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江城(十)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75

有一个日本士兵他叫小林义一,28岁。他身材壮实、略矮,有1米67之间,他有一张清瘦略长的脸,长得非常俊逸、仁厚。由于多日和五六年来在中国作战,急行军,使得他神情兼具疲乏,25岁的年龄看上去有32岁多。他有一双仁厚清亮的眼睛,高挺鼻梁,非常性感的鼻翼下有一串黑黝黝的胡子,他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的宽皮带,他的军人身材使他非常的英武!

他(小林义一)没有坐在火堆旁和同伴小野次郎等同伴烤火,而是一个人相当疲乏地躺在同伴身后一边的冷硬地上。他们是二十分钟前到的这里一一一中华门外较远宽大的旧荒地上。其间还有一些土堆。日本士兵小林义一躺在又冷又硬的地上,双手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一阵昏沉的睡意马上把他带进梦乡。自从多日来,不断与中国军队打仗,尽管他们打败了国军,占据了江城外围工事和大片土地,但是,这并不是日本侵略者的最终目标。于是,日本鬼子马不蹄,分南、北、东多路多个师团或步兵联队从水、陆以徒步或船送等方式向江城(南京)进发。走了近十多公里的山路,到江城中华门已经非常晚了。而小林义一所在部队第五师团和另一个师团15师团都是近21点到中华门外广大荒地土的。整过日军部队人员困乏。二十多分钟后,睡熟的小林被同伴匆忙从他的头边因烤火的火光照到显得略黑红红的地上走过的杂杳脚步声惊醒。这时,他相当的身心疲惫,本想又睡,又害怕自己的小队长恶狠狠的又矮又肥的山崎跑来看见,会被打耳光,于是,他就坐起来,睡了一会至少感觉要好些。小林义一想靠在一块土石头上,也许要舒服一些。于是,他挪动了一下身子,靠在一块石头上,心里才安逸。

这会,心地厚道、没有被日本军官以武士道精神激发并用凶横训练手法把每一个日本士兵训练成杀人工具为主而仍心存良知的小林义一看到:眼前的同伴十分劳顿!有些跟他一样仰躺在地上就呼呼睡着了,有些靠在同伴的身上已经快要瘫倒了。小林义一心情低落厌烦战争。他从一九三一年四月和自己的高中同学小野次郎,从他俩的家乡日本青森县参军到了日本部队,经过日军部队上的强硬军事训练,五个月后,包括他俩在内的这一批日本青年就坐上了船到中国征战直到现在已经八年多了。他没有被擅长把一个新兵训练成杀人工具的日本指挥官那里秉承这一杀人精髓,比如:把中国军民当活靶子练习刺杀等等。还巧妙地让自己最亲密战友小野避开对中国战俘和平民的杀戮。就这样,他们转战到了淞沪战场,在三个月的淞沪大战后,因日本获胜,中国军队惨败,并随日军部队到了中国首部一一一江城(南京)。请明年关注描写国军和日军进行淞沪大战的小说《夕阳映照下的战场》。小林在讨厌战争的同时,就情不自禁他想到自己在20岁时从日本著名的风景名胜青森当兵到中国打仗已经八年了,打了不少仗,和自己一起来的同伴大部分死了。他经历了多次战斗,看到被自己同伴杀害的中国人和中国俘虏不少,他感到痛心和厌倦!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否则就会被队长打、或者被定为叛徒和反战,结果只是死。他只有把这一想法深深埋在心里。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十分苦恼、无奈!他又想起自己远在日本的父母,还有那刚从高中毕业的无忧无虑的愉快生活。那是多麽好的日子啊!

……

那是1931年3月一天。日本青森县。

这个时期,20岁的小林义一刚从高中毕业,现在小鹿镇家里闲着等待父母托人在青森县城找一份他向往的会计职业。这天,他闲得无聊,就跟他妈说他要到好同学、家住青森县城的小野次郎那里去。他坐了一小时的车来到青森县城,去了小野的家里。小野的家在这个县城里非常富裕,他家是一楼一底。小野把小林带到楼上自己的房里,在临街的窗边椅子上坐下。他俩非常高兴地聊着,自在无拘束,就像两只鸟儿一样。小林义一比小野大半岁,两人都是20岁。小野次郎长得一副白白净净方圆的脸,他额头饱满,目光清亮而含有一丝呆滞神态;他挺直的鼻梁,身体大,人热诚,爱说,比小林略高点。看来,他俩都无话不谈,并没有任何不好的举止,多规规矩矩的。这样他们聊了大约十多分钟,还想聊时,就有些轻微的嘈杂和呼口号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渐渐地这声响变得大声起来,使得性情直爽心地仁厚的小野次郎与略腼腆心地正直的非常英俊的小林义一的愉悦聊谈弄得开始烦躁起来,于是,他俩就停止聊。

“外面在干什么?”小林义一问。

小野以为小林明白:当前日本正处在全国响应天皇裕仁号召发动的针对中国的大东亚圣战的狂热国情中。就反问:“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什么?”小林糊涂了。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小野。就在这时,窗外楼下的街上传来了一个男高音响亮而惊耳的呼口号声:

“大东亚圣战万岁!”

