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我们身边匆忙的过客》------小说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39

【现在写的应该说是昨天我的亲身经历的吧!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感觉好笑,和宿舍的一起去公司那边花港村(江苏吴江曾经大学毕业后第一家公司工作的地方2010年),坐公交车去----,我们上107公交车---我就随便坐在靠右边的窗户,不知道过了几站到了某一站的时候,正好见到在站台等公交车的乘客,其中发现一个女孩正在接用我坐的公交车的车玻璃当镜子照了起来,在打扮自己似的,刚好被我看到,也正好又被她旁边一起伙伴(另一个女孩)发现我在看她们,另一个用手拉扯了一下她,表示不雅观----有人看见---笑了,我以为这是擦肩而过的一个微笑,我们要转车--正好在这一站的下一站转101,车来了--赶快上车--找空位子坐,后面有----嘟嘟的跑到后面,呀!心暗指惊一下,怎么?怎么---又碰见刚照镜子的两个女孩正好坐在后面-----嘻嘻,一见到我就微笑--------我也笑了,后来我们先下车了】

以此上面联想写了下面的虚构故事抽象对话袖珍小说

*以下故事纯属自己灵感虚构*

 

天空,唏沥沥地下着雨,浇淋着这孤单的城市。雨珠如垂帘般挂着,在天空,在屋檐。像泪,似线——

站牌前,如往常地挤了些人,下班高峰期,大家大都躲在小小的站牌前,避着雨,等着车。

她已经注意他很久了,那个同样站在站牌最前,漠然望着那灰色天空的男子。他穿着一套简单的深褐色衣装,及膝风衣、白色鞋子,额发因仰着头,靠近那下着雨的风,而被打散。说不出是为什么,在众数人群中,她只注意到他。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周围上班族那因一天工作,好不容易下班赶着回家的焦急惫态吧?相较于频频看着手表时间的上班族,只凝视着雨霏天空的他确实有些不同,那身影,那双眸,以及——他周身一股悲沉的气息。

不几时,2路车在雨幕中缓缓驶来,在站牌前停住。一部分人蜂拥挤上了车,然后2路车又慢吞吞开走。

他没有上车,甚至眼睛都没有在天空与车之间移动。

太好了,他不是这班车。不知为何,她竟有点小小的庆幸,因为他还在她的视线,没有消失。

接着,8路车慢慢驶来,载走了一些上,缓缓开走。他还是没上车。虽然又是一点小小的庆幸,但她不禁有些奇怪,经过这里的2路车与8路车几乎已是这座城市的全线,剩下的1路车与3路车,要么是一些偏僻少人的地方,要么是2路与8路车也有的路线。他要去的正好是少人的地方么?她只是疑惑,并且对他的注意力略微加深。

直到剩下的1路、3路车纷纷驶过,她才对他彻底感到兴趣,因为他始终还在,没有上任何一班车,甚至眼睛都不曾在天空移开过。

这已不是注意力加到多深的问题——站牌前只剩她与他,想不注意都是问题。这也不再是有多庆幸,因为她只剩下了满满的好奇。她并不相信一见钟情——虽然她承认他对自己有着吸引。但她更不能不满足自己的好奇。

于是,她朝他走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最后,踏起一跃步,像是活泼的天使,在他身边停住。

“嘿!”她向他打招呼。

他却面目漠然着,似是没听到,只有眼角轻微地一颤,证明了他听觉的反应。

“你……在做什么?”她倚着头,长长的秀发如瀑流垂帘着,问道。

他依仍漠然,只有眼眸第一次移开天空,在她的身上扫了一下,又收回。

“等待。”言简意赅的回答。

“等待?可是……”她一手指向车流的方向:“所有公交车都已经开过去了。”

“我知道。”

“那……”

“我在等待一个人,等待一趟车。”

“哦……”她有些悻悻然,原来他是等人,虽然她对一趟车的“趟”这个量词有些奇怪。

两人之间又是一开始的沉默,他又望着天,她则在这沉默中尴尬着。

一会儿,她实在觉得受不了这尴尬,正想抬起脚步、与他拉开距离时,他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既然所有公交车都已开过,那你……在做什么?”他问,没转头。

她一愣,为他突然的问题,突然的说话。

然后,她勾起欣然的一笑,顿下要离开的脚步,望着天,回答:“等待。”

他的双眸一颤,第一次转过头,看向她:“等待……什么?”

