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失 忆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90

  小小说今年六月过后,她会在一座只有她一个人的城市注视着我来到陌生的天津,我说好啊,希望下次我再来看你的时候你能长大一点点,不要瘦的只剩下胡思乱想。然后我们一起笑,我会拉着她冰凉而纤悉的手,去买她爱吃的冰糖葫芦。

  我们是关系很好的同学,她叫我哥,我叫她小小。简单的结识在一个未知的午后,她说她喜欢看我的眼睛,因为后座的我看人的目光总是很温柔。温柔吗?我不知道,我只是简单地明白,我有点宠溺这个弯弯嘴角的女孩子,有时候会有想把天上的云朵摘下来做成棉花糖的冲动,把她吃的胖胖的,然后看她开心的笑。

  认识一个人也许只要一天,可是忘记却像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妈妈说我骨子里是倔强的人,可以利诱但不能强迫,说小时候爸爸的手掌经常因打我而发红,但我依旧我行我素,对于儿时的记忆因为久远显得模糊,只知道妈妈很好,爸爸经常喝酒,两个人经常打架。妈妈说我学习经常拿第一,下决心把我培养成一名大学生,而就在我立志进入重点高中的时候,父母的感情破碎,我变得十分消瘦,瘦的只剩下胡思乱想,结果是支持他们分开,我在农村高中学习。

  小小说我有一段灰暗的过去,像堆积着大片乌云的天空,没有一丝光彩,她说我应该被人安慰与照顾,一天最少吃一个苹果。她还说鸟的翅膀只有在飞翔的时候才不易被折断,我应该打开心房,多一些潇洒。我撇撇嘴,说小丫头你在哪本书上记下的句子来说给我听?小孩子怎么看这些乱起八糟的东西,然后把她柔顺的头发弄得乱乱的,在她尖叫声中哈哈大笑,那一刻我是那么的快乐。

  小小说会有一天,她会带我去海边玩,那里有卷起裤脚的大人,还有大把大把五颜六色的贝壳,有一望无际的蓝天和大海。我说好啊,那时你一定要穿上那件白色连衣裙,像海鸥一样飞翔,这时的小小很幸福的模样,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只是这一天却迟迟不肯到来,直到我们互道珍重,这让我明白,我们俩都很懒,懒到相互依赖,不愿移动。

  当我拉着她去买冰糖葫芦的时候,她总会问我,有没有一点心动,有没有恋爱的感觉,我思虑好久,什么都说不出来,在我的观念中,恋爱就如同骨折,表面没有伤痕,内部却支离破碎,有些事情,是不能想的……

  高考前两三个月光景的时候,我们欢聚一堂,用欢欣笑容来溶解今后日子带来的那丝痛楚,我们小心翼翼的不去触及,在对各科老师肆无忌惮的评议中发泄自己的情绪,好像这样才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方式。在啤酒和花生米的香气中,小小喝的满眼迷离,眼睛弯的像半弦月,用手紧紧拉着我可怜的衣角,不松开。

  第二天下午,小小的座位空着,我的桌子上多了一本书,里面多了一封信,小小给我的信,她那丑丑的字迹像胖胖的婴儿,圆圆滚滚,只一不二的独特。

  小小说:“哥,认识你真的让我好高兴,虽然你的记忆不怎么好,时常忘记过节给家里打电话,却始终记得我的生日。高中认识你两年多以来,一直都让我感觉好像被你捧在手心里,有点依赖,亲切而实在,谢谢你一直请我吃那么红的冰糖葫芦。

  前天我去了我们俩经常坐的那个台阶,心里一个劲的想这几年的点点滴滴,心中一遍遍的跳舞,从日出到日落,那个时候,我忽然感到寂寞而又忧伤,觉得自己长大了,又突然变小了,我知道你一直都爱用那不爱睁大的眼睛看我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可是我想去证明不是这样的,我明白什么才是真实的感情。

  昨天晚上,我在MP4中放上陶?的音乐,然后抱着你送我的熊宝宝沉沉睡去,梦到我们一起跳舞,一起去海边拾贝壳,那是一个甜蜜的梦,只是我没有时间去想象现实的样子,是高中束缚的日子没给我一个追寻梦想的机会。

  家里人叫我转学,去凌源一中,辽宁省的,所以我只能离开。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或许我已经在远行的火车上,我相信,今年的六月过后,我会在一座只有我一个人的城市注视着你前往陌生的天津,我知道,你对河北省唯一的211学校分外向往。

  哥,到了那里一定不要忘记小小哦,我相信你不会的,因为你总是那么迁就我所有的任性,我也会想念你的。”

  我开始怀疑这是小说里面的情节,有几分难以置信。生命中太多事情不依轨迹发展却真实发生,这让我怀疑是否我的记忆中遗失了太多珍贵的东西,现实生活只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完美却无价值。

  那天晚上,我想起来小小,心中悲伤的要命。这份悲伤无缘无故,像极了我们常喝的那种咖啡,不加糖,灰灰的颜色。我忽然意识到这是诀别,我在以后的时光中会很难见到她,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跟屁虫似的整天叫我哥的小小,而她的离开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措手不及。

  日子又回到了往昔的无聊和落寞。但我的记忆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我会依稀感到生活中少了什么,无迹可寻,我用高考前剩余的时间去试图弥补,学习成绩有了提高,却一直感到孤独,像小小说的那样,陌生的天津成了我最终的归宿。

  收到通知书的那天,我忽然感到悲哀,所有的努力都换成了这张薄薄的纸片,谁来赔我们失去的那些青春和岁月呢,小小说的对,带走别人的东西是要还的,可谁来赔我的小小呢。

  抬起头,张开眼,望向天,我恍若看到小小的脸,弯弯的眼角,弯弯的眉毛,弯弯的嘴角,向我弯弯的笑。

  我很想问她:“看阳光久了,眼睛是不是也会出汗?”,我如此卑微的活着,匍匐在没有她记忆的道路上,是拿什么样的勇气在面对这一切。她的照片在甜甜的笑,我泪流满面……

下一篇:小红大话反秦记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冬的味道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