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菩提树下,醉清风(七)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83

笃信缘,随缘,因缘释缘,因缘而善缘。

只是,当天空候鸟飞过,那阶下的落英缤纷,还有这世间所有的倦恋与疼痛,是否同样在诉说着人世间的一切情缘呢?

或许人生本就是一场戏,就像这沫然与情雪的相遇在某个清晨或零落于某个角落……

或许那心灵歇息的地方,也总有想不到的相遇,料不到的相逢。

这百年的回眸,千年的等待,亦不过如此吧。

或许,从此,相遇终成一笑,相逢亦成一歌。一风一涟漪,一心一情怀。

浅浅心事,浅浅漾;淡淡思绪,淡淡眸。

有些人,转身为念,已是天涯。有些事,只是一个转折,却已是海角。

那所谓的天涯海角,谁人知?又谁人晓?

或许有些情,只是一个凝眸,却已是天长;有些爱,只是一个牵绊,却已是地久。

那何谓天长地久呢?

也许“许我天长,你还我地久”,亦只有你知,而无我求。

那情雪与沫然呢?他们今生又会怎样呢?

她们是否会像红尘中那些痴情的人儿一样,执子之手,相爱白头还呢?

还是像这风中飘散的离歌将心事阵阵绾结成片呢?

时光丝丝缕缕,岁月娆娆妖妖,但最终也逃却不了那红尘一劫,那一世红尘的缭绕。

红尘中,她们擦肩而过,还是执子之手?

那到底,情雪与沫然谁是谁的风景?谁又是谁的唯一守候呢?

而我们却也知道“当距离不再是距离的时候,她们一定会相遇,亦结成水,凝成冰,又或瞬间化作尘许尘埃”。

只是但愿,情雪是沫然最美的风景,沫然是情雪等候已久的归人。

……

情雪自从在花园中偶遇了小沫然后,她都一直快乐的生长着。她的生活也从此到处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欢声笑语。

她跟这个小男孩沫然一起玩耍,一起渐渐的长大。

或许爱意也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渐渐的萌发,滴滴的滋长。

情雪她就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沫然。

那时的情雪虽然不到十五岁,但已经落得容色清丽楚楚动人,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了。

也许“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而沫然呢?因为从小天资聪慧,也甚是博得员外喜欢。

但毕竟情雪是主儿,沫然是奴儿。

那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们也只能把这份喜欢浅浅的埋在心底,悄悄的烙在脑海里。

只是这爱意已朦胧,那花期一到就要开放不已。

那她的三个哥哥呢?他们是否现在还安好?

大哥飞龙喜欢钻研除妖驱魔的书籍,总是相信这世上有狐精鬼怪,所以也就在很小的年纪自然上了山寻了茅山道士,然后拜了师,一心潜心修道了。

那三哥飞豹一心想考取功名,为张家扬名立万,所以也就被员外早早的送到了外地登门拜访学艺了。

这下,老员外家中就自然只剩下这好吃懒做的二哥飞虎了。

那桃花轩里的桃花娘,眨眼见这十六年就这样淡淡的过去了。她心里挂念的情雪也差不多已经16岁了,所以这桃花娘就很想出来看看这情雪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还有现在她过的可好?

而至于那情雪的真身,也早早的就被桃花娘锁到了千年冰窖,现在的桃花娘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的却只有这多年未曾相见的情雪。

“那情雪现在过得好吗?她是否还记得以前的一些情形呢?还有这情雪跟沫然他们现在是否现在已经见面了,又或者情雪见了沫然后她仍是不快乐呢……”那桃花娘经常闪着泪珠就这样一边又一边想着问着自己,心情却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

那如果结果不是这样,情雪她会跟桃花娘回桃花轩吗?

桃花娘思虑万千,万千思虑,最后还是忍不住决定出去探访一下自己的徒儿情雪,并且她真的很想知道:情雪,她现在还好吗?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情雪还会是以前的情雪吗?她是否还会记得自己以前的这位师傅桃花娘呢?

桃花娘匆忙的离开了桃花轩,慌里慌张的来到了苏州。

然后她又趁人不备,低头不语的混入了张府。

那老员外知道小女儿喜欢蝴蝶花,所以就在府中到处种满了蝴蝶花。

此时的蝴蝶花虽幽香扑鼻沁人心肺,但桃花娘却无心去观赏,兴许她真的好想见到她心中的那朵蝴蝶花—雪儿。

所以她就格外小心谨慎的穿梭在各个庭院中,而眼睛瞄着心里盘算的,却只是这情雪她现在该在那儿?还有她现在过得可好?

桃花娘焦急的寻找着,就在她有点忍不住想问他人时,忽然从花园中传来了一个女孩的阵阵笑声。

那桃花娘于是随笑声而去,一直走到了那花园的尽头。

那笑声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甜了。

原来,那是情雪此时正跟沫然在花园中嬉笑不已翩翩起舞。

也许,桃花娘的担心是多余的,起码现在的她应该是快乐的。

那桃花娘看着情雪俊俏的模样,听着情雪爽朗的笑声,心里自然也就安心了不少。

那桃花娘喜极而泣的远远的看着瞧着情雪,也许情雪快乐了,她也就快乐了。

也许,天下父母心也不过如此吧,你的快乐也就是他终身的依靠。

桃花娘就这样痴痴的呆呆的一直望着情雪,那思念到底有几重呢?