随后就响起多个男女跟着高呼口号的响应声:

“大东亚圣战万岁一一”

接着马上又响起这个男人洪亮的口号声,似乎没有完。

“永远效忠天皇,为天皇而死无尚光荣!”

之后,附和之声不厌其烦响起,在跟进似的积极喊起来。

“永远效忠天皇,为天皇而死无尚光荣一一”随即响起一片男女的高喊声:

马上这个领喊男人的声音又响起:

“为扩大日本的生存而战,为日本繁荣强盛而战一一”就是那个领喊的男人如吼的鬼叫声。

他声音刚落,马上就响起一大片的喊声:

“为扩大日本的生存而战,为日本的繁荣昌盛而战一一”

也是同样的附和喊声。

“积极参军,把支那从英美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一一一”

这次是一齐激动的附和声。接着,又出现走在这群男男女女前头的这个男的高声的领喊声:

“大日本民族是最优秀的。”

……

喊了多次后,这个领喊的男人使出全力高叫如广播:

“大日本帝国是不可战胜的!”

于是是跟着喊的声音。

……

在小野家的楼上,小林义一听了一会,觉得这些口号困惑而带有祸心。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较快地走到窗口边。他看见:街上出现了一长群男女

从他站着的窗下街上往西边过去的街尾缓慢走过来。女人们身着花色鲜艳绸缎典雅的和服,盘着头,一簪子吊着点短彩带插在抹了香油的发髻里,在往前走着时,彩带就摇一摇的。她们背后背着一个四方形的闪着些光泽的绸布包,长长和服几乎打到土碎石地上,只露出两只穿白袜子的脚的木屐,如走碎步般在较急地往前挪动着她们的脚步。她们拿着一把小花扇子,边走边?,神情悠闲,全身打扮得非常的光鲜靓丽!男人们身着灰色衣服或笔挺的蓝色西装等。整个游行队伍神情飞扬地随着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高声领喊口号而高喊。这一大群人情绪激动,一个个男女拿着一小杆印有一个红色小圆圈的小太阳旗,随着喊声纷纷举起,喊过后就放下,然后重复这一举动,一时间,花花绿绿,红红白白的塞满了街上,非常好看……

他们正好走到小林义一站着的窗下街道上。这个男领喊员在走了一小会,一下非常激动地举起他的双手声嘶力竭地高喊:

“大日本天皇万岁一一”好像不这样,就不能显示他对全日本敬仰的裕仁天皇的效忠似的。

接着,这群男男女女就更加激动地群情高喊:

“大日本天皇万岁!”

并随着他们激昂的高喊声,连同他们一起都从小林义一站着的窗口下的街上浩浩荡荡地走过去。

顿时,不太宽的街道塞满了无数所谓的善男信女的身影和像林林立立的小太阳旗、花纸扇,非常嘈杂和喧嚣!比集市还热闹!一会后,他们从小林义一站着的窗口下过去,往前面开去,仿佛他们要马上开赴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去。

小野次郎兴致盎然地边看队伍,边心潮澎湃地对茫然的小林义一说:“小林君,天皇号召广大的人民积极参加大东亚圣战,要把英美殖民统治者赶出支那,那里不应该是英美的天下,而是我们大日本的天下,我们敬爱的天皇的天下。”说到天皇,小野立刻恭敬地转过身向挂在墙上的一副天皇的画像,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然后,小野见小林还站在那里不动,好像没有向裕仁天皇的画像鞠躬的意思。就催他:

“小林,快来给天皇鞠一躬。”

从内心来说,小林对天皇表示尊敬,但非常冷漠。他是非常迷惑的。由于在学校看见这么多人都这样做了,不做,还要被揭发,他只有这样做,其实他心里老有一种厌恶感。现在,他想只有他和小野两个人,就不做。就说:“我不做。”

“难道,你不想为天皇效忠。”

小林却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些。”说完,他也不想再看在窗下街道上闹哄哄的游行队伍,就坐在墙边的椅子上。这时,小野朝小林走近,模样多激情的,应该是受到游行队伍和日本广播的宣传影响多久了。对小林说:“小林,我们去支那作战吧?”

小林没有开口。

“小林,在日本,一个男人不当兵就可惜了,比如,你我。你老想让你的父母跟你在县城里找一个会计和建筑员的活干,这样,多没有意思!再过几年,除了这些平常的工作,还是这些,死气沉沉的,太没有意思了!作为一个大和民族的男人要活得有价值,就是要在战场上生在战场上死,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等将来战争结束回到日本,这是带跟你家族荣耀的事,你的父母和亲人朋友将以你为荣。”小野说到这里,他更津津有味地向往这一切,还沉醉享受般地看看天皇的画像,微闭一下他的明亮眼睛,好像他已经获得功勋似的,眼睛也不睁开地念叨:“当一名帝国的军人,太好了!”

