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钓鱼历险记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86

空旷的田野里黑蒙蒙的,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用力蹬着自行车,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公路上的电线杆一根根向身后漂去,虽说是夏季但仍感到一阵凉意。当过了一个加油站后我放慢了车速,因为再有30分钟就到了,时间充裕得很。

我要去的是离市区20多公里远的一个叫莫家湾的地方。顺公路向南骑车走一个多小时,下了公路往右拐再走十几分钟,然后顺坡下到沟里再向南就到了。那是一条自西向东到了这里又拐向南的一条小河。在拐弯处两岸的地势逐渐高起来。下游有一座木桥,但行人很少,因为在河的上游新修了一座水泥桥直通公路,村民们不用再绕远了,这座木桥就闲置下来。上个月我发现了这个地方,心里很高兴。因为这里的环境太美了,正是岸边有树有草,水中有芦苇,河水清清,流速缓慢,行人稀少的理想垂钓环境。这里的鲫鱼虽然个不大,但数量多,第一次去就钓了40多条;很是过瘾。

上个星期赶上车间主任的儿子结婚,非拉我帮忙又没法推辞,哪也没去成。好不容易盼到今天,我起的特别早,四点就出发了,我决心赶在天亮前到达莫家湾,占那个最好的位置,好好再过一把瘾,

下了公路,天灰蒙蒙的有些发亮了,田野里笼罩着一片低低的雾气,远处传来公鸡的报晓声。到地方了。我推着自行车来到坡边,向下一看,立刻傻了眼。

原来二十多米宽的小河变成了三、四米宽的河沟,两边的水草都伏卧在干枯的河床上,整齐的把身体伸向中间那点可怜的河水。几只不知名的长腿小鸟在芦苇丛边干枯的河床上跳来跳去寻找着食物,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这,这怎么回事?不会吧?”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把自行车支在坡上,空手跑到木桥边。看的更清楚了,河真的干了,不过没干完,还剩点水,保持着原来河的流向。

我蹲在地上沉思了半天,看来今天白来了,回去?还是另找地方?我犹豫着,眼睛向小河的下游望去。小河的下游弯弯曲曲,又被两岸的树木挡着看不太远。上次来的时候听人说下游好像有个不太大的水库,是不是碰碰运气,去下游找找,水库的水总不能干了吧?万一找到个新的钓点总比空手回去强。想罢,我走回坡上推起自行车沿着干枯的河床向下游走去。河床是?a href='http://.mwenting/t/%B3%B5%D7%D3/'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车子灿驳囊坏悴徽唇牛咴谏厦婧苁娣W吡硕⑷锟吹胶又屑涞乃壬嫌慰砹艘恍冶У南M罅恕G锕胀溆肿吡硕锏兀豢醇洞τ幸蛔樱忧坝幸黄妗N壹?a href='http://.mwenting/a/riji-kuaile/'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快了脚步。十几分钟后来到那片水面前。看到大坝有一百多米长,三十多米高,是石头水泥砌成的,水在坝前形成一个有足球场大小的水坑,之所以叫它水坑,是因为这片水在大坝前显得那么小,而且水是混混的,上游的小河就像一根长长的带子注入到这片水中。很明显水库放水了,只剩下这点库底。

真倒霉,我说上游河水怎么变成小溪了,原来下游水库放水了,看起来上游河床水位是靠下游的这个水库蓄水时抬高的,我怎么没考虑到这一点,真是。继而又突发奇想,老人们都说“涨水虾米落水鱼”,说不定这一片存水中也存了不少鱼,钓钓试试,反正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解开捆背包的绳子,取下背包拿出鱼竿。先试了试水深,近处太浅只有尺把深,浮子都立不起来,再远够不着了,又不能下水往里走,因为淤泥很深。想了想,只有用海竿了,幸亏背包里有一副海竿,平时是用不上的,这回只有靠它了。我收起手竿拿出海竿,接上一组五个钩的串钩上好蚯蚓,瞄准水面中心用力把海竿向前一抡,唰,一道长长的弧线,50克重的坠子带着鱼线飞向远处,一个小小的浪花在40米开外溅起,不错,甩竿技术还没忘。我支好支架把海竿固定在支架上,又把线轮摇了几圈使鱼线收直,然后支座椅,点烟、坐下,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

