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桌子里的时空

分类: 短篇小说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08-16

阅读 :290

越来越多人走出闭塞的村落,村里唯一的一间学校也已废弃了,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学校,只是一个教室罢了,又破又小,在最偏僻的一隅,荒芜而杂草丛生,没有人会回来这里,村里出去的年轻人都不会回到这个贫穷的村落。被外面的世界迷了眼的人就不会再看得起这什么都没有的故乡,越来越多的房舍荒芜,这片土地寂寞的厉害,像被神遗弃了一样,或许有一天连阳光也不会来。

教室里面还留着桌椅,一张张的却是伤痕累累,上面都是稚嫩的字迹,更多的是刀刻的疤痕,一条条一道道,都是少年天真的残忍。在所有桌子里只有一张格外干净,刀痕也比别的桌子来得平整,像是有人每天都在用手一遍遍抚摸。是的,这里的确每天都有人来整理这张桌子,这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少年的秘密基地。

少年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天生的兔唇使他不被接受,他没有家,你会在任何一家荒芜的房舍里看到他生活的痕迹,村里的老人越来越少,他的避风所就越来越多。但他最爱待的地方却是那间小小的教室。他曾经在教室里上课,但等到同学们年纪增大,明白他与他们的不同后,他却再也没有踏足,再然后整个村的人一起出去寻找新的生活,而他却和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一起留在了这个村里。于是教室便是他一个人的了,于是那张桌子也成为了他的专属。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也是害怕的,直到有一天在桌子的另一边他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天的阳光好像格外大方,施舍给了这个小小教室一个灿烂的午后,少年趴在桌子上微微眯着眼瞌睡,但却被一阵突兀的敲击声惊醒。笃笃笃,是那种有人曲着手指敲击在木桌上的声音,却有点闷闷的像隔着一层纱。少年睁开眼却什么也没看见,若不是那声音就在耳边,少年还以为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太久没与人在一起,少年听到声音的第一感觉是无尽的惊喜。他屏着呼吸怕惊扰了这声响,静静的感受着,一下下的敲击声像一根轻柔的羽毛落在他心间,无异于天籁。接着是“吱丫”一声,同样有点闷闷的,却让少年浑身一震,他太熟悉这声音了,这是有人在打开课桌时的声响,这个发现让他高兴的有点不知所措。他猜想着世界的另一边是不是有一张桌子与他的桌子相连,桌子这边的自己能听到声音,是不是意味着桌子另一边的人也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少年渴望说话,他顾不上任何事,他朝着桌子开始大声的说话,不停地说着,像是怕自己的声音如小美人鱼一样溜走。

在不知多久后,他终于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困惑声音“咦”,哪怕几乎低不可闻,少年还是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是在嘶吼,桌子那边在一阵沉默后发出了第二句声响:“你是什么东西?”那声音微微颤抖,却格外清脆悦耳,少年怔怔的流下了眼泪,他已经太久太久没听到别人的声音了,而后他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声音的主人似乎受到了惊吓,连声问道:“你怎么了,别哭啊。”少年不住哀求着声音的主人“和我说说话吧,求你了。”声音的主人只好连声安慰着少年,少年最终哭累了就在那个动听的声音中进入了梦乡。从此以后,这个教室里就有了少年与另一个少年的秘密。

桌子另一边的少年叫白,白是一个热情阳光的男孩,他说话永远带着上扬的腔调,让少年的心情不受控制的受到感染,少年每天都期待着白的到来,通过白他可以小心翼翼的憧憬着外面他所不曾见过的世界。他对白是感激的,而这感激在每天的思念中发酵改变,化成他从未曾接触过的感情,少年的未接触人事让他未曾为此感到无助害怕,只是在天天的等待中越发充满忐忑,害怕白不来,怕白厌烦自己……每次和白聊天他的心中都充满了甜蜜,而每一次告别都是控制不住的失落,白操控了他的情绪,隐秘的不可告人的情绪。白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少年的梦中,或笑,或哭……只有声音没有脸,每次从梦中醒来都是惆怅与失意。

白就这样陪着少年度过了春夏秋冬,然而他们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白越来越忙碌,一周或许只有短短几分钟的交流,少年在白不在的时间里只能靠回忆打发漫长的时光。越来越少的交流,越来越敷衍的回应,少年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将要离去,心像破了个洞,像是被外面肆虐的风直灌而入,越来越大,越大越麻木,终于有一天在少年梦里的白开始不说话,现在连唯一的念想也被切断了,少年开始想不起白的音调,究竟是多久再没听到白的声音少年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没有白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少年最后一次听到白的声音十分模糊,却是那么刺耳,白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嫌弃“这张书桌太破了,给我拿出去丢掉吧。”然后是“当”的一声是桌子砸在地上的声音,少年麻木的心不可抑制的痛了起来,又一次被丢弃了,原来得到过再失去的感觉居然是这样的吗?少年不知道如果能重来他是否还会守着这张桌子,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悔遇见了白,白带给了他所有,再把他的所有丢弃,他的心和白的那张桌子一起被遗弃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少年没有哭,他不会哭,没有接触过人的他不知道眼泪是什么,也不会有人因为他的眼泪安慰他。少年只是静静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外面阴暗的天,想着“呐,连太阳都已经舍弃了这里呢,我还有什么呢”,少年沉沉的睡去,梦里还是白,看不清脸,不言不语……

下一篇:文言小说*许峰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丧尸海啸》第九话:命悬一线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