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散文

我是你指尖上的花

短文词典 www.duanwencidian.com

阅读: 40

肋骨下的心口位置破碎地疼着,呼吸沉痛而困难,眼前都是朦胧的灰尘在阳光下纷纷扬扬。无力攥着心脏的手指怎么也染不上初春的温温淡淡,只有让人要窒息的冰凉浸痛了肌肤。咽喉一阵腥甜翻涌而来,清冷的手心吃力捂住苍白柔软的嘴唇,亦是落了满手的温热粘稠。低下眉眼也只是望见那猩红朵朵绽放得怵目惊心。

一阵仓促凌乱的脚步声飘入耳畔时已只留给我微弱的知觉。我想这副缠绵病榻多年的孱弱身体很快就会得到救赎。多好。这样的结局。我可以安静随风离去。

白衣飞扬,发如墨泼。还有记忆中狭长流离的桃花眼,也在眼前慢慢浮现了一般。不记得多久无梦了。你或许会是我最后那一眼的梦境。

“阿离!阿离!”那一声声隔了万水千山的呼唤此刻是那样真实滚烫地回荡在耳际,冰凉的病体被紧紧拥入那个多久以前都总是温暖着的胸怀。沉痛而涣散的呼吸轻轻化入风中,我依稀闻到了清浅微醺的花香味。带着三月的气息。

“阿离!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阿离……”消瘦的脸颊被轻轻捧起,那份小心翼翼止不住的颤抖唤醒我无边无际平寂悄悄晕染开的清醒。那风情万般的风月一样的声音唤得心弦齐断……为何。为何来。

不是梦。象牙白的衣色翻越过时间空间来到我的身边。只是我希望,他不要来,永远不要来,永远不要知道,永远不要听到,任何关于我的消息。

吃力张开倦意缱绻的眼,我真的好累。还是那双轻扫间风华绝代,顾盼间流离生姿的狭长眼眸,可眼底怎会是星点一片的情动。“为何来。”无喜无悲的透过他苍白沉痛的脸容,因剧烈咳嗽许久未开口说话的嗓子喑哑地发出清淡微弱的字符,我已经快失去所有的力气了。视角延伸开去,依稀能看到窗外的桃花开得极好。

“阿离,他们都骗我!都骗我……你的心疾根本就没被治好……阿离……阿离……不许走!”因被他绝望地呢喃,倾力抱紧,本就松垮系着的发带滑发尾,长长的头发都散落下来,在地上拖曳如同海藻。我的身体好像是蛇一样的冰软,无力依附在他依旧挺拔俊雅的玉身上,吐出的气息带点冷瑟。“本该如此”心脏好像扭曲后又蜷缩成一团,痛得像被一只手肆意玩弄,揉碎便是了。我安静靠在他温热滚烫的胸前,轻声咳着,咳出血来。

“阿离,我不要,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的结局!阿离……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他喊的声嘶力竭,那低迷喑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殿内久久穿梭漂浮,我看到他的肩膀轻轻颤着,然后,我细长的脖颈有温暖而炽热的液体划过,他竟像孩子般低声哭泣着……那是,他的泪啊……

我的心也柔软地疼了一下,呼吸都无声慢了下来。“假如重来一次你还是会这么做的,无关结局如何。”苍白冰冷的手指轻轻擦掉他晶莹剔透的泪水,我不值得这个一身清隽傲骨的男子为我落泪。我只是个无关痛痒的存在。不要再哭了。

“阿离……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阿离……”他狭长的眼里泪水涟涟,诗化那轻轻慢了下来的悲哀。他哭得真像个孩子,不可以这样的,你怎么可以为我哭成这样……不可以。

“缘浅。”轻声叹,我的呼吸又开始变得沉痛而涣散。什么都会是云烟,随风消逝又有何不可呢。

“阿离……”他温暖的指腹颤抖着抹去我唇角的猩红,那双妖冶绝代的桃花眼里此刻只沉淀着如水清澈,美丽而灼人,“阿离,我带你去永远……”他低沉如琴音流转的呢喃在耳边反复,他的体温濡染了我的冰冷肌肤。

闻言,心跳微微一窒,思绪千回百转,最终还是化作一声朦胧的——“好。”

下一篇:请幸福转身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很久很久以前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