我深吸一口气向空中吐出一个烟圈,看到左前方直立的大坝比远处看时雄伟多了,左右两侧的库体是土质的陡壁,斜着向上成60度角左右,大概有三十米高,半坡长着稀稀拉拉的小树,背后来的方向是由宽变窄的一条沟,中间就是上游的那条几米宽不超过半尺深的小河沟,我坐的地方很像处在一个水瓢的中心。看样子回去的时候还得顺原路返回,因为水库里根本看不到一条可以向上走出去的路,我想,钓一会儿就走吧,往回走还有好几里地呢。

正想着,海竿上的小铃铛叮呤呤的响了起来,杆头象鸡啄米似的抖动着,有戏!我提起海竿把线轮一摇,立刻感到鱼线上有分量,快速收线,鱼儿在水下挣扎着,这是钓鱼人最快乐的时刻,临近岸边时我放慢了收线的动作,慢慢把一条黄不流秋的家伙提出水面,有一扎多长,是条黄咯吖,这种鱼头大身子细,头型像鲶鱼,背上长着一根尖硬的大刺,要是让它扎住了,能让你疼得跺脚。可它的肉质细嫩,是上等美味,只是这东西长不大,极少见到能超过一斤的,这一条有三、四量已经不错了。总算有了收获,没白来。我又把海竿上的串钩甩到老地方,不大工夫又钓上来一条和前一条一模一样的黄咯吖,嘿!碰见咯吖窝了。过了一会儿,铃铛又响起来,钓上的却是条半大的鲶鱼,有斤把重,我高兴坏了,心想老天不负有心人哪,看咱辛苦把平时很少见的稀罕鱼都送来了。刚才的疑惑、不快,’一扫而光。我专心致志的钓鱼,连天空的阴云快速从东北边爬过来也没有发现。

当钓上第四条鱼时,一颗豆大的雨点落在我的脸上,水面上出现了一个个圆形的雨圈。下雨了!我一惊,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东北方向已变得墨黑,头顶上的云由浅变深正飞快的向西跑着。坏了!我知道这是暴雨来了。我手忙脚乱的摇着线轮,一着急线也乱了,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把鱼线胡乱的绕在轮子上,收完线,收竿,收小椅子、收鱼护,装进大背包,捆到自行车上,然后推起车子就向回跑。刚跑出几米,雨大了起来,风也来了。雨像箭一样密密麻麻打在脸上身上,让人睁不开眼,转眼浑身就湿透了。湿淋淋的裤子贴在大腿上走起来很吃力,我低着头眯着眼大致辨别着方向,斜风暴雨使我无法跑快,甚至连快走也很困难,来时十几分钟的路我觉得走了半个小时还没到,这时心里别提多脑火,今天算倒霉透了!

等我顶风冒雨又走出几十米向前方一望时,我呆住了,原来干枯的河床已经变成混黄的河水,水面上漂浮着杂草和枯叶,水虽然不深,但流的很急。”完了,这下完了,出不去了“。我此时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足足有半分钟,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前后左右观察了一遍,思寻着走出困境的方向:来路是不行了,那要迎着急流逆水趟好几里地,两边狭窄树木丛生,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要是大水下来就太危险了;再回大坝那边肯定也不行,因为大坝前有那么一大片水,又有淤泥,怎么也不可能过到大坝上;大坝的两边是土质的陡坡光秃秃的很难爬上去。只有这边有点希望。这里虽然仍是库区,但向上的坡度好像小一些,高度也低一些,最主要的是下面光秃秃的部分只有五、六米高,再往上就有许多二、三尺高的小树了,如果在陡坡上能挖上一些小坑,空着手爬上去应该没问题。我的大脑急速转动着,真希望这时身边有个人帮我拿个主意。暴雨象疯了一样,比那会儿更猛了,几乎分不出雨点,而是从天上倒下来,非要把我砸趴下不可,风兜着,把自行车几乎吹倒,我拼命的叉开双腿,站稳身子,把自行车向库边推,一番挣扎之后到了陡坡下。回过身,腾出左手遮住眼前的雨水,观察着水库的变化。原来带子一样向库内流入的河水变成了宽大的激流,水库里的水位也快速上涨着,已经变成有两个足球场大了。我的妈呀!是不是上游还有一座水库向这里放水了?这水来得也太快了。我的心咚咚的跳起来,下意识的向四外高处寻看有没有人可以帮我,瓢泼大雨中连个鬼影也看不见,怎么办?我立在陡坡前犹豫着。忽然又心存侥幸的想,也许这雨一会儿就停下来,一般说来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等一等,再等一等吧。

