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说来话长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35

我轻轻地

从这里走过

往事落叶般随风而起

任凭

记忆泛滥成灾

我只流连

你的拥抱和惦记

对于故乡,每个人都有不敢忘怀的充足理由。据说人体细胞每七天就要更新一次,依这样的说辞,我们一生不知轮了多少回,转了多少世,却压根没指望离开这片土地,这天造地设的缘啊!我们有什么理由删掉刻骨铭心的记忆!

说来话长,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么一星点鸡毛蒜皮小事,常让我牵肠挂肚地想起,千般流恋万般呼唤着。

自从我们呱呱坠地,注定要在尘世走一遭的当儿,故乡就是我们第一个驿站。周围的一切开始忙着与我们发生联系,然后认识了牛顿,才知道这是万有引力。从那时起,一种叫做情的东西开始在我们心里兹生蔓长,蔓延成心,蔓延成肺,绵亘成脉络,支撑起我们的肢体。长大后,我们南征北讨,爬山跳剑,这种情的触须越伸越长,终于成了我们挣不脱的羁绊。缠绵得让我们喘不过气,却再也不想去扯断。只好等到油尽灯枯、叶落归去的那天,子孙用我们穷其一生所结之情丝做一个精致的茧儿,盛起我们的遗体,庄重地埋在生养我们的泥土里一一做茧自束的美丽结局。

最遥远模糊的记忆要追溯到入学的前期,那时候村里的路还是热土做的,不象今天冰冷的水泥。我们零乱的脚步撒满大街小巷,朴朴腾腾的尘土厚厚地浮在我们的脸和手上一一女娲造人的铁证。我们是一群飞来飞去的小鸟,挨家挨户地觅食;我们是几声鸡鸣狗叫,喧染着家乡浓郁的生活气息;我们是口舌战的始作俑者,那边父母因我们正吵得面红耳赤,这边我们早已经玩得不离不弃。我们走过旷野、越过冬季,把生命的扉页踩烂、磨碎,踏上一条坎坷的求学之路。于是,父母手里开始攥紧几块钱的学费。学校是一座破旧的庙院,两只石狮子威严地蹲在庙门两边。幼小的心里不知学校是何圣殿,更不知师者是何神圣,开学的那天我是死活不去,归根结底是父亲几掌把我打进学堂,一下子在这知识的炼狱里囚禁十多年,稚嫩的心灵触及着知识的方方面面,终于修炼小成,成绩、鲜花和掌声风一样鼓起我未丰的羽翼,普写着童年历史盛唐般的辉煌,承载着土生土长几代人的期望,最终宿命般地夭折在这片热土上一一成也故乡,败也故乡。

村北那条弯弯的小溪,轻轻地体贴地揽故乡入怀,凸凹的躯体象母亲静静地哺育着酣睡的婴儿。恰恰在那一湾彭出的水域,神游的蝌蚪曾诱惑我驻足落水,在我生命殆尽的那一刻,一个小伙伴伸手把我拉回彼岸,多么凶险的一幕啊!生命灾难性地拒绝了一次轮回。从那时起,救命之恩就永远记忆在我心里。傍依小溪的北边,是一年四季少女般变换服饰的田野,或远或近散布着几处破落的坟场,慌诞不经的鬼故事在这里一代一代口碑相传。无论是先人为某个目的或借口杜撰的,或是道听途说的,都如聊斋故事一样,真真切切地惊艳了我的童年

昔日,痴心一片,总想飞得更高更远,而今,听着《常回家看看》的曲子禁不住泪挂睫羽。缘于太多的喜欢,无端生出太多的伤感。喜欢吸尘器般斜倚路边晒太阳的老人,从他们满是皱纹的脸上我读懂了岁月沧桑和当年的辉煌。喜欢母亲絮絮叨叨的语重心长。喜欢地地道道的乡间小唱。喜欢同龄人神侃儿时的戏嘻和未曾实现的尴尬梦想。还有几个村中“名人”略显憨愚的经典”段子“,想起来常常笑得前合后仰。当然也听惯了男男女女颠鸾倒凤的飞短流长。还有许许多多的“想当年”不曾提起,提起来笔墨难止、思绪万千……

故乡生死相伴,温柔相依,如妻似妾。人生之娱大于此乎?

百年之后,或将逝去,谨以此几缕墨香以思故里。

/

三三

2016-3-17于广州

:1032673236

下一篇:《夏洛特烦恼》感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