也许,只因这浅浅的淡淡的温暖,亦不曾随时间而更改过吧。

桃花娘就这样深思着小声的低泣着,但那笑声还是最终嘎然而止了,原来那情雪也发觉了桃花娘。

虽然那桃花娘已经把情雪所有以前的记忆全部都抹杀掉了,但灵魂中总有一些东西是难以忘记的,就像这情雪远远的看到了桃花娘,并且似乎有某种的冲动一样,那骨子里的柔情,怎能说忘就能忘呢?

那可是她的师傅桃花娘,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那桃花娘微微的笑着,情雪也跟着轻轻的和着,虽然只是这样简单的和着笑着,可是桃花娘和情雪师徒间或许都已经明了了许多许多……

也许,感情就应该如此吧。

简单温馨甜美,丝毫不做作。

那年华似水中,到底有多少故事在轮回中悄化春泥,有多少真情在冷暖中渐入飞雪呢?

那一念的心伤,那一颤的明媚,还有这些陪伴她们心灵相伴走过的日子,终是会让流年盈香满怀,还是让岁月日益苍茫呢?

就像这有些话,说与不说,她们彼此都懂。有些人,来与不来,彼此都在心中。

相念最真,遇见最美。缘分也许就是那最好的解答。

缘分,繁华世间的一种机缘,遇见是缘分,花开花落也亦是缘分。

也许,面对缘分,感恩是最美的晨语,懂得是灵犀的阶梯,就像这桃花娘与情雪,默默的淡淡的笑着,但心里却一直暖暖的甜甜的……

时间它是一剂良药,她缅怀着最美的深情,同时也带走着那留不住的虚薄。

但时光中那最真挚的温暖,那恍若初见的美丽,总会让人深深的痴迷,久久的不忍忘怀。

那一米阳光的暖,还有她们似曾相识的笑颜,就好似那恍若初见的美丽,淡淡的成为她们生命中那不可复制的风景,微微的在他们苍白的记忆里开出些温馨的小花。

也许,此时这再遥远的路途,再遥远的人儿,都会因这恍若初见的美丽,都会因这些或那些细碎的情意而显得温暖,显得弥足珍贵,显得源源流长,而不再彷徨。

人生没有重来,生命也无法倒带,或许这世上的万千风景,转身也只不过是那一刹那,那一瞬间。

那么,在时光的眼眸里,谁曾为谁书写过永远,谁曾为谁毫无目的守着所谓的地久天长呢?

那说一段的永远,守一份的地长天久,终究,这些所谓的过往,所谓的地久天长,会渐渐的消失在这一路的灯红酒绿里吗?飘散在这曾经的绿肥红瘦里吗?还是会依然寡淡在这过往的滴滴沧海桑田中呢?

那她们是否还曾记得:记忆中总有一朵花儿,曾开在他们心间;总有一棵草木儿,她们也曾温柔相待过;总有一幅画,是她们自己一笔一笔用心着墨的……

也许,岁月,就是这样轻盈的迈着前进的步伐,不知不觉毫无目的度过了一个春又度过了一个秋,而等他们慵懒的从睡意朦胧中清醒的睁开眼时,却发现时间转眼走到了萧瑟。

那风吹叶落间,洒落了多少深情;雨丝飞扬刻,又增添了几分薄凉。

而似乎其中总有那么一股浅浅的情绪,淡淡的在心间无限的扰着,无限的彷徨着,似乎在等那曲终人散后的灯火辉煌,那灯火辉煌后的黯然销魂。

这时,那恍若初见的美丽又将在哪里暗涌着别样的芬芳呢?

时光易凉,岁月渐老,慢慢地懂得,渐渐的明白,很多爱不是像口头上随便说起来那么容易,那么肤浅,那么随性,那么任意。

毕竟时光荏苒,年华已过,而那匆匆而过的人生,所拥有的是否就真为其所属,那失去的又是否就会真的消失。

那落寞的心,又会交织着怎样的回忆呢?

是否就像“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傍晚来临了,我在山边等你……”那样执着,这样痴情,这样的为爱颠覆一生。

那,红尘的深处,到底是谁在唱一曲没齿难忘,唱一首今生无悔呢?

那一缕殇,到底惊了谁的梦?那一场烟花迷离,又到底扰了谁的风景呢?

那恍若初见的美丽,夜微凉,心若水,弹指间,回眸刻,嫣然一笑,红尘路上谁又为谁痴迷?

若人生只如初见,那又何必承受人走茶凉,半世情殇。

又或许,她们只是那一只飞鸟,那一条游鱼,而在时光中变换着游鱼飞鸟,飞鸟游鱼。只是偶然间,倾某刻情雪落在了河边饮水,看到了水中的沫然,或沫然在水中,巧遇了落在河边饮水的情雪。

或许,才有了这片刻的驻留,短暂的凝眸,但最终,她还是会离开,会展翅飞翔,会寻找那只仅属于她一个人的地方,一个人的天堂。

那恍若初见的美丽,曾有的细水流长,几许苍茫,几丝薄凉?

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在你一直该等的地方守着地久天长,数着曾经的地老天荒。

此时,那恍若初见的美丽,又将在那里暗涌着芬芳,源远流长,而终生不再相忘呢?

显然,她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宿,自己的心灵家园,也都在他们的家园中吐露着自己的芬芳。

(长篇小说连载之七)QQ/863680510

下一篇:星际学校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在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 二)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