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鲜血凝成的国土 一 宜宾庆符县

分类: 短篇小说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08-16

阅读 :360

中国西南名城,万里长江一城一一一四川宜宾,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由解放军二野十八军和平解放,据守宜宾城的国军72军军长郭汝瑰带领一万多国军官兵和平起义。

从此后,这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就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宜宾人民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国度下,过着长久幸福和平的生活。

但是,围绕在在宜宾周边县乡的国民党残余部队、以及在72军的起义部队中,有一些反动军官很快叛逃和那里土匪很快勾结在一起,袭击解放军,暗杀政府工作人员,继续抢劫乡民,他们想配合蒋委员长反攻大陆,好消灭新生的人民政权和人民解放军,妄图合力攻占宜宾并扩展到全川。宜宾并没有因宜宾城的解放而真正太平,从一九五零年二月开始,在宜宾偏远地区的土匪和国民党残部与驻守那里的解放军、县政府进行了无休止的战斗,比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进行生死较量更残酷的战斗开始了。

如果不把他们(解放军)的战斗事迹记录下来,是非常大的缺憾!(源自法国作家雨果语。)那么,让我们用现实主义小说,描写四川宜宾高县、庆符县解放军和县政府征粮剿匪的故事。

这里以一些解放军回忆文章为原形、

……

一九五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庆符县城。

“营长同志,我是第十军84团一营营长何成伟,奉西南军区宜宾军分区命令前来接防。”两个需要换防的解放军部队营长对站着说话,同样,两个营的解放军官兵对站着。这个结果是:一个部队交了防地后,就马上离开住了一个半月的县城;一个马上就驻守在原来部队的防地。

“很好。我是十八军一营营长陈雷。我奉团长命令,把庆符县的防务交给你。”

“好。”

“这里社会秩序良好,一切正常。”

之后,两营长交接宜宾庆符防务后。十八军一营营长陈雷就走向县大门边的大街上等着的一营解放军战士,只听他对战士们喊了一声:“出发!”

然后,一长排身着浅黄色军服,头戴有金细边红五星帽徽,腰间紧系一根酱色宽皮带,非常威严英武的十八军一营解放军战士就缓缓向大街前面走去,他们将撤离;而准备进驻的是解放军第十军84团一营。团指导员李胜多和一营战士站在来的街的对面,在县交通员的带领下往县政府后面的一处是十八军一营营部所在地一一一个地主的大院子较快走去,这里是一营指挥部和一营战士的驻地。

据历史记载:解放军二野18军根据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向西藏进发。请明年一月关注解放军十八军在川藏线一边修路,到达西藏,在一九五八平叛西藏土匪暴乱的长篇小说《向西藏进发》。

解放军32岁的指导员李胜多看到已经接防离开的十八军一营,他感到了一种除了有信心的留在这里要大干一场革命的感觉外,还有在这种情势下的不知会有多少意想不到的事在等着他们的隐隐不安的心情,他意识到他和战士们到这里,将会过上一种动荡的战斗生活,他尽管没有经历过,一种在正面战场和敌人黑白分明激战以外的不一样的战斗似乎在等他似的。此时,走在他身旁的一营一连连长长得中等身材,红扑扑的团脸,模样有些虎头虎脑的,非常善良而英勇的29岁的赵龙边走边注意到李指导员平淡没有丝什么高兴的脸。就问:

“指导员,你怎么不说话?“

“哦,我没什么。”

“指导员,我们终于进驻这个县城了,你一定满意吧!”看上去非常沉稳带有一种解放军指挥官有头脑气质的赵连长说,他非常振奋,好像这对他来说是新的战斗的开始。

“不错。我觉得我们可能还有比打仗更凶的事。”

听了他的话,赵连长明白指导员指得是什么。他没有显得大大咧咧的,一副要不完的样子(不得了),变得沉郁些。他还是说:“再难我们都要去做。”

他俩没有再说了。继续向前面走。他们(解放军)正在向两边是平矮的居民住房和个别私人店铺的大街走去,三四分钟后,拐下一条大街。

自己和战士们就要住在这个离宜宾城的南部有44公里的县城,真是好呀!李指导员想道;以后自己就在这里干社会主义工作了。虽然,这里还有土匪,可是,他们是无法掀起大浪的,他们迟早会被我们解放军打掉的。这以后,我们就安心地在这里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宜宾了。想道这里,李指导员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和希望,心儿非常愉快!这些从河南、山西、河北等省农村城市参加的解放军在经历了无数战斗和与自己一起的同伴陆续战死后,又继续把革命进行下去,到现在,从激烈的战争中过来看到中国革命的最终成功和新中国的解放都感到非常荣耀!他们知道只有把扰乱地方不安定的土匪打掉,人民才过上正直的幸福生活,革命才真正成功了;等以后从部队转业,可以回到自己远在异地他乡的农村城镇的老家了。

赵连长说:“指导员,我们马上到驻地了。”

“这很好。”

“我想只要我们解放军在这里,那些土匪就不敢祸害人民了。”

