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短文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优美短文鉴赏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文章 > 爱情文章

爱情文章

玲珑蝴蝶 (修订版)

分类: 爱情文章 短文词典 编辑 : 大宝 发布 : 10-21

阅读 :129

作者:李缘雪

湖北省 鄂州市


“若你不爱我,又何必把我锁在你身边”
“为了伤你,为了看你生不如死,你的痛便是我玉蝴蝶最大的快乐”
只听见一个解恨的笑声从冰冷的空气重袭来


若你当初,没有杀死我这生唯一的妹妹----玉玲珑,我可能还会对你好一点,你可知道她这辈子,从未享受一点幸福,三岁丧母,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可还那样天真与善良...她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女子又有什么能威胁到你!你竟当着我的面用我教你的“断翅蝴蝶”杀了她,我教你这是要你用来对付我蝴蝶山庄的人的吗?!可怜如她,到死还挂着幸福的微笑,叫我哥,说她死在你手里很幸福,我至今还记得你的那一把长剑刺破她咽喉时她微笑的表情,你竟还不知廉耻的以她之名,赖在我蝴蝶山庄欲当我蝴蝶山庄的玲珑公主,你也配?我玉蝴蝶告诉你,蝴蝶山庄只有一个玲珑公主,那就是她玉玲珑,就算她死了,也不会是你这卑鄙小人。蝴蝶山庄也只有一个蝴蝶公子,那就是我玉蝴蝶,你诸葛莹莹,再厉害也不过是我的侍妾,纵使玲珑不懂蝴蝶剑法,不懂玉灵龙剑,甚至不懂江南烟雨安逸下的暗潮汹涌,在我心中也是无可取代的存在...我的妻也一定会有,但绝不是你这没心肝的贱人!

今年的江南,似乎冬天特别长,大雪自玲珑死后再也没停过,一股鲜红的血液从胸口涌出,打在雪上,好若雪上绽开的点点梅花,若是玲珑在一定会不高兴的吧,玉蝴蝶的苍白嘴角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心竟又开始痛了起来,可笑,这傻丫头,因为我名字中有 蝴蝶 二字,把我送给她的嫁妆全部当了,分给江南一带百姓,不让他们抓蝴蝶,只为我欢心...若你名字中有一 玲珑 我玉蝴蝶是否应娶尽天下如你这般玲珑的姑娘 ,好让你高兴。

蝴蝶...别再这样了,就算你不爱我,也应爱惜自己不是?玲珑若是看见了也会心疼的。
玲珑? 哼,你竟还记得玲珑,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么?
我知道,你是江南最好的用毒杀手,定会将赤练花涂在脸上待我我送死,哼,我就算死,你也休想好过!

玉蝴蝶刚要转身,只听见
我知道你恨我,大可拿你的蝴蝶风剑杀了我,你的蝴蝶剑法不是号称天下无双,你恨我杀了玲珑,难道你忘了!7年前,是你,是你玉蝴蝶杀了我父亲诸葛靖,我诸葛莹莹又说了什么,你当真我诸葛莹莹,是连自己的的杀父仇人都没有勇气杀死的人么,你蝴蝶公子自持容颜绝代天骄,蝴蝶剑法天下无双无可匹敌,貌似潘安,但你以为我诸葛莹莹当真是好色之徒,就因你一张中看的皮囊就爱上你了么! 不知你是高看了你,还是小看了我 ,若你恨我,大可杀了我,反正我诸葛莹莹没有杀死自己的弑父仇人,我也无颜苟活于世!

玉蝴蝶的脸上闪出嘲讽一笑,原来是为了你那诸葛靖老头,哼...玲珑的命,岂是你那不中用的老头子的命可比的!若是诸葛靖在,我杀十个也不足以解我心头之恨。
玉蝴蝶转过身去,大红绣墨蝶的长袍在雪中纷扬,杀你,我不会用蝴蝶风剑,更不配用我娘亲的玉灵龙剑,你想死,大可自己了结,何必惺惺作态,不然谁杀了你,手怕是再也洗不干净了,你杀了玲珑,难道也想用你那肮脏的血染我宝剑,想当初,我17岁,杀诸葛靖,也不过只用了一双筷子.你这一双妙手,不知调了天下多少毒药,毁了多少英雄好汉,了结你自己,也是善事一桩。

诸葛莹莹听到这一番话,白皙的脸上闪出一丝心痛的神色,她也该是恨他的吧,可当看着玉蝴蝶高大的背影还是会突然觉得他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

心还是忍不住怜惜起来...

只见一支长箭从他身后飞去,诸葛莹莹心一冷,
傻瓜,你只顾为玲珑伤心,浑然不觉身后的危险。你说我的血会污你蝴蝶风剑,莹莹终究是活腻了, 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为你而死。纵是你还恨我,我也不欠你什么了...
蝴蝶,对不起,我终究是爱上你了,玲珑,我也很爱她,她是个好姑娘,可惜...
你说的对,我本不该活在这世上,可你又怎知我的身不由己...

只听见一个骨头被撕裂的脆响,诸葛莹莹应声倒下...
“谁?”玉蝴蝶说道,只见又一之长箭飞射而来,玉蝴蝶拆下自己头上的精铁发簪向箭的方向射去,妖娆青丝散落一肩,发簪穿透长箭,只听到远处一个剑客应声倒下,缓过来,玉蝴蝶看到倒在地上的莹莹说不出话来,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心间,眼中闪过一股怜惜的神色,为什么...
眼中最后一道防线终于瓦解,霎时,冰冷的脸上便泪雨滂沱...
玲珑...离开我...你...也是要离开我了么...
你只知道我不爱你,可问过我离不离的开你?你杀了玲珑,我还没让你用一生来补偿我,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死掉!你醒醒,你醒醒,你醒醒啊!!!
一股又一股灼热滚烫的鲜血从玉蝴蝶的咽喉涌出,和着青丝,和着这江南漫天的大雪。

低头抱佳人,佳人已成斯,
唤郎郎不应,郎曰在天涯。

莹莹!玉蝴蝶抱着诸葛莹莹还温热的遗体,精致的脸上露出了难掩饰的哀伤...
“你醒醒!若你也死了,今年的江南该是有多冷。”
对不起,我曾那样不遗余力的伤了你,纵是你不是我的妻,我玉蝴蝶也不会再娶了。
你说我容颜美丽,可纵是我貌若潘安,若无玲珑和你莹莹,又有什么趣?

大雪会埋葬很多记忆,几十年后,江南的老人们谈起当年风靡一时的蝴蝶公子玉蝴蝶与玲珑公主玉玲珑时还会津津乐道,只是没有人,没有人还会记得那一年将那的雪下得有多大,那一年,曾让整个江南都为之疯狂的玲珑蝴蝶在那年是有多么的哀伤,只是更没有人记得曾有一个痴情的女子诸葛莹莹,曾也为了那对传奇的人物在蝴蝶山庄活过...


痴情的女子你在何方,是否还是当年倾国的模样...
貌似潘安的蝴蝶又在何处,是否还是如当年倾城的飞翔......


(原文以曾发表,但原来那个号掉了,这是修改过的,希望大家喜欢)



下一篇:有那么一个人,常驻我心里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那段青葱的岁月,你我擦肩而过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