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读者文摘

【专栏作家】邱红天|错 过(吉林)

分类: 读者文摘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10-21

阅读 :172

 文|邱红天

 

 

站在曾经与她并肩站过的铁路桥边,一列动车飞驰而过,带起的飓风刮着他的脸颊吹乱他花白的头发。他掠了一下发梢,目光移向铁轨的尽头。一瞬间动车已然变成了一个小圆点儿消失在视野中,他眼前仿佛又出现那列缓缓的老货车。哐嚓哐嚓,车轮与铁轨摩擦的节奏依然在耳畔回响。

 

看,李伦指着列车上站着的一个身穿深蓝工装的人影,那就是我们铁路的连结员。

连结员?

对,就是负责连接两节车厢的人。从小我就特羡慕这个工作,他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好多节车厢一个个连接起来,直到成为一条长龙。你看他平时就站在车厢边的小踏板上,一手握住那根爬梯扶手,随着列车的行进上下自如,象个将军。

啊?在哪儿?方小珍有点迷茫,眯起眼睛。

就在那儿,那两节车厢之间。

噢,对不起!我,我没看见。方小珍脸上突然泛起红晕。

列车带着那个人影渐行渐远,深蓝色工装与黑乎乎的车厢融合着,进而成为一团渲染的色块。

李伦转头望向方小珍,那是一张尖尖下颌圆润脸蛋的侧面,长长的睫毛呼闪着女孩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红润润肉嘟嘟的嘴唇似有一点点俏皮。可是,他盯着她的眼前好半天,亦或许是仅仅几秒钟。他的心底颤了一下,然后就听到自己一个无声的叹息。

李伦返身跨上自行车,拼命踩着脚蹬,头也不回地沿着来时的小路逃也似的没了踪影。丢下满眼迷茫可怜兮兮不知所措的方小珍。

 

方小珍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沿着那条铁道线旁边的小路慢慢走回家的。直到进了自己的小屋,一头扎在床头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委屈的泪水一对一双的将枕巾打个透湿。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我得罪你了吗?要知道这是咱俩初次见面。看你一表人才,却不料如此没有风度。你如果看不上我就请明说,为什么一言不发扬长而去?这算什么啊,莫明其妙!

捧着媒人转来的这封短信,方格里那娟秀的小楷字字戳心。

仿佛突然被投进一个门窗密闭幽暗的小屋,李伦闷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他不住地捶着胸口,大脑中瞬间狂奔过无数匹野马,却没有想出如何回媒人才好。唉!我,我,对不起对不起,他在心里狂喊了n次对不起。我也是为后代着想啊,我无法接受我的子女以后会变成那个样子。

 

婚后的第二年,李伦陪着快要生产的妻子去观看市里的一台晚会。当报幕员清脆的嗓音将那个曾经熟悉的名字清晰有力地振动到他耳膜上时,他还以为是重名。可是,那个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方小珍款款出现在台上的时候,他惊艳了。一袭浅青色的绣花旗袍裹着玲珑纤细的腰肢,春风拂面,落落大方。琴音响起,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似一块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李伦的心底再次颤动起来。

方小珍的眼睛清亮透明,没有了那个架在鼻梁上的厚瓶底,整个人显得更加清丽脱俗。李伦大张着嘴巴呆呆地盯着台上专心演奏的她,直到那个身影谢幕退下,目光依然没有半点儿的转移。妻子点着他的脑门酸溜溜地说,好看吧好看吧,比我好看吧?他这才稍稍回过神来。

当天晚会其他什么节目都没有给李伦留下丝毫记忆,唯有琵琶的旋律绕梁三日而不绝。而方小珍的舞台形象如一张铜刻版照片永远定格在李伦的大脑皮层深处。

从此李伦开始关注方小珍,知道那次是留校任教的她代表师范学院参演的。两年后,李伦在一本省级期刊上发现了方小珍的名字,是一篇关于高校德育教育方面的学术论文,方小珍名字后面赫然写着副教授。后来李伦又听说她调去了省城某名校成为博导。而此时的自己呢,依然是那个曾经向往着当连结员的铁路一个科室的普通文员。

下一篇:同样的雨,也曾下在过去的窗外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一眨眼,不知不觉年关又近眼前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