小林听了他一席热情的话,也觉得一个男人应该当兵才有价值。他想到自己正如小野说的当一个会计员就满足了吗?对,应该趁自己年青当兵去,在经历激烈战斗生活,这是多么轰轰烈烈的事,也许真的不枉过一生。

见小林还在想着什么,小野性急地用手碰了一下小林的胸部。“小林,怎么样,我们两个一起参军。嗯一一一”看到小野热烈眉目清秀厚道的脸,小林认为和自己最好同学一起当兵,到时也不被冷落无趣,自己还可以当几年兵后,再回到日本青森县干会计工作,这也不错呀!他想道:也许这样自己不枉过一生。

可小林又忽然想道:这事有些难了,我妈不希望我当兵。想到这里,小林义一就略抬起脸,面有难色,把两手一摊,说:“恐怕,我妈妈不会同意。我父母就只有我这个儿子。我下面,就一个14岁的妹妹。”

小野明白:这事难了。想到不能和小林到中国作战,心里有些不甘。就有些颓唐说:“要是我们不能一起去,太遗憾了!”他沉吟一下,心里想起了一个主意:应该让小林跟他的爸爸说,因为,他爸爸不会反对自己的儿子为天皇效力的。就马上说,好像他害怕稍一迟点,就事就没影了似的:“小林,你去跟你爸爸说,他一定会同意你到中国作战。”

“那好吧。”

……

回到家里,小林义一把参军的事跟爸爸妈妈说了。妈妈是绝不让自己儿子去中国作战,他妈妈害怕自己的儿子被打死,这一点,和日本阿信坚决反对自己儿子去打仗的意愿是一样的,而他爸爸满口答应。

并对他妈妈粗鲁地喊道,他小林家的人愿意为大日本天皇,为了日本打仗,什么都愿意服从和全身心付出。小林爸爸的脸上闪着光,一副热衷为国出力的神态,还一直挺起他结实的胸部,右手时不时在他盘腿坐在黄席子上的大腿上利落地一拍,后又拍说:

“现在,全日本的青年都去积极参军,为天皇而效力,为大东亚圣战服务,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可是,我担心我们的儿子。”妈妈心疼自己儿子,欲言又止。

小林严正的爸爸,听妻子这样说,右手猛地一拍自己大腿,一双眼睛发出的严肃眼光习惯性地瞪着规矩跪在自己丈夫跟前的小林的妈妈,冲口喊道:“吟子,你担心什么,为天皇而死,是光荣的!”说到这里这个心地厚道而强硬的爸爸一下严厉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林妈妈,直接粗鲁地命令道:“这事,你不要管了。”

然后,侧过脸对站在他身旁的儿子小林义一不容违列说:“你去参军,就这样。”据日本电视剧《阿信》、日本电影《武士》这两部深刻表现日本男人性格特点的影视作品来看,日本男人,不管是好男人、坏男人一般在家里都专制,大男子主义非常突出。日本有些男人粗鲁,声如吼,而实际上,吼过后,就什么事都没有,非常的老实,人品不坏,小林的爸爸就是这样的人:厚道、老实、脾气粗鲁。小林的爸爸叫小林浩三郎。他伸出左手拍了拍站在自己身旁的儿子胳膊,就让自己的儿子去当兵。日本还有一种男人,不仅吼声如雷,还极度凶毒、狡诈。这种人就是有想法的军人、政客,强势激烈歹毒的日本军官、财阀,还有就是恶毒的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分子。我们将在本小说结尾附上路文的文章《永远提放日本》里对日本人的特性进行分析。

……这种日本人有野心,有抱负,极端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砍杀对他们利益有牵绊的对手。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正是这种人在日本的存在,使得日本成为危险的侵略国家(这一句话:来自朝鲜劳动党的机关报《劳动新闻》)。

……

然后,小林的爸爸又看到十分舍不得让自己儿子当兵打仗的妻子的黯然神情,心肠好的爸爸就显得温和地说:“吟子,现在全日本都有不少青年当兵,这是国家的事,我们要全力支持。你忘了,我们隔壁的山口大叔,听说要打仗,说是这样以来,我们国家就会繁荣、强大起来,他恨自己已经老了,不能为国效力,还特地把自己的存款捐献给国家;还有他唯一的女儿幸子,恨不得当兵,可惜她是女的,非要她爸爸把自己的飞机捐给国家。我们跟他们一比,能做什么,真是惭愧!”说到这里,小林爸爸干脆(或习惯性地命令)喊道:“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吟子,别磨蹭了,快去做饭。”

小林的妈妈只好不平和闷声闷气去做饭去了。从内心来说,小林义一的妈妈根本就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当兵,儿子毕竟是她的命,当自己的丈夫坚决让自己的儿子当兵这一瞬间,小林的妈妈就感到心被掏空了,仿佛儿子只要离开这道门,就不见了……

三天后,小林和小野参加了日军。

待续

下一篇:杨大夯深圳打工记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菩提树下,醉清风(八)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