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 Ctrl + D 键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秋风中流淌的记忆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212

众芳凋谢,山菊幽野。寒枫弄景,苍丛绘,丹青写。望雁影晚断,听风铃摇曳。松涛伴,落黄飘叶。 谁忆童年,沧桑岁月。故园虽远,依稀见,偏村榭。不怨秋声怅,独眷秋霜色。醉依恋,故园茅舍。——《惜黄花》

苍穹高远,秋风瑟瑟,吟就出诗中远逝的苍凉,给人以无限的惆怅。又一次感受到了秋天的萧瑟,秋风中树叶披上金色的衣衫,在高高的枝头欢歌,呼呼呼呼,哗哗哗哗,它们是在唱什么?是在唱大地的博大,威力无边;还是在感慨生命轮回,今生无憾!这些天风一直地挂,树叶的声音时时在耳,无边的落叶似一支浩荡的军阵,从眼前飞驰而过,飞到很远的地方,潸然落下。在这支军队面前惊摄,心灵深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撞击和震撼,随之升起的是庄严的思索。我知道树叶这支音乐还有一段尾声,那是肖霜之夜,在万籁俱寂里,那一声声落地的??和吱嘎,是他们留给大地的绝响,是给不眼人的叹息,是给作曲家的留念,秋天因有了它们而赋予了沉甸甸的厚重,也增添了无限的深度和内涵。

淡淡的思绪沉浸在秋风里,恍惚又回到了遥远过去,不知为何?每每想起那些曾经秋风里的往事,我都常常会情不自禁的遥望远方,呆呆的沉思半天。相比现在看似多愁善感、悲天悯人、看破红尘的自己,更增添了对故园的怀念,那些时候的生活,没有心灵的束缚,没有精神的阴暗,没有痛苦的煎熬,没有失落的孤寂;打心地里只在乎形式上的喜悦,只在乎美丽而醉人的笑脸,只在乎过节时的花红柳绿。秋风中流淌的记忆,故园茅舍,童年趣事,还有那娓娓清脆的松涛声都一一清晰呈现在眼前……

秋天的故园老屋。老家老屋,一院树,房前屋后青糍竹,这就是老家的主要特征了。在老家,每家每户都喜欢在屋子周围种上各式各样的竹木,在我们四合院老屋中间就有两棵老柑子树,两旁边分别有几株老毛桃树、花椒树、核桃树和一株歪脖子梨树,每每秋风吹过,它们似乎是一夜之间就把全部流动着嫩绿汁液的叶子换成了金色。它们是那样一种专注,一派宁静;它们又不骄不躁,却洋溢着平稳的热烈;它不想不怨,却透出了包容一切的凄凉;还有那在老屋的前后都生长着茂密的糍竹,浓密的竹林本来常年都是青色的,而秋季泛黄的阳光却将其整个染上了层淡淡的黄色,斜阳西下时总是将糍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一群群鸡、鸭、鹅在竹林里面自由地游荡…

秋天的老屋周围,总是铺满了落叶,一群天真孩童,总是无忧的嬉戏,他们拾起一片片落叶,金红斑斓的,宛如树的大鸟身上落下的一根羽毛。透过这片叶子去看太阳,光芒便透射过来,使这枚秋叶通体透明,脉络清晰如描。仿佛一个至高境界的生命向你展示了它的五脏六腑,一尘不染,经络优美。还有一个老人,一个清瘦老阿婆,她用扫帚扫院子,结果扫起了一堆落叶,再堆上一些杂物,顺手用火柴引着了那堆落叶,看不见火焰,却有一股灰蓝色的烟从叶缝间流泻出来……现在想起来,那是一种焚香似的烟,随风起舞,细流轻绕,柔纱舒卷,白发长须似地飘出一股佛家思绪。

故乡的松林成片、成堆,山风吹过,就能听见阵阵,由近至远,又由远至近的松涛声拂耳吹过。声音娓娓动听,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舒适,仔细观看,你会看见一起一伏的树浪,还会看到在风中摇曳的松毛。悦耳的声音正是来自这些在风中战抖的松针,每一根松毛的声音都极其细微,但无数的、成千上万的松毛全在一起,就组成了起起伏伏,悦耳动听的涛松了。

松毛在春夏季节都是青绿的,但一到了秋天,也都变成金黄色了,并随风摇曳,飘落满地,将大地也扮成了金黄色的,很是壮观。松毛含松油,易燃、耐存,是各家用于做饭的好燃料,每到秋季正是收集松毛的时候,记忆中,那时每年都要和兄弟们到自家林地中收集松毛。密密麻麻的松树造型各异,钻进林中,便闻到一种浓浓的松香味道,抬眼望,斑驳的阳光从林间直射下来,落在林间铺满松针的地毯上,林中又多了一种阳光的气息。为了拾得更多的松毛,常常还要使劲地摇动幼小的松树,而对高大的松树,则直接爬上树巅上不停的晃动,将已经变黄的松毛摇落下来,因松树很密集,常常可以在摇完一棵后,抓住另一棵的枝,像猴子一样顺沿到另一棵上继续操作,运气好的话待下树时,一片林子都已经摇完了。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在从一棵跃向另一棵时,可能是跨度太大,松枝突然断了,好在身手还不错,在连续抓断几根松枝后,虽然摔到了地上,但是居然平安无事,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松树上结出了稀密不均的松果,记忆中,那时每年都要去采摘松果,将没有爆开的交生产队换些零用钱,而将已经爆开的则带回家生火做饭用。自家的松林,因太过密集,每一棵都修长修长的,枝节也很稀疏,相应的松果也很少,看着那么高的,又没有多少,自然就失去采摘的动力;而生长空旷地带和土边上的,则枝繁叶茂,松果也就结得多了,老远就可看得见,密密麻麻的,往往一棵树搞下来就可以装满半背篓;还有那相邻生产队的几片封山育林的林子,虽然矮小的松树上,没有多少松果,但不用攀爬就可以采摘,林中转一圈,用不多久即可满载而归了。每次带回家中的,除满满的松果外,还有满身的松香味道,偶尔还会扳些富含油汁的松节,用于晚上点火玩耍。现在回味起来,那幽雅、清纯的松香味又似乎伴着秋风一阵阵飘来,让人流连忘返、回味无穷……

下一篇:最终,我们还是摆脱不了回忆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