“那当然。”

他俩在说时,他们的部队就来到县政府后面往西两百米的一个地主大院大门前。县委交通员把他们领进去。进门是一个大院,非常宽的地坝,前面是一间大瓦房,到大房两侧边往后是三间大瓦房,看来能住下他们一个营的人。

后来,营指挥部和一些直属机构在第一排大房,后面三间大房子住上三个连的解放军官兵。

两天过去了。这天下午,赵龙连长来到大院第一排改为营部在偏西一间褐红色的门墙上挂有一块木牌:84团指挥员办公室的房里。

看到了一营营长长得中等身材,团脸,个子大,非常有精力的何俊辉35岁和32岁的瘦高些,略斯文,有头脑的李胜多指导员在一起。就招呼他俩:“营长!指导员!”

长得身材敦厚,团脸,模样有神的何营长说:

“赵连长,你怎么来了?”

“自从部队进了县城,这两天了,都没有事做。我就想和老李去街上看看。”

“对呀。我们来了两天了,该去看看城里的平民了。”质朴的何营长好像才想起了这事,说。他看上去含有一种革命军人对事业忠诚的神情,人也可敬,目光炯炯。

然后,他有点想出去,有遗憾说:

“嗯,如果不是马上去县委王书记那里开会,我也想跟你们去。”何营长不无遗憾说。

“你不是14点开会吗?”李指导员说。他的意思是:何营长可以顺道看看。

“对呀。”

李指导员看了看左手腕的手表:13点45、就说:“离开会还有十多分钟。营长,我们可以顺路走走。”

“那好吧。”

何营长说。就喊上警卫员、文书,一起出营部了。

他们走了出来,县政府就在前面转拐的大街上。而眼前是,两边都是陈旧的显得褐黄色木墙或泥墙房子的住家,都是低矮的平房,房上是青瓦,瓦楞上还有几根枯草。有些居民坐在自家门边,或做事聊天。其中还有几间卖日常用品的铺子和一两间上了黄色木门板没开业的店子。下午了,县城来往的人少,看上去,还是非常冷清!他们缓慢走过来,拐到前面的大东街上,看到了靠北的街边有一座一楼一底,大门口挂了一块竖的白木匾:

中共宜宾庆符县人民政府

门口还有两个解放军战士站岗。

到了县政府大门口。何营长说:“李指导员,赵连长,我进去了。”

“你去嘛。”李指导员说。然后他们就非常亲切热诚地握握手,接着,何营长带着警卫战士、文书就朝两个战士守卫的县政府大门走进去。

解放军李指导员和赵连长就向别的街慢慢地闲逛。四十分钟过去了,他们走到了一条靠县城边的小街时,听到了有小孩的哭声。李指导员说:

“走,去看看。”

“好。”然后两人快步向一家开着门的居民房子走去。

李指导员快步走到一家开着褐黄色的门边,看见暗淡的房里,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一岁不到婴儿,孩子在哭,而孩子妈妈又急又无奈;还有身边靠贴有发黄纸的木墙有蚊帐的床上,坐着一个应该是她的干瘦的婆婆。

李指导员一步走进去,问:

“大嫂,你的孩子怎么了?”

看到有两个戴着浅黄色军帽,帽上一颗金细边的红五星,模样亲和,腰间紧系一根酱色宽皮带,非常英武的解放军进来了。大嫂知道解放军是好人。就回答:

“我娃儿发烧了。”

“快去看医生。”

“解放军同志,我没有钱。孩子的老汉(四川话:爸爸)在宜宾干活,家里日子难过。”

这事已经把大嫂困住。李指导员马上有法。立刻说:

“大嫂,走,跟我去我们部队,我们那里有医生。”

“这事能行吗?”大嫂一脸为难说。眼光里带有无奈和希冀看着李指员。

“把孩子跟我,大嫂走。”李指导员说。接着,在去部队军医的路上,由赵连长和李指导员换抱着孩子,快跑到一营的军医那里。军医跟孩子打了退烧针,拿了药,已经是黄昏了。然后,大嫂非常感谢解放军救了她孩子,就抱着儿子回家了。

李指导员和军医把大嫂送到有两个战士守卫的大门口,后李指导员回到指挥部。

李指导员感到高兴,咱们解放军又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刚走进指挥部,看到何营长和郭副营长在里面,看来何营长从县委开会回来了。就问:

“营长,你回来好久了?”

“会开了两个多小时。我才回来二十多分钟。”

“王书记讲了什么?”李指导员非常关切问。

“主要讲了征粮剿匪的计划。具体的,我们今天晚上开个会,我在进行传达和我们一营的剿匪部署。”

“这样好!”李指导员感到非常振奋!他觉得,征粮剿匪这两个工作都非常重要,看来,我们解放军一到这里,就非常快地进行了剿匪战斗。

然后他们聊别的了。

到了晚上近20点,一营的三个连长、指导员、副连长,还有营部政委等,一同在院子的第一排营指挥部开会。

下一篇:《丧尸海啸》第九话:命悬一线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四)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