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夜半哭声

分类: 短篇小说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08-29

阅读 :268

十日谈之

夜半哭声

一条不到百米的小巷

全是密密麻麻的发廊

里面几平米

年轻姑娘的大长腿在来来回回地晃

门里面有大镜子

却没有剪刀和吹风

天气还很冷

她们穿得很少

到了晚上

粉红色的灯闪耀

这里很热闹

十多年后

发廊均已不见

改头换面成会所

装潢更辉煌更体面

据说做着身体保健

……

二十年前的春天,我和我妻子留下仅一岁的女儿给爷爷奶奶带,南下深圳打工。初一下车,脚踏深圳这块热土,只见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年轻男女衣着亮丽,行色匆匆。街道清洁整齐,行道树绿树成荫,树下鲜花开放,我以为我来到了天堂。

我们夫妻不久后进了一家台商五金电子厂,有四五百工人,女工占大多数,我当时也才二十出头,属年纪大的大哥,多数人年纪不满二十岁,学历不高。当时工厂效益十分好,工作任务十分繁重。当时劳动法没有人提,一个月只休息一天,顺带转班。我真的奇怪那时很多工厂为什么都不招男工,很多男孩子进厂要凭熟人介绍,而女孩子很容易进厂,也不要多少文化,有的女孩子进厂连个人简历表格都不会填。进厂后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工作被安排得十分紧凑,又定时定量,工作任务不是特别死的,几天前定的任务数量,不久后竟然翻倍。而食堂里的饭菜又没有多少油水,现在一些人常为减肥发愁,而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从一百二十多斤瘦了十斤。每天最少要工作十二小时,有的工厂竟然要连续上班十五小时。有的工厂管理十分严格,不可聊天,不可乱走动,连上厕所可能都要登记。但是工资却不高,那时在老家一个工大概是二十几元,而在工厂做那么久,一个月也不过六七百元。

一年后,我们夫妻在工厂站稳了脚跟,我通过努力进了工程部,妻子在品保课做一个不大不小的组长。每月下来,除了寄给父母和孩子生活费外,能余好多钱。我是不甘于现状的人,一有时间就去学电脑,两三年后,电脑软件掌握了不少,除起码的office,CAD外,还会Photoshop,CorelDRAW和工程设计软件PROE。工资也水涨船高,在老家人眼里算混得不错了。四年后,因为妻子怀有身孕,我就把母亲和女儿接到深圳,顺带照顾。

在工厂里,普通员工工作永远是那么累那么苦,工资永远是那么低。工资高的是那些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一个技术好的技工往往比一般人高一倍以上,还有是工程部及业务部的人员工资也比较高。且看看他们平日里会聊些什么。一般空闲的时候,会谈谈最近去发廊怎么怎么了,讲得那个带劲,绘声绘色,眉飞色舞。他们其实都有老婆孩子。我工程部一个主管,老婆不在身边,每个月一发了工资,那几天晚上都莫想找到他,大家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有时回答吞吞吐吐,有时回答十分干脆,说是晚上去发廊玩得起劲腿发软了。一天,一个同事说,哪里开了一个水疗会所,去那里洗浴,有姑娘为你擦洗,你身上每个部位都会给洗干净。

最先我所在的那个工厂,有一个主管,台湾老板授予他全权管理车间。他不仅技术好,而且善于管理。不到半年的时间,车间的设备及人员增加了一倍。而工厂的规模也由原来的四五百人扩大到八百多人。所以他很得工厂上层器重,他的老婆最担心他和台湾经理一起外出了。

有一个赏识我的台湾经理,他有一个非常年轻漂亮的湖南老婆,一次去发廊玩的时候,不小心被治安队的人抓了,我很荣幸被叫去把他带回来,帮他交了罚款。

我现在明白那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发廊,而且是那么热闹。

我那时租住在松岗米岗附近的出租房内,因为母亲和孩子来了,就租了一个两室一厅。我老婆是个一沾床就进入梦乡的人,而我呢往往为工作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晚上,时间大概是两三点,我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醒。我站在玻璃窗前,看到对面楼道上电灯发出黄色的不很明亮的光,有两男两女,两个年轻姑娘长得周正,十分清秀。两男的理平头,长得帅气,但面露凶色,声音低沉,如猛虎低吼,如豺狼疵牙。一男子衣袖内藏有一支短的钢筋棒,见那女孩子死活不肯下楼梯,便抽出铁棒,向她的大腿打去,那女孩痛得撕心裂肺,但呵斥不许出声。一两分钟后他们下了楼,出去了。

大家还记得《映山红》那首歌么,再来唱一唱,“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下一篇:陌刀传奇(上)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原创《二哈认为自由没啥用》克莱尔?短微小说】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