她也转过头,看着他:“等待一个人,等待一趟车。”

她保持着笑容,他漠然的瞳眸终于有了颜色。然后,两人的眼神相触,皆都一愣,不由别过了眼神。

“咳咳。”他故意闷咳了一声,然后用正经的声调说:“你,不必学我。”似乎这样就能掩饰刚才眼神相视的尴尬。

她却不由为他笨拙的窘态笑出了声,声音像清脆的铃铛,这也是她从他的笨拙中第一次看到属于“人”才有的生气。

但他仍面无表情,只又仰头望向天空,眼神空洞着,像一开始那样,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嘿,你在等的人是……情人?是很重要的人吧。”在他的沉默中,她的声音又跳跃而来。

他的双眸又跳动了一下,就似恍然醒来。

沉宁一阵,直到又一辆2路车开过。

“不是情人,我等的……”他略顿了一下,说完:“是一个错过的人。”

“错过?”她的好奇似乎无止境:“噢——所以你是失恋了,在这儿等待那个人回心转意吧?”她猜。

他却笑了,第一个笑容,却是苦涩。

他笑着摇了摇头,只说:“我又没有恋爱,怎么会失恋?”

她不由又疑惑了,看着他,猜不透他的故事。

他又缓缓抬起了头,像是习惯一样,望着下着雨的天空,陷入沉默。

“喂。”她说,语气有些强烈:“你可不可以不要只看着天空?”

“为什么?”他投去询问目光。

“因为那不公平呀!对于……”她突然停下,顿了顿,才接着说:“对于这世界万物,你却只看着天空,这、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他不由又笑了,第二个笑容,仅勾起嘴角,却很自然。

他只笑着望着天空,为她无头绪的理由,但没说话。

“而且……”她却继续说下去,音调有些降低:“你看着天——看着下着雨的天空的眼睛很悲伤。我能从你的瞳孔里看到雨,但那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沉默流着的眼泪。”

他原本便淡淡的笑容突然变得更浅更淡了,他的笑凝滞在半空,双眸凝视着空中,那霏霏的雾雨,在他瞳眸里,似乎显得越加悲伤了。

就这样看着天空,一会儿,他悠长悠长地叹了口气——或更像是呵了口气。

“好吧。”他说,转过头,让雨人不再他眼里悲伤。他转看向她,第一次完全正视她——这突然出现在身边的陌生人:“我不看着天了。”他看见她的瞳眸在他的瞳孔里闪烁了一下,从她的眼睛里,可以清澈地倒映出自己。这不由使他对她第一次感到好奇、注意。

“那你等的人呢?情人?”他问。

“不是。”她摇了摇头,带着微笑:“我等的……是一个等待的人。”

他一愣,似乎从她的笑容中看到了玩笑,于是他移开目光,直视着街对面淌着雨珠的餐厅玻璃。

“其实你不必学我。”他说,语调又是呆板。但她却又笑了。

“你是几路车?”他问,并成功止住了她的笑。

“唔……几路呀……”她抬眸略想了想,后才喃喃:“三路……吧。”

“吧?你说的很不确定。”他怀疑地看向她。

她一愣,后才扬起笑容,肯定道:“好吧,我是三路车。你呢?”

“二路。”他倒是想也没想就回答。

她的瞳眸又闪了一下,张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她才低低答道:“噢……”

“可是二路车刚才已经开许多趟过去了。”她提醒。

“我知道。但我等的人还没来。”

“哦……”差点忘了,他在等人,她暗暗吐了吐舌头。

这时,在不远的雨雾中,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

他第一次略不经意地对公交车扫了一眼。

“你的公交车来了。”他说。

她转头,果然是三路公交车。

“唔……”她抿了抿唇,侧头看了他一眼,他风衣的领口正遮住了他扭过头的表情。

这次,换她轻轻叹了一口像是呵气的叹气。

“可是,我等的人也还没来……”她说,第一个苦涩笑容。

“哦……”他这才从三路公交车上转回头,依旧面色漠然。

三路公交车驶到两人站前,停了一下,然后开走了。

于是,两人在站牌前,一起等待着彼此等待的人,一起看着天空,看着一趟趟二路车、三路车开过。

不久,灰色的天空渐渐黯了,夜幕渐渐降临,天色渐渐晦暗,雨,还不停歇下着。

城市陆续点盏了街灯,下着雨的街,不若平日的霓虹繁喧。

站牌前,不间断地又站了些人,然后车开来,陆续上车,又走了些人。

只有两个人,在雨前,还等着——

两人几乎没有什么多的交谈,偶有想起什么话题,一问、一答,或反问、回答,便结束了。

文/京

……2011年2月28----凌晨3的灵感

下一篇:在广阔的地平线上(九)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隋末风雨 第29章 笑什么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首页

短文

地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