武十四年(1381年),蔼翠病逝,因儿子年幼,奢香摄理了贵州宣慰使一职。贵州的都指挥马晔,对奢香摄贵州宣慰使一职十分不满。洪武十七年(1384年),马晔制造了“鞭笞奢香”的事件。奢香深明大义,她进京向朱元璋面陈马晔逼反的真象。朱元璋对奢香的作为,大加赞赏,封奢香为“顺德夫人”,赏赐金银和丝织品等物,并将马晔召回京都治罪。奢香表示“愿意刊山凿险、开置驿道。”回到贵州后,奢香亲率各部落开置以偏桥(今施秉县城)为中心的两条驿道以报皇恩。其中一条就是由偏桥过金坑,经黄平州(现旧州)、草塘(瓮安境)、乌撒(威宁),到达乌蒙(今云南昭通)。朱元璋说:“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由于年久失修,金坑的桥梁垮圮,到了清代,当地一个叫马文星的秀才,组强社会力量,修复了这两坐石拱桥两座。如今,虽说有高速公路桥梁横跨于石桥之上,但因为是文物,桥梁得以保存下来,它见证着曾经作为中原通往大西南主要交通的?煌。

沿江古驿道下行,也就到了?阳河畔,因河水比较深,在明清时期这里就是亲水马头,凡过此河都要靠渡船过河。就是在这南岸立有“中桥河义渡碑”,是讲述的是一位陈氏民女义举的,因而又称陈氏碑。碑高1.16米,宽0.73米,续刻于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字迹清晰,内容完整,相传明代民女陈氏在此过渡,被船家勒索而愤愤不平,返回故里,卖田积谷,蓄钱造船,解决了往来商客和两岸村民渡河之苦。碑文的内容:“为商贾通衢”而以家族名义“族人等陆续清出,置船,招人续成美莫,磨石为?”。并要求“今族等谨依其志,备办田亩丘数,四至五载明于石,永垂久远。并告舟人,凡过渡者,不得复为苛索,淹吾前人利物济人之意。”楞当“自己的首领出面”时就可动工建桥或置船为渡。同时还要求族内成员遵守相关交通规定。“民女置船渡众生”,显见深山大篝中的古朴民情。

金坑是个不大的村庄,可金坑的故事很多。传神的、诡异的、虚假的、真实的纠缠着。让我们走近这个村落,去找寻更多的那些失落在时光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笔名/紫夏)

二0一六年元月十日于偏桥古镇

下一篇:泉水叮咚响,轻舟万里行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偏桥的桂树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