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也过去了。雨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只不过没有那么疯狂了。我看了看身边的自行车,这是半年前花三百多元买的新自行车,是专为钓鱼跑远路买的,没有它自己哪也去不了。现在人可以爬上去,可车子怎么办?我痛苦的又犹豫起来。天空更暗了,像是快黑的样子。不能再等了,我一咬牙,从背包里拿出一把长把不锈钢水果刀,这是每次钓鱼出去必备的物品。我转过身向上寻找着坡度最小的地方,可看了两边各100米的范围都是一个样。“修水库的人也他妈不留一条可以走下来的路,真想把爷们困死在这儿了!”我心里恨死那个设计水库的人了。我终于选了一个离上面的小树最近的地方,开始用水果刀在陡壁上挖脚窝,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挖了第一层再挖第二层。上面的雨水顺着陡坡流下来,灌进挖好的脚窝里,使脚窝很容易打滑。我在爬到两米多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从上面滑下来,一溜到底,刚才的努力全白费了。现在才知道要征服面前这个陡坡可不像想的那么容易。

我把裤子和上衣都脱下来塞进背包里,让身体利索些,然后从头再来。我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把脚窝挖的深些,上下距离短些。在向上攀登时把刀子扎进土里,用手抓紧,保持脚动手不动,手动脚不动,这些措施还真有效,这一次我顺利的爬到了有小树的地方。我抓住小树用力拽了两下,很牢固。上面就不用再挖脚窝了,因为可以把脚蹬在下面小树的根部,借力再向上爬,只上了一米就停下来,我仔细向上观察了一会儿,接着又退回到坡下。我把背包里不太重要的和不值钱的东西统统拿出来,以减轻背包的重量,然后把背包带斜背在胸前,看了看心爱的自行车,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流出来,转身开始了又一次攀爬。

有了背包的负担,并没有影响我的信心,因为从上一次的攀爬中我认识到自己的能力。这一次我更加小心翼翼,不急不慌,累了歇一歇,两只手轮换握刀子,胸部尽量贴近坡壁,一步步爬到了有小树的地方。小树湿透了抓上去黏黏的,必须用力抓在分叉的下边才能防止打滑,脚也必须蹬在脚心的部位。我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上的速度也快多了。困难得是雨水常常眯住眼睛,我不得不停下来腾出一只手擦抹脸上的雨水。我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向上,再向上。我不记得越过多少棵小树,只感觉双腿酸困有些打颤,但双臂还十分有力,这得感谢我多年的锻炼,俯卧撑每天200个那是必做的。

当我从坡上露出头来,看到不远处的玉米地时,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真有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感觉。爬到平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不顾地上的泥水,仰面朝天的趟下,把双手紧紧捂在脸上。

过了好长时间我坐起来,看看天,天色亮了许多,雨还在下但也变小了。我站起来走近坡边,低头向库内望去,自己的自行车还躺在那里,远处的水已经快漫到库边了,进水口的水流急速的翻滚着,水量又大了。我迷茫的站着不知所措,空空的旷野里还是不见一个人,本想求助的计划泡汤了。下一步怎么办?我问自己,没有车子这几十里路咋走?想要车子怎么弄上来?算算时间应该是下午了,好在离天黑还早,还有时间好好想一想。分析来分析去自行车是关键,有了它就什么都不怕了。我仔细回想刚才爬上来的经过,设想着把车子弄上来的可能性。“太困难了,几乎不可能。”“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怪不得你爸说呢胆小”。脑袋里像两个声音在打架。我走到背包前打开拿出带来的油条,因为在塑料袋里没湿还可以吃,咸鸡蛋已经挤扁了凑合吃吧,就是旷泉水扔下边了,油条噎的我直伸脖,只好跑到玉米地喝叶根上的雨水。一辈子没受过的罪今天全赶上了。吃完,我拿出塑料雨衣披在身上,感到有些冷。我闭上眼心里求告着:“雨快停吧!风也快停吧!求求你们啦"。

