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晋阳笙歌8(终章)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36

是谁,在哭?

小小的,细细的,像个乖巧的丫头……

之前好像有泪水落到我脸上了,是她的吗?

之前、之前、之前,我怎么了?我……要死了吗?不对,我好像,还活着!

稍微伸了伸胳膊,能动!于是,不顾疲累和痛楚,我挣扎着想要睁开眼。

入目是微弱的烛光,入耳是丫鬟惊喜的轻呼,“小姐,小姐醒了!”

然后一个宽大的身影急匆匆赶到床沿,我定睛看去,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侯爷。”出口的声音,暗哑难听,就像呱呱乱叫的鸭子。

昌义侯老眼也有些红,紧紧握住我的手,释然地笑了笑,“丫头,你总算醒了。”

丫鬟送来温水,我急切地想要起身来喝,没曾想牵动了腹部的伤口,疼得我眼前一黑,差点又昏过去。昌义侯忙接过杯盏喂了我两口,见我有些精神了,这才悠悠叹道:“季阳不听话,为何骑个马,就不见了?”

“侯爷,是季阳疏忽了,给你们惹了这么多麻烦,季阳知错。”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他。”昌义侯指指床尾,我看过去,不由呼吸一窒,那趴在床尾睡得无知无觉的,可不是冯晋么!

他、他在这里做什么,他都已经……是有妻室的人了。我酸酸地想,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凭什么?”

昌义侯笑了,看着我即将黏在一起的眼皮,摸摸我的头,“丫头,别胡思乱想了,先休息吧!大伯就在这里,安心睡吧!”

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温度,我笑笑闭上眼睛,确实累了呢……

再次醒来,才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心脏猛地一跳,我不自在地别开眼去,“小侯爷。”

冯晋笑了,“父亲说你醒过一次,可惜我睡的太沉,竟错过了。”

我低头,声如蚊呐,“谁让你睡得死……”

后头传来丫鬟的轻笑声,“小姐,小侯爷可是衣不解带地守了您好几天,这才累坏的。”

冯晋几不可察地红了红脸,不客气地轰那些丫鬟出去了。

我终于正视他,发现他右臂上的绷带,心中有些疼,“受伤了?”

“无妨。”他也有些无措,眼睛看着别处,却磨蹭着不肯走。

从来不曾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模样,我心底有些开心:终于,不是我一个人尴尬无措了。

然后我想起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我……怎么还活着?”

原来,冯晋在我失踪后不久就一直派人追查我的踪迹,在找到我之后,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是暗地里偷偷护卫,确保我性命无忧。后来,更是让青萝乔装到我身边以护周全。而那马钱子,因为小福誓死追随姬羽,原本就是假的。腹上的伤,因为女子力量不够刺得不深,又救得及时,这才大难不死。

想起小福,我有些郁结,气她楚楚可怜,原来竟一直在骗我。可是,她被那把长剑刺透胸膛,就那么倒在我面前的时候,心还是狠狠抽痛了一下:如果没有家仇国恨,她本该是个多好的姑娘……但临死前她怨恨不甘的双眼,却又那么叫人心惊、惶恐。想着,悲伤又涌上心头,泪水溢出了眼眶。

惊觉有双手正轻轻擦去颊畔的泪水,我回头默默地看了冯晋一眼,无力地挥开他的手,“你的冷漠,都去哪儿了?你走吧!将军府上还有等你回去的人。”

冯晋苦笑两声,忽然拿出封信来,在我面前展开。我一看,脸上微微有些发烫,那正是他写给我的信,而我曾一直带在身边,“你……这是何意?”

“琨儿,这上面一共有四句话,你把每句的头一个字连起来念念。”

我疑惑地看了看信,然后猛地瞪大了眼,“吾、心、仪、琨?”

“是啊!亏你天天带着,居然没看出其中玄机?”

“我……”我竟一时语塞,看着他微微带笑的脸,过去的两年里他笑得次数都比这一天多吧!许久,我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都有,陈国美人了……我、我还能怎么想?”

“没有陈国美人,也没有忠武将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救出你后,我引咎辞官,交出了兵权,陈国美人也献给了太子。琨儿,你不见了以后,我就再没有踏进过将军府。”冯晋悄悄握住我的手,似要把这多年来错过的时光一并弥补,“你一定在怪我,为什么一直对你如此生分。对不起,因为我没法把你当成妹妹。最初的时候,我一直理不清这些纷乱的思绪,直到两年前,我发现太子对你有意,当时便怀着满腔怒火赴任了。后来,驻守边境的岁月中,我一直想起你,这才发现自己子心之所倚……但是,太子狠绝,大王多疑,加之你的身份……为了你和父亲,我不得不谨慎又谨慎,只能暂时冷着你。后来陈国献女一事,我也始料未及,就在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的时候,你就失踪了。”

“那,现在呢?你不忌惮我的身份了?”

“琨儿,我从来不曾忌惮过你的身份,只恨造化弄人,你偏生是宋国之后。如今,我弃了官衔爵位,再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我们。”

“可是,太子……”

“你放心,有大王在,你永远不可能入宫。”

有了他的保证,我这才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即另一件不快的往事又浮上心头,“我还有话问你,当初你对燕儿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燕儿?”冯晋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呵呵”一笑,“那些话都是我胡乱说的,只是为了打发她离开而已啊!”

“……”我无语,难道这一切都是我作茧自缚?

冯晋原本意气风发的眸子忽然暗了暗,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我的手,“如今我身无长物,你还愿意……留在这儿,和我们在一起么?”

他握得好紧,我觉得手上微微有些疼,心里却比任何时候都甜,“你知道,我原先可讨厌叫你小侯爷了,可你偏要一口一个‘公主’地唤我。宋国的季阳公主,早在六年前就随亡国而去了,如今我只是个孤单落魄的丫头,你们……可愿意收留我?”

冯晋一愣,然后把我的手放到唇边,“此生相随,今后做你的影子,入你的梦,再不分离!”

我含泪微笑,只能微笑,因为动作大了,牵得伤口好疼啊!

门外,昌义侯和随侍的小厮正趴着门偷听,许久,小厮摸摸脑袋,嘟囔道:“什么都听不到,侯爷不如进去吧!”

昌义侯直起身子,笑呵呵地摸摸长须,“不进去了。我进宫负罪求旨,本以为私自动用军队必要惹恼大王,结果大王没好意思削我的爵位,只是把一切权势没收,又在乡下赐了百亩田地,把我踢出京城去当个有名无实的闲官。这个结果晋儿估计不满意,就不去触他的霉头了。”

“那、那小侯爷他们……”

“儿孙自有儿孙福,大王给的期限是一个月,等季阳能下地了再告诉他们。”言罢,昌义侯转身离去。嗯,夏日的骄阳果真刺眼,不过,无妨!

(终)

下一篇:中篇 保嘉康塔 三、保嘉康塔 2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森之。密恋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首页

短文

地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