可能是神灵听到我的求告,雨真的停了。但风还刮着。我受到莫大鼓舞,开始思索能把自行车弄上来的各种方案,渐渐的我的思路清晰起来。我决定立即行动。穿上库子,把库腿挽到大腿根,左右看了一下,有一片小树林。我拿起水果刀,在树林里砍了十几根一尺多长2厘米粗的树枝,把一端削尖,水果刀是在车间的砂轮上磨过的很锋利。在背包里找出捆车子的绳子捆在腰上,把削好的树棍和刀子别在背后腰间。准备就绪,深吸一口气,我倒退着抓着小树从坡顶向下爬去。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点不假,要歪着头向下寻找落脚点可比向上找费劲多了,不管怎么难吧总算下到了最后一颗小树那儿,再想找原来挖的脚窝可就找不着了。我看了看高度有五、六米,一想反正又不是直上直下,60度的坡滑下去不会有危险。于是把树棍、刀子、绳子先扔下去,转过身子一松手,一溜到底摔倒在泥地上好在地面很软无大碍。

我站起身抓掉屁股上的泥,先拿起刚才扔掉的旷泉水饱饱的喝了一气,又看了一下库里的水势,已经把大坝前灌满了正向上游这边漫延,距脚下还有三、四十米,估计到天黑就会到这里。时间不多了,得赶快按照计划行动。我走到陡坡前,又一次挖脚窝,因为原来的已经变形不能用了,边挖边在两边各插上一根树棍,从两米高到小树那共插了八排。多余的仍插在背后腰间。准备好了,我退回到库底,抬头看看自己的杰作,心里给自己鼓劲:”战斗开始!坚持,拼搏,咬牙,不放弃!“我把能想到的动员词都默念了一遍。然后把自行车立起靠在坡壁上,再把三米长的绳子一头绑在车子前轮圈上另一头咬在自己嘴里。向上爬了2米,把双脚在脚窝里踏实了,用左手抓住左边插好的树棍,用右手接过嘴里的绳子,把绳子在手臂上绕了几圈,再把右臂尽量向下,绷紧绳子,然后用力向上提,自行车被拽动了,贴着坡壁向上移动。当右手提到腹部时,我觉得用不上劲了,赶快稳住身体,把绳子在右边插好的树棍上绕上几圈,让车子的重量转移到树棍上,腾出左手拉住绳子,低头向下一看,车子前轮已到脚下,上升50厘米左右,有希望!我退下右脚在下一层脚窝踏实,右手把右边土里插的树棍拔出来,向上斜着插进车子前轮的土里,挂住车子不让它下滑。然后在爬上去,用同样的方法再把车子提升50厘米。计划实现了一步,我心中冲起一股暖流,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胜利的喜悦。反复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我又可以够到小树了,这表明最困难的一段已经过去,下一段困难小一些,但距离长,是耗费体力最多的时候,也是拼意志,拼毅力的时候。我把车子挂好,趴在陡壁上歇了很长时间,我不能功亏一溃。

再次向上,提车子,挂住,用力拉,下面的小树被车子压到一溜……。不知到过了多长时间,象一年,不,象一生,我终于把自行车弄到了坡顶。

我浑身的力气已经用尽,完全成了一个泥人,可我的脸在笑,我的心在笑。我从来不知到自己能有这么大的毅力,这么顽强的意志。我站在坡顶向着天空大喊了两声:”哦----呵----“”我胜利了!“。喊声向空旷的四野扩散着,传得很远很远-----。

-

下一篇:一袭相思,柔软莫忘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该和你说再见了,朋友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